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我在中國互聯網行業這16年…
首頁 > 人物 > 蔡文勝廈門 > 我在中國互聯網行業這16年…
我在中國互聯網行業這16年… 發文時間: 2016/11/20   文 / 蔡文勝廈門 瀏覽數 / 43,350+

(以下為蔡文勝董事長於「2016格隆匯『決戰港股』海外投資嘉年華系列峰會」演講節錄;本文獲作者授權整理轉載)

有人說我一開始就成為了互聯網的主流,這句話是不對的。如果一開始一個人成為主流的話,他其實不可能在這個領域連續活16年。人一開始一定要有一個默默的時間,這樣才能積累一定的力量,我就從這裡講起。

要說故事,前面這四年其實是我臥薪嚐膽的時期。有一個法則叫一萬小時法則,我覺得這是非常對的,一個人要做成一件事,必須要有一萬個小時的鍛煉,這個其實也會決定你未來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我們再舉例,比如巴菲特,很多人都想學巴菲特,為什麼先不從他的學習能力學起?巴菲特在1955年回到老家奧馬哈那個小鎮的時候。當時美國大概也只有三千多個股票,但是巴菲特把三千多個股票所有的財報全部都瞭解的一清二楚,只要誰問他,他都能給你說出這個財報的亮點和不足等等各個方面,這也奠定了他能夠快速的找到真正有價值的東西。

後來2004年我去了北京,我就創建了「265.com」,2008年我把它賣給了谷歌,2004年到北京非常幸運,得到了IDG和谷歌的投資,2008年賣掉是兩千萬美金,當時覺得已經非常好了,現在回頭看真的是太便宜了。後來,我有個朋友在我賣掉以後也創建了一個叫「2345.com」的導航網站,後來這個網站賣給了A股公司,現在這個公司的市值是幾百億人民幣。

我不後悔便宜賣掉,我知道人生必須要有不同階段的成功。

因為賣掉了「265」,我又回到廈門,當時已經在北京開始有點小名氣,2007年以前實話講,我是沒什麼名氣的,2008年有點小名氣,找我的人愈來愈多,後來我又選擇回到了廈門,這也才能創造出「4399遊戲」跟「美圖秀秀」。

在2004-2008年這個階段我還開始做了一些投資的項目,天使投資,包括「58」,2005年的時候我投了50萬人民幣,這個回報現在應該是幾億美金。「暴風影音」也是2005年投的,當時投資是180萬人民幣,現在回報也是幾億人民幣。

上面這兩個故事給我的啟發是,「投資」是需要時間的。

很多人現在已經看到,比如我覺得暴風跟58是很成功的,但兩個都是2005年投的到現在,整整十年的時間,這也是為什麼大部分的基金不管是IDG、紅杉他們都不會賺到很多錢的原因,他們熬不住。全中國所有的VC(創業投資)加起來賺到的錢都不如一家公司賺的多,就是南非一個叫MIH的公司。

當時南非公司MIH是2200萬美金從IDG跟盈科數碼手裡接走騰訊45%的股份。IDG當時為什麼賣,我曾經問了IDG的周全,他說,小蔡,我們是從1996年成立IDG基金,到2001年手裡一百多個專案,我要給一個交代,已經有六年了,當時能夠回報最好的就是騰訊,所以只好賣掉騰訊。

就像你買了很多股票,你需要錢的時候往往把最賺錢的賣掉,把那些暫時虧的反而留著,這是「人性」。

所以IDG,包括李澤楷(李嘉誠之子)就把騰訊給賣掉了,我們知道MIH現在還有多少,2000年開始投資,他現在還持有34%騰訊的股份,據說上市到現在一股沒賣,按照騰訊今天兩萬億的市值它應該是差不多七千億港幣。

全中國所有VC(創業投資)包括後面新創的所有加起來,他們有賺到7千億嗎?我估計是沒有的。

所以這裡也是給我很大啟發,一樣的,2005年、2006、2007年,我其實投了差不多有七、八十個項目,後來也在反省,真正能讓你賺錢的就是兩三個公司,兩三個股票。同樣我自己也犯了錯,一般都是把賺錢的先賣掉,所以投資有時候一定是要反人性的。

當然這也說明一點,如果用投資基金的方式去做投資,一般不會好,同樣你去買基金產品也不會讓你賺大錢。很簡單,因為基金經理更多想的是管理費,他只要管理費就可以了,巴菲特曾經說過一句話,你自己是一個百萬富翁,你去聽那些坐公車上班的股評家分析,你會發財嗎?

