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精靈寶可夢和新的真實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精靈寶可夢和新的真實
精靈寶可夢和新的真實 發文時間: 2016/10/14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8,550+

擴增實境(AR)和虛擬實境(VR)已經成為物聯網世界最火紅的發展。事實上,精靈寶可夢遊戲在國際上正式發行以來已經席捲了全世界,這是第一次擴增實境能成功地使用在如此泛世界性的遊戲運用上。突然間,實境與虛擬空間合而為一,竟然實境是靠虛擬人物來強化的,而且需要靠物聯網的設計來達成。事實上自從人類歷史啟明復旦以來,人們一直試圖去了解並處理我們生存的「真實世界」。

人類在各種不確定下,面臨自然界和動物界更強大的挑戰,人們為了生存必須不斷地試圖去理解這個有形的世界。當我們在了解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們同時也嘗試著用各種神學思想去解釋一些世界上無法解釋的事物,以及我們在本質上無法了解的東西。在宗教發展的早期,眾神的存在只是用來解釋世界有形的現象的。早期的神,是沒有教條,沒有道德,也不講倫理的。有些人相信祆教(Zoroastrianism)是第一個和道德教條有關的宗教,這個教大約在西元前六世紀的波斯出現。但到了後來的希臘羅馬時代,多數西方世界的宗教仍然只是對自然界現象的表述,而沒有任何明顯的倫理規範。在西方,一直要到猶太-基督教出現後,宗教的教義中才開始有道德規範而非只是迷信的儀式。

一旦講道德的神學規範出現後,本體論(ontological)的思想和教育就完全被宗教教條所壟斷了,一直到義大利的文藝復興時期。西方宗教自此才從中古時期主張神是社會的核心價值,轉變到文藝復興時期的人才是世界的中心。文藝復興等於是人和古典藝術與哲學的重生。在文藝復興時期,因為建築家菲莉波.布魯內萊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重新發現線性透視繪圖法,也才使「空間的真實」(spatial reality)重新被定義。

在這段哲學思想革命的時期,政治和社會制度也從為上帝服務,轉變成為人類的福祉服務。藝術也從榮耀上帝,改變成為促進人類和諧和人的自我表達。人文主義變成主流的哲學。「真實」也從玄學上的世界,回歸到有形的宇宙。在文藝復興鼎盛時期,笛卡爾所說的:「我思故我在」(Congito, ergo sum)變成所有教育菁英分子認同的規範,和對「真實」最新的詮釋。

到了啟蒙時期,洛克(John Locke)認為人類的知識是單純由人的經驗來決定,而經驗也只來自我們感官的感受。他相信人類只能透過觀察來了解世界,而不能真正地深入其他有形的事物。所以,我們對事物只可以有印象、感覺和概念,但對其他生物真正的本質則永遠無法確知。我們可以把所有的感知或認知概念整合在一起,以形成我們對其他世俗事務自我表述的意見、觀念或理論,但永遠無法確切知道其他事物的真正本質。所以從洛克的觀點看,我們對外在世界的看法只不過是我們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一種論述。它並不是真正的「真實」。這幾乎就像代議民主和直接民主是迥然不同的,但是今天一般人卻相信它們是同一件事。現代藝術也是我們對這個世界詮釋的一種表述,但它跟古典時代藝術基本上取材於大自然的直接形象是不同的。雖然我們仍然可以運用我們一己的自由意志去掌控我們對外在世界的詮釋,但「真實」的世界不過就是人類對外在世界膚淺的觀察罷了。

當啟蒙時代演進到理性時代的時候,自由理性的探究和自然法就成為所有學科的基礎,特別是有關宗教的部分。於是自然法脫穎而出成為支持這個新「真實」的唯一基礎。在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的工業革命期間,科學像閃電般地快速發展。科學逐漸成為理性也就是「真實」的唯一基礎。

人文主義也成為重要性僅次於科學的思潮。實際上,達爾文的人類進化論不斷地被用來替人類遭遇的暴行找辯解。經常有人說,自然狀態中沒有對或錯。但我是一個比較傳統的人,受的是一些傳統的訓練。我相信人性中有天生的善和惡,它們不是只來自我們感官的察覺,或身體的反射。它們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就如同我們基本的生存本能一樣。我深信,就如同古希臘人一樣,人類的美德必須不停地培養,並且一定要身體力行。人類不當的慾望和罪惡必須加以克服並受到控制。世界的「真實」不僅只是大自然和我們的宇宙,更包括了人類的自由意志,無論其為好或壞。

精靈寶可夢遊戲和擴增實境及虛擬實境的產品,都有助於社會滿足人們內心的某種慾望和需求。固然,這些遊戲最後的目標或結果都仍然是空虛的,當然對人類社會也沒有直接或實質的利益。但這些像寶可夢的目標,比起我們的紙鈔或我們銀行帳戶的電腦數字,它們會更虛幻嗎?事實上,不管是金錢或權力的累積,或蒐集寶可夢怪獸,它們都永無止境。但是至少這些虛擬的遊戲,遠不及舊羅馬時代在競技場中格鬥的武士遊戲或特別是今日世界政治領袖所進行的戰爭遊戲來得更具殺傷力或毀滅性。在擴增實境和虛擬實境的發展過程中,它們的運用也可以幫助人類改善科技,並且促進我們對生存的「真實」世界的了解。實際上,許多「真實」世界的交易會越來越依賴擴增實境去改善。

最後,仍然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要忘記有形的「真實」並不是「真實」的全部。我們在有形的世界和虛擬世界所能夠追求的境界並不是我們人生最終的目的。人類追尋生命真諦的努力仍會一直持續下去。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