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中國會不會偉大?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中國會不會偉大?
中國會不會偉大? 發文時間: 2016/8/3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19,100+

有二個預言師,一個叫否,一個名必,分住在二個山的巔頂瞭望中國。否這位預言師,根據他在山頂一甲子對中國的靜觀默想,預言了中國的「無法偉大」。而必這位預言師,卻根據他在山頂一甲子的日日眺望,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預言,他論定中國「必然偉大」。

這二位預言師的預言有論據,皆有所本,皆真非偽,也難論對錯。

這時,有一位旅行者,他不登上山峰,而是在兩山間的崎嶇石路上緩步前進,山下的人問他要到何方,他說,他要去中國,山下的人問起他對山頂兩位智者的預言看法為何?

他說,不管中國「無法偉大」或者「必然偉大」,那大局大勢非我這個凡夫所能說能解,我只有一個想法,我希望中國「可以偉大」。

所謂的「偉大」,指的是讓中國成為一個有能力帶給世人幸福的國家。不只是讓中國13億人幸福,也能讓全球70億人多一分幸福。擁有這種「幸福外溢」的能力,這樣的中國,才是真正偉大的中國。

所以,不管中國「必然偉大」或「必然無法偉大」,不管未來的現實結果是喜劇還是悲劇,這「客觀」的預言,都不應影響世人希望中國偉大的「主觀」祈願與努力。

這道理是極其簡單的。

首先,與人為善、祈人有善,這種利他精神,本身就是人生不求自明、不證自明的目的。這是一種「助人為善」、「助人為樂」精神的展現,只是從人擴及為群體與群體,政權與政權之間。而這種助人之善,不只是一種願中國更好的祈願,也可以説是自我心中善田的經營。

以上,是從利他觀來看,為什麼我們希望中國「可以偉大」。

就算我們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不在乎中國的偉不偉大、幸不幸福,希望中國偉大、幫助中國偉大,也符合這樣的自利之心。

不管我們定位自己是台灣人、中國人、中國人加台灣人,或者定位自己是地球人。不管我們自認是那一種人,一個友善、愛好和平的中國大陸,都比一個邪惡、崇尚暴力的中國大陸,對台灣人、中國人、中國人加台灣人,以及地球人要好。

試想,野蠻、荒昧、邪惡的中國大陸,必然是不安、暴力、動輒希望以政經武等力量自我防衛甚至制裁他人的中國大陸。與這樣的中國大陸為鄰,台灣有可能過得安穩嗎?

陳長文先生曾說:「幸福是一個總體概念。」我認為,這對兩岸關係猶是。

全球化已讓這個星球上的每一個人命運繋得更緊,點點面面都連動著。未來的台灣,是不可能在中國大陸過得不好的情況下過的好的,而同樣的,如果中國大陸可以順利的、和平的、持續的繁榮發展,台灣也會得到「幸福的外溢」,除非,我們仍順著當下仇中反中者的邏輯,對大陸採取敵視的態度。

就算退萬步言,我知道,我的這些「主觀友善」,可能會遭引仇中論者「一廂情願」的批評。也罷,但不把中國當成「幸福之泉」無妨,即便要把中國當成「災厄之水」,那台灣人民也要有智慧,不要讓禍水流向自己。那麼,希望中國大陸好、努力合作讓兩岸都好,不也是一種避禍之道嗎?

此外,對中國大陸懷有希望他更好的期待,不等於「姑隱其弊」,對於中國大陸不足的、不對的,我們也應對之有客觀、犀利的針砭,這些針砭其目的不是希望中國大陸「無法偉大」,而是希望中國大陸「可以偉大」。

最後,不管站在山頂上的預言師誰說的準、誰說的不準,也許更重要的是行動與方法,台灣把自己經營好,讓一個美善的台灣,成為讓中國「可以偉大」的參考,並以一種寬宏的氣度,參與中國「可能的偉大」。也許是今天一直強調去中國化,反而漸漸走入死胡同的台灣,可以反向思考的另一條路。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