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官不聊生:公權力被關進籠子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官不聊生:公權力被關進籠子
官不聊生:公權力被關進籠子 發文時間: 2013/9/23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9,000+

在臺灣做官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我聽說在臺灣如果有一個人要去當部長,家裡邊得開會討論,並且多數家庭成員都不贊成,因為是鬧心的苦差事。第一、財產要透明。不光是現在要透明,以前的一些家族的關聯的人和事、生意都要透明。比如說我經常看到報導馬英九老婆買了多少股票、有幾處房產,連戰有多少。最後我就發現馬英九的錢還不如連戰多,因為連戰家族本來就有很多財富,他繼承下來,也會打理。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對你的財產來源堅信沒有問題,家裡人才能同意你去當官。如果有點小問題,家裡人不會同意。

第二、任期有限。透明也不怕,如果能幹一輩子,那總能幫家裡做點事。但是任期很短,說是一屆,中間還隨時都可能下台,比如「行政院長」也就是一年。為了這麼一點時間,我全家都抖摟出去,這事不值當。在臺灣做到「部長」,沒有說能夠幹十年、二十年的,多數都是半屆、一屆就結束了,因為是選舉,選舉完了以後,政黨重新組合,執政黨去安排人事。比如國民黨執政以後,民進黨很多當「部長」的都歇了。

第三、不能謀私。因為不像集權社會的政府,又不能批地什麼的。政府管制愈多,權力愈大。臺灣是充分完全競爭的市場經濟,政府不管什麼,所以這個官員除了給大家服務,不能以權謀私。而且還必須面對媒體和反對黨,拿著放大鏡,天天盯著你,沒事就在找碴,你再有點小事,基本就弄死你了。

所以基本只有兩類人想去做官,一類是理想主義者,比如說一些學者,像現在臺灣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很清廉,也不做生意,他用專業知識、專業能力服務社會,也積累經驗,哪怕回來再做學者都可以;另一類是有錢人,家裡不差錢,出一個偉大的人物也不錯,家族光榮。只有這兩類人在臺灣做官有積極性,凡是沒有理想,家裡還得做買賣的人,都不願意攪和這事。日本也有這樣的現象。

在臺灣做官需要涵養特別好,因為到立法院不斷要修理你,內閣成員、部長都要到立法院去回答質詢。如果你這個部長是國民黨,那你到立法院,民進黨就會隨便收拾你,讓你一上午站在那兒聽人講,給你畫漫畫醜化你。你稍微有點不能回答問題,對方就開始攻擊你。這些議員都是名嘴,受教育水準也很好,你要到立法院能扛得住折騰,這本身需要好的涵養。

另外媒體有時候無中生有、造謠、謾駡、批評,你要扛不住就做不了這個官。所以有的官員家裡邊就很憋屈,說受這氣幹嘛,我又不缺錢,你在這兒天天待著,天天這麼糟蹋你。

此外,還要到地方議會不斷要去爭取選民的支援,要服務於基層。你要態度好、身體好。我有次在一個會上,意外碰見「立法院長」王金平,他態度謙和,跟正常人一樣。還有一次開會是馬英九在台上跟大家聊,謙卑、溫良,超乎我的想像,絕對讓人肅然起敬。官場生態包括政黨競爭,逐步使臺灣的官員都具備了涵養、溫和和耐心。

官場也還有風險,經常遭受暴力衝突和暗殺,比如最近一次五都選舉當中連勝文受傷,被法院裁判是誤傷,但連勝文不贊成,所以在臺灣真是官不聊生,人民幸福。官員體系除了服務不能索取,除了傾聽不能夠訓斥,除了檢討不能牛逼。比如說臺灣颶風之後,有個村莊被泥石流淹了,馬英九不斷鞠躬,在電視上道歉,這在威權社會不能想像的一個事情。

我記得韓寒寫過一篇微博,叫《未來最快樂的事》,就是有一天當我們把權力關進籠子裡,而我們能夠彈冠相慶,這就是節日。臺灣就是把公權力管住了,公權力成了孫子,人民成了大爺,因為人民變成了公民,公民變成了選民,官員變成了公務員,公務員變成了服務員。

在台灣跟政府打交道,和我在紐約跟政府打交道感覺是一樣的。我在紐約做中國中心,紐約市政府的市長三次競選,自己拿了3.2億美金來選。選上以後,七年每天坐地鐵上班,一年只拿一塊錢工資。他手下招商局的局長,也是億萬富翁,給我們服務,最多喝過一杯啤酒,我們給他禮品,他都交回去,而且提醒我們下次不要拿了。但是所有事情盡心盡力負責,有一次嗓子都啞了,發著燒,還給我們講。我很感動,哪來這麼大幹勁,他也不差錢,他工資也是一年拿一塊錢,這是理想主義者、專業人才。在臺灣也是,你只要約見任何政府服務人員、公務人員,非常順利,而且談得很清楚。這樣的政府你才覺得是服務型政府。

(原文刊載於馮崙部落格)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