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如何完成雁棲湖馬習會大拼圖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如何完成雁棲湖馬習會大拼圖
如何完成雁棲湖馬習會大拼圖 發文時間: 2013/10/16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5,300+

明年北京雁棲湖APEC能否實現馬習會,將是全球矚目的一幅巨大拼圖;這次峇里島APEC出現的「王張互稱官銜」,被視為在此幅巨大拼圖上貼上了第一塊拼片。

拼圖有兩個主要元素:一、必須要有「底樣」,也就是必須知道要拼出什麼圖樣。二、必須要有一塊一塊的「拼片」,然後一塊一塊地拼上去。

然而,雁棲湖馬習會之拼圖與一般市售拼圖不同之處是,市售拼圖的「底樣」已成,但馬習會的「底樣」尚待一邊拼一邊畫;一般市售拼圖的「拼片」是「量身裁製」已成,但馬習會的「拼片」,卻須一邊拼一邊裁。這是一個「照底樣裁出拼片以拼片帶出底樣」的往復辯證過程。

這一幅「一邊畫底樣∕一邊裁拼片」的大拼圖,若以本報八日社論所提架構來看:「以拼片帶出底樣」,就是「稱謂論述→治權論述→主權論述」的發展過程;「照底樣裁出拼片」,就是「主權論述→治權論述→稱謂論述」的發展過程。

馬習會「底樣」中最關鍵的議題,即是「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北京一向強調「一個中國」、「一個中國原則」、「一中框架」,卻始終未曾說出「一個中國」、「一個中國原則」及「一中框架」究何所指。其實,這個答案早已出現在過去北京的多次論述中,也總結在中共十八大的政治報告中,此即:「在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

也就是說,只要能以「尚未統一」來定義「一個中國」及「一中框架」,即能作出答案。因為,「尚未統一的中國」,既不是中華民國,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呈現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隔海分治的「一個中國」;此一「中國」,即應是超越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三概念」或「上位概念」的「中國」,亦即「大屋頂中國」。

為什麼兩岸能有「外交休兵」的默契?即是認知到若將「中華民國」趕盡殺絕,兩岸亦將恩斷義絕。為什麼國際運動會看台上留下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因為不能切斷兩岸人心的「中國連結」。因此,若要體現「雖然尚未統一/仍是一個中國」,即必須以一個「第三概念」或「上位概念」的「大屋頂中國」做為「一個中國」的「連結點」。這是在繪製馬習會「底樣」時,應當思考及容納的重要元素。

至於馬習會的「拼片」,雖一方面會受到兩岸個別的「底樣」所產生的由上而下的牽制,但另方面更應施展由下而上「以拼片帶出底樣」的槓桿作用。若以鄧小平所說「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而言,則「王張互稱官銜」,也可說是「讓一部分人先互稱官銜起來」;亦即,若不能解決全局,先解決局部,然後以局部去帶出全局。

因此,在雁棲湖APEC揭幕前的一年中,兩岸應盡量複製「讓一部分人先互稱官銜起來」的峇里島模式;倘若顧忌台灣內部政治的牽絆,則可先實現「郁琦主委」的登陸訪問,俾將整個情勢穩健地推上「由稱謂論述重建治權論述/由治權論述重建主權論述」之路。

近年來,兩岸論述的最重大突破,即在出現了「探討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此一思維。因此,必須在「尚未統一」之下,以「大屋頂中國」來豐富「一個中國」的定義,一方面可以建立兩岸的「連結點」,另一方面亦將墊高兩岸關係「不可回逆」的門檻。於是,就馬習會大拼圖的「底樣」而言,最重要的元素就是「大屋頂中國」;至於其「拼片」的最重要元素,則是「早日讓更多人先互稱官銜起來」,及「馬習在雁棲湖APEC中互稱『經濟領袖』,在會外互稱『台灣當局領導人』及『大陸當局領導人』」。

APEC年會在每年9月至11月。因明年底台灣有七合一選舉,所以會期宜應早在9月初,以預留一段政治積澱期。掐指一算,時間就更形緊迫,兩岸的拍子要加快些了。這是百年一遇、稍縱即逝的珍貴機緣,兩岸皆應有成就不易卻又錯失不起的警覺。合情合理的「底樣」,及實事求是的「拼片」,應是完成此幅壯麗拼圖的不二法門。

大雁歷經60餘年在狂風暴雨中飛行,今得棲落雁棲湖;希望大雁再起飛之日,風和日麗,兩岸昇平。

(原文刊載於《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