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面對生命,考試也考不出來的實戰能力!
首頁 > 人物 > 魏 崢台北 > 面對生命,考試也考不出來的實戰能力!
面對生命,考試也考不出來的實戰能力! 發文時間: 2016/8/19   文 / 魏 崢台北 瀏覽數 / 418,250+

常有年輕朋友問我,為什麼選擇習醫,其實當年高中唸的是甲組(理工組),因為大學聯考成績不理想,喜歡建築的自已,分數卻落在學費昂貴的私校建築系,為了減輕家人負擔,因而報考公費的國防醫學院;但又為什麼選擇外科呢,理由只因畢業成績第一名的同學先選了內科,在當時只有兩個缺的狀況下,第二名的自己只好填選外科。

而又為什麼會進心臟外科呢?因為當時與我同屆的住院醫師都是學長,礙於輩份較低不好意思跟他們搶熱門的泌尿外科,等大家都選完,就只剩沒人要的心臟外科了。現在回頭看,這些人生上的挫折與阻難,反而成就自己專業領域的另一番天地。

年輕的失敗,只要有足夠面對問題的勇氣,或許就像冠狀動脈繞道手術,這條路阻塞不通,搭個橋、繞個彎,另闢蹊徑,可以有另一種精采。但當一個人年華逝去、熱情被生活的磨難耗盡,家庭及工作兩頭燒,卻還得面對考試的挫敗時,放棄彷彿是最容易的選擇。

最近工作上,幾位非常優秀資深的手術室專科助理,礙於法令及院方規定,須通過專科護理師甄審,取得執照,才能繼續保有專科護理師的職務及薪資。他們看著比自己資淺甚至剛離開校園的後輩們陸續取得專科資格,連年考場的挫折,讓他們開始懷疑起自己長年臨床修煉的一身功夫,在面對考場失敗的現實,又有何用,因而灰心喪志。

專欄作家顏擇雅曾在〈考試考不出來的能力〉的文章中提到:考試懲罰所有的錯誤,因而養成害怕犯錯的性格。再者,考試只重視結果,不重視過程,只問答案正不正確,這樣的訓練,教得大家只會照本宣科,不懂得自己思考。對照臨床的狀況,外科醫師若死守著教科書的準則開刀,將永遠趕不上手術枱上病情的變化,醫師可能劃下手術刀後才發現病況比事前評估要嚴重,或者血管過度鈣化不利縫合而不斷滲血,層出不窮的問題在手術枱上本來就是常態,然而碰到問題能夠做出精確的判斷及適切應變能力才是最重要的,這都不是一紙證照考試可以測驗得出來的。

美國醫師Atul Gawande在他的文章〈一把刀的修煉〉裡說:手術其實和其他的技能沒有什麼兩樣,技巧和自信都是從經驗學來的。沒錯,外科經驗都是來自於刀光血影、瞬息萬變的手術枱,許多的知識與技術的學習,不是來自於教課書或者來自於課堂上,更是與學歷無關,其實在你出了校門、投身於臨床醫療行業時,學習挑戰才真正開始。

然而醫護人力荒是這些年國內醫界面臨的嚴重問題,外科訓練時間長、又較辛苦,人力不足更是首當其衝,招不到外科住院醫師幾乎是各大醫院的窘境,於是90年代各大醫院陸續援引美國醫師助理(PA: physician’s assistant)制度(意即專科護理師的前身),招募資深的護理師,擔任醫師助理,解決人力缺口的問題,這些願意接受如同住院醫師沈重工作挑戰訓練的護理人員,都對臨床工作有著極大的熱情。他們的重要性,其實並不亞於醫師,尤其在手術枱上,更如同主刀者的另一雙手;現在卻完全否定他們長年在臨床醫療工作的資歷,反而以是否能通過考試,再取得另一張執照來評斷他的專業性。因此,對這些擔任醫師助理的資深專業護理師,在專科甄審的制度上,應該更友善,更具彈性,否則就像要求沙場老將,必須再回頭通過學科測驗,才能重披戰袍、為國征戰般不近情理。

2014年《天下雜誌》引用英國牛津經濟研究院發布「2021全球人才」調查預測,台灣是在調查的46個國家中,人才失衡最嚴重的地方。如何留住人才,找回競爭力,不該只是個空喊的口號,制度的規劃者,應從尊重專業人才、珍惜專業人才的角度發想,這樣才能真的期待,證照會等同專業能力,而不是訓練出一批只是擅於應考的機器。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