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從當前的社會氛圍談起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從當前的社會氛圍談起
從當前的社會氛圍談起 發文時間: 2013/9/6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11,000+

英國政治理論家柏克(Edmund Burke)曾說:「一件大事既已發生,要我把它說出來固非易事,但要我沉默以對卻絕無可能。(An event that happens upon which it's difficult to speak and impossible to be silent.)」以前不了解這句話的意思,但最近看到一連串的公民運動,才開始體會到柏克在講些什麼。

一些媒體把台灣公民運動比喻成「阿拉伯之春」,甚至把國旗棄置在地上,號稱是「揚起了人民的旗幟」。不知道社會大眾對於所謂「公民社會(civic society)」的真正意義是否了解?

這兩天看到有些專欄文章列舉了一些人名,伯拉圖、盧梭、黑格爾、洛克、孟德斯鳩、托克維爾等等西方哲學、社會學和政治思想家的先驅。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他們的書,了解當中真正的意義。我不是學政治的,但這幾年來有幸看過他們的一些著作,才膚淺地了解他們一部分的思想。但可以完全體會,盧梭在他生命後期所要倡導的「公民共和主義(Civic Republicanism)」,是很不容易達成的。一個公民社會的成功是需要有相當的條件和百姓與政府的合作。

「市民們,拿起你的武器吧!(Citoyens Aux Bras)」這句話揭開了法國大革命的序幕,這對今天的法國是一件美事固然無可置疑。但事實上法國大革命後所造成的混亂,讓成千上萬人死於非命,從皇族以至普通老百姓,無一倖免,全國進入無政府狀態。一直到拿破崙出來,才把法律和秩序恢復。

沒錯,我們可以很清楚的從美國制定憲法時反聯邦派(Anti-Federalists)的宣言中,看到孟德斯鳩和洛克等人的思想被用在美國憲法中,但從擁護聯邦派文獻(Federalist Paper)中也可看出,他們的思想是被調整過的。一個政府存在的主要條件,是它必須能夠正常的運作,而不是只給予人民無條件的自由與人權。

在一個民主國家中,政治的演進應該主要是靠投票,而不是主要依靠公民運動。真正造成公民抗議(civic disobedience),一定是國家政府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嚴重侵害了人民的人權、利益才會用到的手段,公民抗議層出不窮並不是正常健康公民社會所的常態。

在聖經約翰福音的一段故事裡,耶穌說了一句話:「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要指責他人前,先問問自己是否做好了?(Those who have no sin cast first stone)」當我們開始拿起雞蛋、漆彈往外丟,甚至開始丟擲石頭的時候,每一個人都必須問自己這個問題。也要問自己的需求真是為大眾的嗎?要不然就會成為最近南方朔先生在社論中所說的偽君子(hypocrite)。

洪仲丘事件是亡者、家屬和整個社會的不幸,查清事件始末,還家屬一個公道,也是政府責無旁貸的義務。目前全案,以及以後所有的軍事案件,已經確定移歸司法處理。不過,這件事情衍生的後遺症,我們可能仍要觀察。諸如把軍法審判移交司法審判,表面上人權的保障更加強了。

但細究之餘,我們會發現,軍隊本身即是非一般社會化的組織,比如要求軍人為防禦國家而殺人,就不是一般社會組織會做的。而軍人又是武器的合法擁有者,軍隊和一般社會管理的基本要求是不一樣的,不難由此看出。所以,美國的擁護聯邦派在制訂憲法時,除了給老百姓參政權和自由外,也要有一個可以有效運作的政府。一個軍隊只受司法管轄,這個軍隊已經不是軍隊,未來的軍隊也可能已經無法再打仗了。這樣的後果誰該承擔,大家應有冷靜思考的空間。

順便提到「核四」的問題。這個問題基本上不應該是個是非題,但社會似乎已經被導向這種發展。事實上,我們運用任何能源都會造成某種傷害,這毋寧是一個選擇的問題。把任何既成的事物推翻,一定得有替代之道才行,現在的社會是不可能不用電的。

就如同法國大革命後,柏克曾說,他覺得法國大革命是錯的。因為把一個局面推翻,卻沒有取代之道,便造成了革命後的無政府狀態。柏克也說:「能控制自己慾望的人,才配擁有公民自由的權利。(Man are qualified for civil liberty in exact proportion to put moral chains upon their own appetites.)」在這一系列的公民運動中,是不是各方都能拋開私心,就公眾利益做理性論辯呢?

現在我們也許要回歸美國總統甘乃迪(John F. Kennedy)在就職演說中所提示的:「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些什麼,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些什麼。(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讓我們幫助我們自己的國家,,如何以實際的作為共同渡過眼前的難關,而不是將關切的焦點只放在抗爭和抗議上。

而現在從政府的角度來看,當務之急就是政府的所作所為必須讓老百姓產生信心, 不要粗糙地訂定政策,而又一而再再而三的改變,讓老百姓無所適從。

(原文刊載於《中國時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