那同樣你的錢你交給基金經理,他就是為了賺管理費,你能夠賺到很多錢嗎?挺難的。同樣我自己有一個原則,如果一開始有很多出名的天使投資人投的項目,我都不會參與,我覺得一定不會成功。

比如我跟李開復、徐小平我們曾經有一個天使會,我們成立了一個基金,裡面投的專案沒有一個成功的。

為什麼?很簡單的道理,第一,我們都覺得大家都投了,大家都會去幫忙,我就不幫忙了,那些拿著我們這些大佬的錢,他們總是以為我們會幫很多忙,其實誰也沒辦法幫很多忙。

第二,一個東西能成功,就像今天你去看,很多人都說沒有買騰訊,那些基金都說沒有投資騰訊和百度,錯過了!實話講,當時你們要是投了,他們也不會成為今天,因為最終賺錢的一定是少數的。所以我們現在去看,所謂的白馬,大家看清楚這個公司的時候,其實這個公司已經普通的再普通不過了,因為你已經能夠用手指頭算出它的PE(私募股權投資)各個方面。

投資真的是需要遠見的

那什麼是好的投資呢,我覺得巴菲特我還是非常崇拜的,他投資的道理是有的,就是買消費類產品,所有的東西都是圍繞消費品,巴菲特的邏輯是什麼?他在喝「可口可樂」他就買「可口可樂」的股票,他在嚼「箭牌口香糖」他就買「箭牌口香糖」的股票,他在看《華盛頓郵報》就去買《華盛頓郵報》的股票,這其實是一個非常樸素的道理。

今天唯一的差別就是消費品在改變,因為我們慢慢不再看報紙,我們的報導有更多的選擇了,現在的口香糖千奇百怪,現在的消費品變成什麼了,你在刷「微信」你就趕緊買「騰訊」的股票,你在用「美圖秀秀」你就應該買「美圖秀秀」的股票,你用「小米手機」就去買「小米手機」的股票,這其實就是個簡單樸素的道理。

其實,消費品已經從實體轉到虛擬了。30年前,因為我是70年出生的,我那時候我記得10歲以前我是穿不到新褲子的,我的褲子膝蓋要補,屁股也要補,都是我哥哥穿過了,我媽給我補一下我再穿。所以那時候我們那個地方創業的人,安踏他就做鞋給我,七匹狼做衣服襯衫給我,就一定發財,因為那時候物資匱乏。後來我們為了改善生活我們喝水,所以「娃哈哈」賣水給你,為了吃的方便,所以「康師傅」賣你速食麵,「康師傅」就發財了。後來我們覺得老房子不好,所以萬科、萬達就做了一大堆房子給我們,這些人在不同的階段都發財了。

但到了今天,大部分的物資其實都是過剩的,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這些企業現在不太好的原因。

80年代、90年代為什麼日本電器索尼松下賺那麼多錢,而為什麼現在又虧錢?

因為他們把效率提高到極限,最終其實一定是虧錢的。以前我們穿衣服是因為一定要保暖,現在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是為了時尚或者其他方面的原因,以前也都是穿破了才去換。日本人做的家用電器,說實話如果因為用破你才去換,你一百年也不會用壞,所以他會進入破產階段,所以一個新的消費品,虛擬網路出來了,我們把更多的娛樂放到了虛擬上面。

以前男人賺錢了就泡夜總會,所以當時北京的天上人間各個城市的夜總會都發財了,現在男人流行到網站、映客、陌陌上去看直播,它其實就是網上的夜總會,所以這是一個虛擬的消費品升級。

