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創造時代溫度的人!
首頁 > 人物 > 蘇麗媚台北 > 創造時代溫度的人!
《四十年》用影像,記錄那個時代 你我的歌 創造時代溫度的人! 發文時間: 2016/10/21   文 / 蘇麗媚台北 瀏覽數 / 58,050+

「其實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愈來愈能明白魯迅這句話。每個世代,總有那麼一群人,用自己的方法衝撞社會框架的價值高牆,或是,靜靜地選擇走一條從未有人走過的路,讀到我們從未看見的故事。

九月底,侯季然導演剛結束《書店裡的影像詩》第二季宣傳行程,最新作品民歌紀錄片《四十年》緊接著在院線上映,特別邀請我參與特映會。我坐在大銀幕前隨著鏡頭流轉、熟悉的歌曲不斷推引著我,走進時光隧道,重返當年的美好。

1970年代的「淡江事件」,民歌始祖李雙澤在淡江校園「西洋民謠」演場會,高舉可樂瓶大喊:「我們自己的作品在哪裡?」點燃一股充滿熱情理想的年輕人,從校園出發揹著一把吉他,「用自己的語言,創作自己的歌曲」成為民歌時代的濫觴,更甚是奠基台灣流行音樂的根底。當時,台灣面臨與美國斷交的困境,年輕世代對於未來路途的蒼茫混亂,只能將急竄而昇的危機感、孤獨感寄情於歌曲之中。

特映會現場串流著每個人的記憶和情感波動,影廳外傳來諾貝爾委員會將文學獎頒給美國著名民謠歌手巴布.狄倫(Bob Dylan)。同時,大銀幕中胡德夫憶著:「我們也喜歡Bob Dylan的歌啊,他對時代,對戰爭的批判,你會覺得那才是你想要的。」在平行時空下,音樂做為改造社會工具、倡議社會現實、戰爭殘酷,以及抗訴所有不公平的暫時出口,安撫著心靈。

楊弦、胡德夫、吳楚楚、楊祖珺、李建復、侯德健、李宗盛、邰肇玫等民歌時期風雲人物,陪伴多少人走過青春歲月,至今仍不陌生。當時的他們也許都從未想到簡單的口號:「唱自己的歌」,影響台灣文化,超乎想像。

每個時代,我們頃盡心力做一點小事去影響更多做大事的人。

《四十年》是一段青春記憶的回眸,許多歌曲至今仍熱唱,也見證大時代底下的浪漫革命。侯季然將鏡頭聚焦在舞台下平凡的生活,反覆對照四十年前、後的熱血與理想,沒有過多的矯情,而是保留空白讓觀眾細細品味,不被打擾的靜靜凝視著的歲月。這樣「素質」感動了東京影展策展人石坂健治,成為台灣唯二入選的競賽片。

(圖片提供:牽猴子整合行銷)

同樣地「素質」,讓我想起侯季然執導《書店裡的影像詩》第二季時,在屏東博克書局拍攝「最後一天的書店」,他的鏡頭95%都是老闆的臉龐,熱鬧的書店現場、擠滿向老闆道別、道謝、結帳的排隊人龍,「我們在現場六七個小時,鏡頭沒有離開過老闆的臉,沒有比這張臉更動人的。」他平淡地説著,但正是這平淡而讓人動容。

曾經有書店老闆與我分享:「侯季然導演很會問問題!」總能在長篇訪談裡淘選出最動人的光點,不管是紀錄八十家書店的極短詩篇,抑或拉開四十年篇幅的民歌,侯季然不急著讓別人看到自己,將所有故事篇幅留給書店主人、民歌手,他謙虛的比喻:「他們是質地口感非常好的食材,我只不過找到一個最美味的烹調方式。」在他的紀錄片中,人物、事件堅持「原味」,包裹著溫度,讓觀眾自己體會箇中滋味。

我發覺,侯季然總能閱讀到我們從未發現過的自己,靜靜端佇在一旁直愣愣的看著被攝者,讓「當下」的空間、聲響、光影填滿影像,顯得隱匿於日常、生活的吉光片羽更感動人心,溫柔凝視著時代巨人的平凡。

從八十家《書店裡的影像詩》詩篇般的故事片段,到民歌《四十年》的時光流轉,侯季然的創作裡有他人、有愛、有共好,因為他把自己縮到最小,所以我們才能看得見世界的大。

民歌紀錄片《四十年》預告片: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