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方祖涵華盛頓 > 捕手鈴木清的川普紅帽

捕手鈴木清的川普紅帽

發文時間: 2020/09/14   文 / 方祖涵華盛頓 瀏覽數 / 0+

因為平權衝突越演越烈,美國各大職業運動都出現罷賽情事──NBA季後賽中斷、數支職棒隊球員自行取消比賽、美式足球季前訓練暫停,連鮮少非白種選手的職業冰球都加入抗議,影響層面與規模皆是史上首見。

也在同一個時刻,共和黨代表大會正歡慶總統川普獲得正式提名,即將競選連任。在那平行宇宙裡,電視螢幕出現的是職業球員與川普高興互動,而其中最搶眼處,就是華盛頓國民隊封王後白宮拜會,主戰捕手鈴木清戴「讓美國再次偉大」紅帽,讓川普用鐵達尼姿勢熊抱的畫面。

很諷刺地,播出那天因為抗議,國民隊與費城人隊比賽無法進行。而這段白宮行畫面,又再度被拿出來討論。「為何亞裔美國人對鈴木清如此憤怒?」網路平台上,一位年輕華裔記者用長篇專欄檢視。對進步派人士來說,川普與其隱喻之種族主義是許多問題根源,少數族裔不反對他,就是背叛自己社群。尤其鈴木清來自夏威夷,更應該對此有更多自覺,畢竟那是已經連續卅六年支持民主黨的進步派大本營。最近一次共和黨候選人贏得夏威夷是雷根,那年鈴木清剛出生。

問題是,雖然是少數族裔,其實亞裔美國人認同川普並不在少數。亞裔移民史從淘金與鐵路奴工開始、其後歷經排華法案、二戰日裔集中營等事件,然而由於在冷戰期間美國開始需要亞洲支持,讓亞裔在近半世紀以來逐漸取得優勢,華盛頓郵報甚至以「模範移民」描述一般民眾普遍觀感,刻板印象裡亞洲人埋頭苦幹鮮少抱怨,收入豐碩後更能融入白人社會,相對於非裔持續爭取平權,亞裔例子經常被用來證明社會已經公平,沒有什麼值得抗議。

亞裔在美國因收入高融入白人社會,受到排擠歧視的狀況相對少。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圖/亞裔在美國因收入高融入白人社會,受到排擠歧視的狀況相對少。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亞裔獲得的資源,不只是公平而已。美國各級政府皆有需將固定比例承包案件交由少數族裔的規定,光是首都華盛頓一地,專門替聯邦政府工作的亞裔資訊服務包商就多得嚇人;前幾個月美國因應肺炎疫情提供企業薪資紓困貸款,從自願提供族裔資訊數據裡來看,順利獲得貸款的亞裔企業,竟然跟非裔與南美裔加起來一樣多,而亞裔人口不到他們四分之一。

難怪許多亞裔不覺得自己是「少數族裔」,拿社經地位跟教育背景做比較,嚴格清算認同的話,應該還比較算是白種人。如此想法讓他們對種族問題選擇閉眼,就算川普持續刪減少數族裔企業輔導經費、就算他公然稱呼新冠病毒是「中國病毒」、就算他激起極端支持者對亞裔攻擊,這一切仍然跟自己無關。更有甚者,在川普為選戰祭出反中牌以後,不喜歡中共政權的人,就更難與保守派脫鉤了。

面對來自四面八方批評,鈴木清決定把推特帳號關掉,從此在社群媒體消失,畢竟政治選擇是個人自由,沒有人應該受到過分攻擊。只不過,在美國總統大選將屆的此刻,亞裔仍然難免焦慮,在過去與未來,是與非之間,這一張選票,似乎變得有些沉重。

(作者為運動文學作家)

(原文刊載於聯合報,經作者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