另外一個升級是什麼?同樣是這些實體公司,他需要有情感的需求,現在有句話說的很好,代表大部分女生,也代表25歲以下男生的消費需求,三句話:「愛美,怕死,缺愛」。

這幾乎是現在所有消費的重點,你只要圍繞這三句話,圍繞這三個去做消費品都是對的。

所以,你可以看到,「美圖秀秀」為什麼這麼多人用,因為所有人都愛美。你們去看看現在的朋友圈,你會發現大部分都在鍛煉身體,在跑馬拉松,因為都怕死。為什麼我們的社交網路現在這麼流行,因為現在的小孩除了學校就是家庭,應該是缺乏愛的,所以他們要在網上找各種各樣的愛。

剛才我們說的從消費的角度,我們其實一樣是可以看到,那麼你們就會說騰訊的股票已經那麼貴了,大家都說股票那麼貴,怎麼辦?

首先這麼貴了他還會再貴,你看香港股市,有個很搞笑的地方,大部分公司喜歡把股票不斷拆分,拆成幾毛錢,就是因為他抓住了人性,大家都貪便宜,不願意買貴的股票,卻不知道好東西就是貴的。好東西你覺得貴的時候,其實是因為你買不起,當你有了錢一定還去買,但是你因為便宜去買一個東西,你賣不出去的,你只有找到一個人跟你一樣貪便宜才能把這個東西賣掉。

所以你買到貴的不用擔心,你會喜歡,別人也會喜歡,你看到好的東西,你買不起只是現在沒有錢,但咬咬牙買下來,沒有錢可以先買一半也沒有關係,但是如果你貪便宜,你一定會買到更便宜的東西。

我們都在說現在很難再出現BAT這樣的公司了,但我認為一定還會有新的大公司出現。現在很多人就有一個邏輯,BAT是做什麼,就是做互聯網。(BAT是中國互聯網公司百度公司、阿里巴巴集團、騰訊公司三大互聯網公司首字母縮寫)。

錯。我們知道中國最早的互聯網就是三大門戶,「網易」、「搜狐」、「新浪」,你知道在12年前,也就是2004年,有誰會知道BAT會崛起嗎?

在北京當時我記得很清楚,技術人員都不願意去百度,因為大家不看好。騰訊、阿裡也差不多,都是算第二梯隊,但這十年過來,他們三個成為最強者。同樣的道理,你認為他們三個未來就是最強的嗎?不,一定會有新的去打破他們,你就需要找到他們。

第一,未來其實所有東西 都可以被顛覆

那就有這樣一個啟發,那個新的顛覆者要具備什麼特徵呢?

首先,我們去看互聯網的發展,我覺得互聯網的發展就像一百多年前的電力發展是一模一樣的。

我們知道電的誕生是1895年愛迪生在紐約第五大道開的世界上第一個電廠,發電機是英國人發明的,但美國的愛迪生發明了電力,作為世界上第一個電廠它可以集中供電,這家公司也是今天的GE(奇異公司),GE公司就是這樣由來的。

當時電力剛出現的時候,就像我們十幾年前看互聯網我們都覺得挺神秘,當時GE出來的時候,大家都覺得電力公司就是老大,但GE並未成為當時最賺錢的公司。現在的谷歌、Facebook,雅虎、蘋果他們就像一百多年前的電力公司,中國的BAT也是,那些陸陸續續在做基礎建設的,未來真正賺錢的一定不是他們。

比如有了電,整個世界產業都發生了變化。福特就因為有了電站,1920發明了世界上第一條汽車流水線。以前德國人做一部汽車大概要花10個人工花半年時間才敲出一部汽車。但福特的汽車流水線很簡單,生產汽車的效率極大的提高。他賣T型車,當時在德國賣一部車子大概需要五千美金,他賣500美金。T型車從1920年存在大概到1970年,所以福特成為了美國最富有的人。

那有了電我們可以發明什麼,發明電冰箱、電風扇、電視機、收音機一大堆電器,這些都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而且在電的基礎上發明這些的,都成了最有錢的人,也不是之一。他怎麼改變我們的?比如你再看電冰箱在發展,他其實就改變了當時整個世界經濟的格局。我們知道波士頓是一個美國有錢的城市,我們路演都要去波士頓,因為那邊人很有錢。波士頓最早靠什麼起家,靠捕鯨魚,運冰船這兩個產業起家。捕鯨魚是為了做蠟燭,運冰船是把冰運到歐洲儲存食物,但有了電發明以後,這些行業都消滅了。

