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最清廉總統若被清算,那是台灣的沉淪!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最清廉總統若被清算,那是台灣的沉淪!
最清廉總統若被清算,那是台灣的沉淪! 發文時間: 2016/12/1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222,550+

曾聽一位朋友提起,不久前,一位香港朋友來台灣,專程帶著他的妻子,到馬英九卸任後住的舊公寓「參觀」。因為香港媒體報導馬英九住的地方很小、很老舊,很多人不敢相信,他夫婦倆特別來親自看看,照張相,回去好對朋友說明。

他們一大清早就到樓下照相,運氣不錯,竟遇到馬英九剛好結束晨運回家,他們趕緊對馬英九喊:「馬總統,可不可合影留念?。」

馬英九親切地答好,他們對馬英九説:「真的很難想像臺灣總統住這樣的地方,您真的很清廉、儉樸。」

馬英九只笑著回應:「我住在這兒三十多年了。做完總統,就該回到我先前住的地方,如此而已。」

為什麼要提起這個小故事。因為,不管你喜不喜歡馬英九,覺得他在總統任內是功大於過?還是過大於功。有一件事,是鐵一般的事實。在台灣總統直選後產生的四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和蔡英文中,馬英九絕對是最清廉、最儉樸的一位。

甚至,把範圍拉大到近年的藍綠政治人物,若説馬英九的操守是第二名,那麼敢説自己是第一名的政治人物只怕如鳯毛麟角,少之又少。

然而,這一位最清廉的民選總統,此時此刻,卻遭遇到如海嘯般的訟海清算。

而這一波的訟海清算,由「洩密案」揭開了序幕,在地檢署傳喚馬英九的同時,許多綠營名嘴信誓旦旦地表示,馬英九「篤定」被判刑,甚至還如算命師般「鐵口直斷」會遭判刑2年以上。

説穿了,這些都是一種先喊先贏、試圖影響司法的「氛圍營造」工程。

以洩密案來説,根據黃世銘前總長的一審判決書:「被告亦說明該案調查已告一段落,案件性質已非刑事不法,而是行政不法,因此沒有偵查不公開之問題等語」。當檢察總長親口表示已經結案,沒有洩密疑慮時,馬總統有什麼理由去懷疑檢察總長的敘述?綠營所謂的教唆洩密,根本禁不起檢驗。

或者,中華民國法律對總統的要求是,當檢察總長向你報告司法關說的情事,並敘明已經結案,並無偵查不公開之限制時,總統仍應懷疑檢察總統之敘述而擱置此事、不做處理,這樣的要求未免太不實際。

另一方面,當黃世銘告知馬英九此司法關説情事,並且已經無「偵查不公開」的顧慮時,馬總統面對此一「動搖國本」的大事,仍僅告知一位幕僚(我本人)、一位行政倫理上黃世銘的上級(行政院長江宜樺),告知後,我們三人在特偵組召開記者會前,也無任何對外公示與傳播之行為,依然窮盡「諮商範圍」極小化的努力。

在結果面,我們三人在特偵組召開記者會前,並無任何對外公示與傳播之行為,因此,馬英九既無洩密之意圖,亦不發生洩密之結果,馬英九重砲轟撃王金平司法關説,都是在特偵組舉行記者會、案情公諸於眾之後,又何來洩密?

由此可知,在面對將會掀起的政治巨波(事實上後來也的確是),可能讓國家停擺動盪的國會議長關説司法案,馬英九僅和一位幕僚及行政院長尋求諮商,可謂已窮盡「諮商範圍」極小化的努力,這是基於國家元首職務所必須進行的政治諮商。

這一點如果反過來看,會更清楚,對於一位民選總統,得知此事,不為任何諮商,才是怠忽職守。馬英九已在萬端困難中,為最小化的必要諮詢。若仍被視為洩密,而對國家元首課以刑責,那不啻將元首置於極大的治理風險與憲政困境。

最後,黃世銘前總長主動糾舉司法關說情事,卻被法院判決洩密,筆者已經不敢苟同,若連總統在主觀上不認為是機密的情況下,都被司法認為是「教唆洩密」而遭判刑。變成「關說司法者生,捍衛司法公正者亡」,「關説司法者無罪,反關説司法者入獄」的人間至謬,台灣未來還有誰敢在以權謀私者的面前,作杖馬之鳴?這個公道死、是非亡的台灣,還能剩下什麼?

人無萬全、事無萬好,馬英九在治國上的決斷不是沒有可批評、可質疑的地方。但他的人格操守,卻是堅若金石。換言之,可以討厭馬英九,可以批評他八年治國的政績,但我們不能坐視一個清廉的人,被以莫須有加罪。我們不能讓台灣,淪為善良人徬徨無措、邪痞者梟叫狼嚎的沉淪之地。

這也是為什麼,即便我早就不是馬英九的幕僚,還是要站出來大聲説話的緣故。我爭的不是馬英九一人的清白,而是台灣的是非,這是正直人在台灣安身立命之所依。

延伸閱讀 /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