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以家庭為單位的學習力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以家庭為單位的學習力
以家庭為單位的學習力 發文時間: 2016/7/18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212,700+

我親眼看過許多家庭,母親一面滑手機,一面嘴上對著孩子嘮叨不休:「快去練鋼琴!你不要不識好歹,我小時候家境不許可,想學鋼琴都沒有辦法學,現在我花這麼多錢買了鋼琴,又請了鋼琴老師,你還不趕快把握機會!換成我是你,高興都來不及了,才不會像你這樣,愁眉苦臉,哭哭啼啼的….」

請問這位媽媽,妳如果真的這麼想學琴,請問法律有規定大人不准學鋼琴嗎?想學鋼琴的明明是妳自己,不是嗎?為什麼一直在滑手機?琴也有了,老師也有了,自己去學啊!干孩子什麼事?

父母一點都不喜歡學習,孩子從小看在眼裡,怎麼會把父母的話當真,產生對學習的興趣呢?

所以學習的習慣,不是學生的專利,而是家庭裡的每一個成員,都必須共同遵守的生活規章,再也不用上學的大人,如果認為家裡的孩子可以透過自學,得到更好的成果,自己也必須從頭開始培養學習的習慣,否則反而會以悲劇收場。

很多人誤以為自學就是自由學習,所以自由就是不受任何約束,不想學習也是一種自由,不接受任何約束也沒有關係。從波士頓近郊的Sudbury Valley「自由學校」眾多的生活公約守則來看,真正的自由並不是這樣解讀的。

《我家就是國際學校》的作者波蘭媽媽Dorota(魏多麗)和台灣爸爸Tim(陳怡光),女兒明秀在15歲就拿到滑雪教練執照,剛滿十八歲時就創辦了滑雪學校,她的滑雪學生當中,也有許多來自於自學家庭的子女,據說其中有一兩個自學團體的家長,嚴厲地對明秀說:「我們的孩子,不管他們要做什麼,都不可以限制他們,或不准他們如何。」

但是明秀說,滑雪是一種有危險性的運動,為了自己跟別人的生命安全,當然有一定的規則需要遵守,否則會帶來自己或是別人的危險,不可以被限制,永遠不接受「不」,並不是自由學習的答案,因此她的滑雪學校,必須拒絕收抱持這樣理念的自學家庭團體。

如果我家有一個自學的孩子,我會仿效 Sudbury Valley學校,每週一早上按照新英格蘭式的「鎮公所會議(townhall meeting)」,親子一起開會,一人一票,共同表決接下來一週的學習主題、以及親子學習計畫。

然後,這一個星期,親子雙方都要按照這個學習主題,自己想辦法學會這個主題,時間不限,就像Sudbury Valley學校的開放時間一樣,每天自由在天亮到天黑之間,任選五個小時來進行學習。

然後固定在禮拜五,邀請附近的鄰居、親戚、朋友,甚至大樓的管理員, 友善的咖啡館店員,一起來到家裡或是某一個公共場所,一起來聽親子分別報告,報告的內容,或許可以分成五個部分,其中有街頭訪問,有資料收集,有國內觀點,國外觀點,還有個人想法,各自佔20分。

或許表達能力也應該站一個評分項目。

在有趣的氣氛下,這些評審們分別幫親子打分數,就像選秀節目那樣。

優勝的一方,可以得到週一的會議時,已經協議好最想要得到的獎賞。

長久以來,許多對於台灣的教育制度僵化感到失望的家長,彷彿在教育部開放的「自學方案」中看到曙光,可是並不是所有在家自學的孩子,都因此得到讓人滿意的結果。

原因很簡單,就像蠶寶寶被人類豢養了千百年之後,已經失去了在野外求生的能力。蠶寶寶一旦「自由」了,其實就活不下去了,這是為什麼我們在路邊的桑樹,從來沒有看過野蠶。

不只是動物,就連植物也一樣,這是為什麼「奇蹟的蘋果」主角木村爺爺,把長期噴灑農藥跟施用化學肥料的蘋果園,轉成有幾種植的初期,蘋果不但沒有因為不用再接受化學藥劑的荼毒而欣欣向榮,反而連花都沒開,這個過度的陣痛期,一直持續了七、八年。

對於已經習慣將學習的責任,交給學校的親子,沒有課表、沒有考試、沒有進度的自學,往往因為不用上學,造成了學習的終止。

沒有了「學校」這樣的結構,要怎麼養成學習的習慣?

因為到頭來,學習本來就是人類活動的「副產品」而已,只有學會「學習」這件事本身,才是一切學習的根本。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