比如電熨斗。為什麼我們今天有男女平等,就因為有了電熨斗的出現。為什麼呢,當時一個女人一天大概要花8個小時做家務,其中2到3個小時在燙衣服,後來有了電熨斗,女人的家務工作時間變短了,女人也可以走出家門去工作了。正因為走出家門工作,才開始有了經濟獨立,有了經濟獨立也就可以參加更多的社交活動。

這時候你再看香奈兒包,現在很多女人都在買她的包,但是香奈兒它真正厲害的不是它的包包,而是她的創造性。

當時女人的裙子都很長,她們出來工作後都覺得不方便,後來香奈兒在巴黎,她就把裙子剪到膝蓋這裡,當時這是她第一個這樣幹,後來也就成了今天職業裝的由來。香奈兒還發明了什麼,她還發明了運動服裝。為什麼她會發明這個,因為她有個情侶是俄羅斯人,一個作曲家,只有俄羅斯人穿秋褲,她從這裡得到啟發,把秋褲加了兩個口袋,就成了今天的運動服裝。

其實我在說這些譬喻,也是在說到今天互聯網一切都好,BAT,Facebook也好,都把基礎建設都搭好了,就像我們30年前的中國經濟騰飛要先修橋造路一樣,但那些修橋造路的不一定是最賺錢的,你去買A股裡面的那些高速公路,你不會賺錢,一樣的,互聯網接下來進入下一場,就是一定要用這些基礎建設做出創造,這些創造者就是顛覆者。

舉個例子,比如:Uber,Airbnb就是兩個典型的例子,這兩個公司嚴格意義上並不是互聯網公司,Airbnb的創始人只是個設計師,Uber的創始人也不是互聯網公司出來的,是做投行的,但這兩家其實就是利用互聯網去顛覆我們現有的東西。他們這兩個顛覆的為什麼會比較快成功?是因為這兩個體量特別大,一個是「車」,一個是「房」。

未來其實還有太多可以顛覆的,你們去想想,比如房子為什麼可以這樣做,為什麼一定要一房一廳,兩房一廳,一個廚房,一個客廳,一間廁所,為什麼一定要這樣?為什麼不能是其他樣子?這裡面其實都可以思考,你看我們的會議室。前段時間我們去香港,看到香港的公司都會有一個會議室,但是那個會議室的利用率我估計平均下來一天估計也就一次。其實香港是一個地價蠻貴的地方,為什麼不在設計裡面調整share一下呢。我要說的就是未來其實所有的東西都是「可以被顛覆的」,這是一個趨勢,也是一個方向。

第二,顛覆者要能夠「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化」。

其實「美圖」是什麼?當時我們做美圖的時候也沒想過要女孩子能夠修臉,當時其實就是做傻瓜化。因為我們知道要修圖就一定要用Photoshop,但它太複雜了,我們其實就是把它傻瓜化。這個傻瓜化也很簡單,比如你要修眼睛,你要進到Photoshop後臺,調這個參數,調哪個參數,這得多專業才行啊?

其實幹嘛要那麼複雜,你不就是要把眼睛弄大嗎?其實就是要把眼睛弄大,無非是小大,中大,大大。那乾脆我的技術就先把這個模型調好,然後讓你選擇,一鍵修復,這就很簡單的邏輯,這就是最開始的美圖。

當然美圖後面已經優化了東西,但切入點一般都是一個很簡單的,能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化,那麼這個公司跟這個產品未來就能夠得到巨大的發展。

第三,就是能夠顛覆我們原來的這種商業模式,我們的運輸途徑的。

比如小米,小米為什麼成功,我現在還是認為他成功,雷軍他現在只是在成長的路上有一個暫時平台期。

很簡單,聯想當時要賣一台手機,要找一大堆的市場調查人員去調查,然後要生產兩百萬台,然後開始廣告鋪管道,整個過程太複雜了。雷軍把中間全部砍掉,他不用調查人員,在微博發一個大家需要什麼樣的手機,一大堆人給他回饋,這個比調查更有效。第二,他一定要生產多少台讓大家看到,大家說要買一百萬台,他還不放心,那你們一人交50塊定金才下單。下完單以後開始開賣,他也不通過管道,就直接從廠家發貨給你,這個過程少了多少費用?

