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商榷《老子》英譯的主要幾個問題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商榷《老子》英譯的主要幾個問題
商榷《老子》英譯的主要幾個問題 發文時間: 2016/9/11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2,550+

我最近開始將《老子》的一些章節,給與中文白話譯,再給與英譯,相互對照。經驗告訴我,用兩種語言交叉比較,意思如果有模糊不清的地方,通常增加了澄清的機會,但也會同時暴露錯誤,不過這個過程絕對有益。無論如何,《老子》第一章的譯文《這樣我可以讀懂老子第一章》已經在《遠見雜誌》「遠見華人精英論壇」刊出。

我的英譯是基於以下幾個主要考慮。

先簡要說明理論背景。漢朝河上公這樣詮釋《老子》第一章,「道可道,謂經術政教之道也。非常道,非自然生長之道也。」另外,魏晉玄學思想家王弼註解,「可道之道,可名之名,指事造形,非其常也。」民初老莊學者奚侗說,「可道,如禮樂刑政之道,出於時會;…不可常。」。

經術政教、指事造形、禮樂刑政之道,大體也就是老子所謂人為。所以,可道的道與恆道,按人為與自然對比。

中文不分大寫和小寫,也往往不分單數和多數,容易讓人瞎猜。在英文裡面,道和名必須用複數來呈現,從前述河上公以及奚侗的註解,可以佐證。此外,即使是老子論述的恆道恆名,或許也可以用複數形式來處理。在《老子》第一章已經至少出現了三個恆名:恆道、恆無和恆有

一般的道和名,是普通名詞,在英文裡面不必大寫。只有恆道恆名,或老子所主張的道和名,因為是老子界定下的專有名詞,才需要大寫。許多英文翻譯將道可道的第一個道和名可名的第一個名,就採用大寫,完全不恰當,讓人愈讀愈糊塗,結果變成了霧裡看花不知所云。

許多英文著作將直接音譯為大寫的、卻在英語裡面沒有含義的"Tao"或"Dao",而且在世界上已經約定俗成,甚至形成美學效果。我還在考慮這樣做究竟對教育學習和信息傳播,有沒有什麼好處。假設把一般的道與老子所講的恆道,都音譯為同一個"Tao"或"Dao",那反倒使人更糊塗了,沒有什麼幫助,因為老子不就是刻意要區分這兩者嗎?

其實,"way"這個詞本身多義、有延伸性,既可以指實體道路和路徑,也可以理解成抽象層面的規範、方法、方針、作風和態度,不一而足。再說,整部《老子》便是在給大寫的"Way"做註腳,沒有人會誤以為"Way"只意味著狭義的實體道路。《約翰福音》引述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稍微用心的人都不會誤以為那道路只是形而下的。

這個詞不是老子獨創的,」這個普通名詞在中文裡面和在歷史上沒有專屬性。在《老子》裡面,擁有獨特性和專屬性,並蘊含著豐富的思想含義的,是老子所要講的恆道的那個。況且,明明已經有一個在英文裡面相對應的詞了,既然如此,為什麼要選擇不意譯,而去用一個獨特的在英文裡面沒有任何含義的拼音字去故弄玄虛呢?我還在思考。

最後,我將恆久的道譯為"everlasting Ways"而不是"eternal Ways",是基於everlasting 和eternal兩者的差別。 Eternity相對比較適合對應中文的永恆。還有,有西方人把它譯成unchanging Ways,應該說不恰當,因為那會比較不符合本身應時變易的義理。

至於大寫的"Ways"是不是可以改為採用單數形式,似乎有商榷餘地。

我的英譯,不盡理想之處必然還是很多,衷心盼望指正。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