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不會過節的台灣人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不會過節的台灣人
不會過節的台灣人 發文時間: 2016/10/3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543,650+

每年中秋節前後,總會有人感嘆曾幾何時,中秋節在台灣成了烤肉節。

有人責怪烤肉醬廣告。我倒深深不以為然,因為每年到了美國的感恩節,日本人因為肯德基的廣告,也養成了那一天雖然日本沒有火雞大餐,卻要到肯德基吃炸雞的「新傳統」 。

畢竟感恩節的傳統,跟日本沒有關係,所以一個外來的節慶,要怎麼過其實關係不大,如果聰明的商人能夠創造商機,倒也無可厚非,就像聖誕節在亞洲,無論新加坡還是泰國,台灣或是日本,基本上就是被塑造成一個商家的購物節,節慶的真正問題不在商業化。

可是中秋節不同。中秋節或是過年對於華人來說,就像潑水節、守夏節之於泰國人,有著傳統上的重大意義,如果只剩下商業行為,就比較值得反省了。

追究誰開始中秋節烤肉的風潮,只是模糊了重點。我真正想問台灣人的是:「如果中秋節不烤肉,你會幹什麼?」

我問了幾個人,答案都相當膚淺。

有人說懶得自己烤肉,所以去燒烤店吃烤肉。

有人說趁連假出國玩。

也有人說因為今年剛好有颱風,賞月、出國都不恰當,所以賴在家吃泡麵、睡覺。

我心裡覺得相當遺憾,因為無論烤肉不烤肉,台灣人,你今年真的有「過中秋」嗎?

最近我應東南亞主題書店「燦爛時光」邀請,在一場新住民文化藝術論壇上討論東南亞的節慶文化,剛巧跟越南來的政大中文系博士候選人阮氏荷安討論到中秋節在越南的意義。

嫦娥到越南成了「姮娥」,吳剛變成一個叫做「桂」的樵夫,桂樹則成了「榕樹」,樵夫在森林裡看到母老虎用這棵榕樹的葉子,讓被人類打死的幼虎起死回生,因此將這有法力的樹帶回家栽種,沒想到妻子因為被換了動物的內臟以至於頭腦糊塗(細節超好笑,限於篇幅在此省略),不小心用髒水澆灌這棵神奇的樹,結果樹根開始離地往天上飛,樵夫捨不得失去這棵神奇的樹,就抱著樹一路飛到了月球上。

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這貪心的樵夫桂在民間傳說變成了一個小男孩的形象,所以中秋節在越南,就變成了孩子的「兒童節」。

在越南,家家戶戶從過中秋的一個月前就開始準備,把吃剩的柚子種子曬乾串起來,在中秋這一天拿在手上變成一串串點燃會嗶嗶啵啵爆炸的爆竹,還有用奶粉罐跟木頭做成的輪軸,加上棍子,做成可以推著跑的燈車,兄弟姐妹們每年一起用竹條製作星星形狀的燈籠。父母則會準備柚子、月餅以及各種孩子喜歡的餅乾糖果排成整桌的「賞月宴」,這天孩子如何玩鬧都不會被大人責備, 時間一到還要「破」賞月宴,好好進攻整桌糕餅糖果直到杯盤狼藉為止,成為每個越南孩子成長過程中難以忘懷的美好記憶。

台灣不只有中秋節,也有越南人沒有的兒童節,但年復一年這兩個節日加起來,對於現代的台灣孩子來說,卻沒有因此創造出什麼值得一輩子回味的記憶。

這麼說起來,實在不是因為台灣沒有值得過的特別節慶,而是台灣人不懂得過節。

幾乎每一個傳統節日,基本上都跟農業時代的自然時序有直接的關係,比如中秋在越南,每個人都知道是慶祝秋天稻米豐收的節日。

但台灣選擇在中秋烤肉,跟自然時令就完全脫鉤了。

如果把傳統節慶當中,自然時序的元素硬生生拿掉,請問還剩下什麼?