我覺得雷軍這個人真的非常棒,他前面三年其實都在網上賣,這個效率是非常高的。只不過後來他想賣更多,賣個一億台,兩億台,所以切入傳統管道,才把自己變重了。

有了這個思路,你再看「娃哈哈」他賣水。他紅在哪裡,不就是他做的廣告和他鋪的管道,就這兩個強。那我們為什麼沒有人就拿我們這裡的水在網上打品牌,去掉中間商直接批發去賣,一瓶水一塊錢?說實話,你在鄉村賣1塊錢的利潤中,「娃哈哈」大概只拿到3毛錢,7毛錢都被中間商拿走了。那我們為什麼不做一個APP,讓各個村莊的小賣店就下一個單,要十箱、二十箱,然後再送到,可以弄個微信、支付寶付錢,也不用給什麼供應鏈、金融之類一大堆的東西賺錢。所以這裡面還有非常多的空間。

最後我想說,也是大家關注的川普當選。確實讓很多人大跌眼鏡,因為大部分的精英大部分的主流都沒想到川普會當選。這其實也說明很多問題。

第一層意思,我們現在大部分人聽主流意見。其實所謂的主流所謂的精英不一定值得被相信,因為他代表不了廣大的人民群眾,不明白真相的群眾。所以這是一個顛覆了的想法。其實又有第二層意思,很多人擔心的是股票跌了,後來其實美股竟然漲了,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們都要找原因,這說明大家也接受了川普。世界都在變,川普他也在改變,所以剛才有嘉賓說今年是「黑天鵝」,我認為不是,因為這已經成為常態。這世界變化太快,沒有什麼所謂的黑天鵝,其實接下來每個月,乃至每天都在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記得2008年我們舉辦奧運會的時候,一個月後也沒有人提到。再大的事情這個消息都只會存在一兩天,我估計一個星期後沒有人再去議論這個事情了。原因也就是因為資訊太多,所以黑天鵝其實也會慢慢的變成就像白天鵝一樣頻繁。

第三層,更有意思的是,因為當時主流傳統媒體去猜希拉蕊贏,他們的錯誤是情有可原的,但是為什麼社交媒體包括谷歌、包括Facebook也會覺得希拉蕊會贏呢?

近日我看到一張統計圖:

這張圖是說,如果只統計18歲到25歲這個年齡群的投票,那麼希拉蕊是以504 Vs. 23的絕對優勢勝出。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你看為什麼主流包括我說的社交網路,因為我們社交網路做一個調查,一般的資訊是願意表達意見的那部分人的資訊,所以這個調查大部分是錯的。

如果你從哪裡聽到哪個媒體在網路上做的調查達到了80%多,我認為大部分是錯的,因為那個只是代表那幫願意表達意見的人的觀點。

所以在美國18到25歲幾乎全部是支援希拉蕊的,就是壓倒性的贏了川普,於是就會形成社交媒體都認為希拉蕊是會贏的,但是最後才知道是錯的。因為中西部的那些中老年人根本不表達意見,也不參與調查。英國的脫歐也是一樣的道理,當時主流的媒體都報導不贊成脫歐,因為都是年輕人在表達意見,那些老年人都是沉默的。

這也是非常悲哀的事情,悲哀在哪裡,所有的重大的決策其實都是為了年輕人,但投票結果都是由老年人來決定年輕人的未來。

最後我想說的,因為我們都是做投資的,投資真的是一個很開心的事情,不用跟誰打交道,也不用太多的應酬。把這個事情做好是很有意義的,當然成功不會那麼容易,必須要花一定的時間去研究調查,能夠有獨立的思考能力才有機會成功。

所以在這裡也祝大家能夠成功,成功完了也能有一定的情懷,能夠對社會做出推動,這樣你的人生就會非常完美,謝謝大家。

(原文刊載於2016年11月11日「格隆匯」;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