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記一場海峽辯論:原來和平如此簡單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記一場海峽辯論:原來和平如此簡單
記一場海峽辯論:原來和平如此簡單 發文時間: 2016/7/26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15,550+

應邀到大陸福州參加「第十五屆海峽兩岸大學生辯論賽」,擔任評審。三天賽期,評了22場比賽,前二天,一天更是評了8場比賽,真的是很折騰。但看到來自兩岸共16所大學院校的學子,在台上切磋論見,心中充滿著感動。

最後比賽的結果,分別由台灣大學、福建師範大學、政治大學、華東師範大學拿到了冠亞季殿。

我在想,在兩岸對立與情緒逐漸升高的此時,只有更多的互動與互諒,才能重新凝合、修補裂痕。在激烈而不激情的觀點交鋒中,一方面,暢陳己見,知性交流;一方面連絡感情,建立友誼。

其實,和平,不就是如此「簡單」嗎?

22場比賽結束後,我也應邀做總結講評。底下,是我的講評內容,也當做對這一屆精采辯論的一個注腳。

辯論三要素:劍、盾、旗

科技發展的速度之快,全方位顛覆了我們習慣的生活模式,這様的顛覆,帶來了嶄新的明天?還是不安的未來?

我現在的工作是媒體評論人,深刻的感受到,這波科技浪潮已不是遠方天雷,而是咫尺戰鼓。因為新媒體的革命,已經來到了我這個山頂洞人的門前,傳統媒體會不會被取代?也某種程度意謂,我可能會被取代。

我會不會不安?該不該不安?

但回頭一想,這重要嗎?如果「取代」是逃不過的命運結果,我是不是應該樂在於評論的過程,那落筆的每一秒,發抒己見的喜悅?

大家注意到沒有,這屆海辯賽的三個辯題:科技與安全感、新媒體會不會取代舊媒體、人生過程重要還是結果重要。其實,從宏觀到微觀、從總體到個體,這三個辯題,都和每一個人切身相關。

大家好,很高興擔任15屆海辯的評委。説真的,要在10分鐘內對22場比賽進行講評,是不可能的任務。

因此,我想從辯論最重要的三個元素講起。

如果,把辯論比喻為兩軍交戰。勝利最重要的三樣東西是什麼?大家要不要想想?

第一,是「劍」。劍是攻擊,凌厲的攻勢,讓對手無招架之力,當然是勝利的重要元素。

第二,是「盾」。盾是防禦,滴水不漏的防守,讓對手無隙可趁,就可以立於不敗。

然而,比「劍」和「盾」更重要的是什麼呢?

是「旗」。旗決定了理念的定向,決定了交鋒的戰場,一場比賽,常常旗定而勝負定。旗插在哪裡,勝負就在哪裡。

先來看旗的第一個重要作用:角色界定與戰場選定。這和辯論題目有關。

雖然,一般我們把辯題區分為「政策性命題」與「價值性命題」。兩岸盃的傳統,打的多是「價值性命題」。但「價值性命題」的定性,其實仍有分別。

以這屆海辯的三道辯題為例。

第一道題:科技越發展,人會越有安全感或越沒有安全感?

這「越有/越沒有」之別,「事實判斷成分」較高,這時的辯士,就像一位觀察家。

第二道題:人的自我價值體現,過程更重要,還是結果更重要?

這「誰更重要」之別,就有更明顯的「價值比較成分」,這時的辯士,就像一位分析家。

第三道題:新媒體會不會取代傳統媒體?

這「會不會」之別,有更多的「未來預測成分」在其中,這時的辯士,就像一位預言家。

辯題性質不同,角色定性就不同,辯證定性也會不同。

舉個例子,在「科技越發展,人越沒有安全感」的這一持方,我看到好幾場標舉出類似「科技邪惡論」,把焦點聚於科技的不好。不管這是不是一個好的戰場定位?但科技的邪惡面,要連結到科技讓人沒有安全感,還需要進一步的論證。

再舉另一個例子,在「新媒體不會取代舊媒體」的這一持方,也常會出現,新媒體謠言多等諸多負面例子,但要連結成一種「新媒體不會取代舊媒體」的預測,但許多指陳這些負面例的反方,是聚焦於呈現新舊媒體由於各有優劣,故各有受眾,所以不會被取代。此時的負面例,加工連結後,才能成為「預測的基礎」。

角色與戰場定性,對一場辯論的勝負至關重要。選錯了戰場,就像在平原肉搏時,你選弓箭手和敵方的鐵騎兵打;或像在隔岸對射時,你選了鐵騎兵,去和隔岸的弓箭手對。

旗的第二個重要性,是「領域畫定」。

以「人的自我價值實現過程重要還是結果重要」為例。有二種極端的領域畫定,也就是定義法。

在「過程重要」的一方,如果我説,人生只有一個結果,就是死亡,除此之外,都是過程。則在這裡辯論的勝負、考試的金榜題名、事業的功成名就,都只是「過程」。那「結果重要」的一方,攻撃空間將被壓縮到極致。

同様的,如果是「結果重要」的一方,我這麼説,你一呼吸,多吸了氧氣就有多吸了養氣的結果,因此人生每一個點點滴滴都是結果累積出來的。這種人生無一不是結果的定義法,也將壓縮「過程重要」的持方的攻撃空間。

當然,這種壓於極致的定義法,會帶來相應的風險,就是偏離常理認知的定義範疇,很容易被駁倒,這時就會回頭威脅己方的整場比賽。

舉個例子,在自我價值的定義上,曾有持方主張,自我價值是一種「純粹主觀」,由此推導出,沒有不好的「自我價值」,希特勒若他的目標是盡量殺死猶太人,而其結果也確實是殺死了很多的猶太人,即便「社會價值」否定他,就他的「自我價值」言,仍是一種自我價值的正面實現。

從邏輯上,評審會保持中立性,如果這様的定義,對方也同意,則評審也會接受,在這様的價值上判斷攻防。因為對於不利於己方的定義之推翻,是一種交鋒義務,不利方若不提出,就會被視為接受。但對方若不同意時,太過違反社會通念的定義(如:希特勒殺猶太人是自我價值的實現),也就要承受相對較高的推翻風險。

另一個例子,是在新媒體會不會取代舊媒體的辯論上,多個正方,把「取代」放寬為「主要位置的取代」,反方傾向採限縮「取代」定義為一種殲滅式的全取代。若這様的定義成功,也將壓縮對方的攻防攻間。

當然,這22場的比賽中,有太多精采的攻防,但一一細説是不可能的。所以,對於辯論本身的講評我先到此。接下來的雲南行程,我會參加,和辯手們還有幾天的相處時間,有興趣的話,可以繼續交流。

但我特別想提的是,辯論的意義。這也可以説是另一種「過程」與「結果」之辯。

我在學生時代打辯論時,拿的獎項不多,算不上知名辯手。但辯論帶給我的受益卻是一輩子的。而其中最重的收穫,並不只是口才,而是如何在極短的時間內,快速地獲取資訊、研判情勢、切分問題、提出對策。這對我後來在選戰與政府發言工作上,每天一起床常常都得面對天上掉下來、幾近天塌下來的各式各様危機,在處理上,有很大的幫助。

結果,重不重要?當然重要,但結果常常未必發生在今時今刻,過程是種子,我們常常會在未來一個,你並沒有預期的時點,歡呼收割。

一起勉勵。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