是的,只剩下莫名其妙的假日。

還有一群不會過節的人,

這就是如今大多數的台灣人。

台灣人不大會過節,遇到節日無非就是放假,短一點就在家睡覺,隨便出外玩一玩,連假就是搶高鐵跟火車票回家。特地回家幹嘛?就為了烤肉?假期長一點就出國,總之跟什麼節慶似乎都沒太大關係。

「我剛到台灣的時候,到過農曆年特別失落,因為越南人為了過年,要整整準備兩個月。」荷安說,「但是台灣人好像就是大年夜隨便吃個火鍋,隔天早上拿個紅包,然後就出國去玩,年就這樣過了。」

荷安說在越南,每到過年前,母親總是會花兩個月的時間,去收集過年要使用的食材,從哪個親戚那兒收到了這一季剛收成品質特別好的糯米,或從哪個朋友那邊,買到了哪些做菜用的南北乾貨,一家人雖然不富裕,但隨著家裡廚房「過年專區」的食材逐漸堆高,年節的氣氛也就越來越濃厚, 光是看著、想著這些這些過年才可以吃到的好料,全家大小就充滿了對於過年的期待與快樂。

過節就像旅行一樣,會旅行的人都知道,旅行最美好的階段,其實不是出發以後才開始,而是開始下了決定要去旅行,跟旅伴一起計畫、準備著要出發、要如何玩的那段準備期間,才是最快樂的。

一旦真的上路,無非就是照著預計的行程,去玩一趟而已。

真正會旅行的人,就像會過節的人,花很多時間在準備、在期待。

會過節的人,跟不會過節的人之間的差別,就像會旅行跟不會旅行的人,就算花了同樣的時間去了一樣的地方,卻會有完全不同的收穫。

不會過節的人,也不會休息。所以放假時也不知道怎麼辦,甚至覺得還不如拿加班費來得實在。

所以大部分台灣上班族,年假總是一次請一天,甚至半天,用來應付小孩發燒看醫生,或是突然要辦個什麼事兒,幾乎沒有用在「度假」這件事上,所以一年下來,雖然假表面上都休完了,但一點也沒有充電的感覺,只覺得更累了。

仔細想想為什麼台灣人放了假不想留在台灣,卻會到東北亞的日本去「過節」,到各大小地方去各式各樣的祭典,其實就是不會過節的人,對於會過節的人一種致敬的方式,從學習穿著浴衣,繫和服的腰帶,了解祭典的時間和順序,該吃什麼,該怎麼進行儀軌,這些細節當中感受「過節」的美好。

但為什麼「日本通」回到台灣以後,一年三節中重要的中秋,卻除了烤肉,還是不知道能做什麼呢?

如果羨慕過節的美好,為什麼會特地去日本過節的人,卻沒有多少人會想到去越南、泰國、印尼這些也都很會過節的東南亞國家,參加節慶呢?

許多台灣人出國時,無論是到德國參加啤酒節,或去日本新年參加初謁,看著外國人的節慶過得有滋有味,心生羨慕,回到自己的家鄉卻仍然不懂如何過節、不會度假,就是大多數台灣人不懂得生活的直接證據,本來可以享受的美好生活,就少了一大半。

如果不會過節,就算把緬甸的潑水節搬到中和華新街、穿著浴衣的日本夏日祭搬到北投,或是巨大的聖誕樹搬到百貨公司前面的廣場,這些膚淺的活動本身,都不會讓台灣變得比較迷人,會過節的人,不需要奇特的節日,泰國的父親節、母親節,讓參與過的每個人都能為之動容,就是很好的例子。

台灣的觀光業者或政府機構,在以觀光之名,推出更多的「螢火蟲季」、「關子嶺溫泉祭」、「櫻花祭」、「玉井芒果季」、「油桐花祭」、「東山咖啡節」之前,請先理解節慶深刻的本質,就像日本觀光局絕對不會去推行到日本過感恩節一樣,必須將節慶跟自己的文化傳承、自然時序的底蘊緊密結合,用分享的慶祝形式來感受真實的人際關係,透過與傳統的連結來創造未來的記憶, 透過把節慶過好,變成「很會過節的人」,而不是為了誰辦豐年祭,矮靈祭,吵得不可開交,變成「很容易有過節的人」,一下烤肉,一下穿和服,一下子南瓜萬聖節,爭奪節慶的所有權,用各種半調子的節慶把日子亂糟糟地填滿,卻忘記了節慶對社會的療癒力量,以及文化的傳承意義。

一年365天的節日很多,在多元的現代社會,本來就沒有所謂「所有人」的節日,到底誰應該過什麼節日,誰擁有什麼節日,往往成為爭吵的來源。

我真正想說的是,如果台灣人中秋節只會繼續烤肉,未來的中秋當然就不會有「嫦娥」,只有「姮娥」,月亮上只有「榕樹」,沒有「桂樹」,樵夫不叫「吳剛」而叫做「桂」。

先別生氣。神話傳說從來就沒有所謂對錯。台灣人自己不過,難道要規定越南人不准過嗎?

因為只有過節的人,才擁有對於文化的「解釋權」。

而一個懂得把節過好的人,就是一個會生活的人。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