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盲腸為何不割掉?
首頁 > 人物 > 王建煊台北 > 盲腸為何不割掉?
盲腸為何不割掉? 發文時間: 2016/8/27   文 / 王建煊台北 瀏覽數 / 3,750+

社會對於監察院的負面批評,幾乎日日不斷,其中有兩篇專欄作家的文章最傳神,一篇「自以為重要的監察院」及另一篇「監察院是一截盲腸」,兩文合在一起就是「自以為重要的一截盲腸」。

第一篇文章我曾批:「送請各位委員參考」,第二篇文章函謝作者:「XX小姐,所言中肯,謝謝」。

盲腸大家都曉得是人身體上有害無益的東西,有些民族,小孩子生下來就割掉盲腸。從前船員每次出航,在海上數月之久,為安全計,都會先將盲腸割掉,免得在海上發生盲腸炎,開刀不易而生危險。

監察院實際上是一截盲腸,但為甚麼還有人覺得重要呢?這些人是誰?

第四屆監察院倒數第二次院會,有監委臨時動議,通過應向社會重申監察院的重要性之決議,並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結果當然無法獲得社會共鳴,因為大家都知道,你只是一截盲腸。

其次是死抱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神祖牌位的人。但這些人可能沒有想到國父孫中山先生是學醫的,原是位著名醫生,他老人家如在世,一定也會自己動刀,將這截盲腸割掉的。

何況國父是最先進的人,他敢革命,必有雅量揭發改革或推翻自己的主張。反倒是今日抱殘守缺的子孫們,不敢動監察院這機關,老人家在天有知,必咬牙切齒的大責:你們這些不知長進的子孫,為貪一己之利,竟嫁禍於我,且將禍延子孫。

大家心儀包青天

國人對開封府包青天的故事十分熟悉,十分嚮往,因為世世代代奸臣所為,令人髮指,小老百姓積怨於心,卻毫無辦法,包青天鐵面無私,皇親國戚照樣虎頭鍘伺候,大快人心。

國父孫中山先生羨慕,國人更是仰首盼望現代包青天的出現,乃寄望與監察院。雖然現在監察院已發揮不了這種功能,但民心仍有所盼,毅然砍掉,乃有猶豫。

另外台灣在六、七十年愛國教育下,國父思想曾列為大專聯考必試科目,五權憲法被洗腦成絕對美好,世界獨一無二的優良制度。其實監察院從一開始到現在,除少數個案外,一直就不曾有過包青天味道,只是外界不夠瞭解。本書不避忌諱,赤裸裸的將監察權的缺失一一列出,雖會惹人不快,但可使大家對監察院的存廢,盲腸要不要割掉,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

每個調查案成本超過100萬元

監察院偶爾也會有一、二項佳作,使人覺得總還有些用處。但大家可能不知道,在權衡利弊與成本效益之後,監察院非旦不能整飭官箴,伸張正義,且是一個殘害忠良,阻礙行政效率,妨礙國家進步的機關,早去早好。監察院為何被稱為殘害忠良院,本書內有詳盡說明,可以參考。

第四屆監察院平均每年派查530多件案子,每件成本約109萬元,這還不加各被查機關配合的成本,例如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說,他在署長任職一年半內,為應付監察院的調查,所花費用約1600萬元。如加類似支出,監委每一調查案成本較109萬元要高出更多。

監委3至5人足矣

監察院這截盲腸為何割不掉?除了上面原因外,另一重要原因是技術上必須修憲,工程耗大,且有風險,萬一修憲改變國體,中華民國名字不見了,那就滋事體大。

但這並非無解決之道,陳水扁前總統執政時,監察院空窗期三年多,名存實亡。大法官會議解釋違憲,但朝野如有共識,監委提名在立法院行使同意權時,只通過3至5人,此在其他國家亦有體例可援。因為監察院是柏台御史,現在台灣要找29位位高權重的柏台御史實非易事,同時如只有3至5位監委,反可集中力量辦重大案件,御史形象更可顯現。

(原文刊載於《同胞們!莫再沉淪!》天下文化出版)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