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反民主法治驚奇,重創白宮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反民主法治驚奇,重創白宮
反民主法治驚奇,重創白宮 發文時間: 2017/1/12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44,000+

2016年在世界舞台上發生了一件事前認為理所當然,但在事後卻感到完全不可思議的事情。這驚奇無形中重創了白宮,並且帶來深遠的影響。這個不可思議,是指歐巴馬總統竟然會誤信,只要有了他的全力支持並且募集到比共和黨更多的競選經費,一個正在被刑事調查、滿口謊言並且缺乏群眾魅力的人(也就是希拉蕊),有可能是適當人選而且會當選美國總統。

這個不可思議,低估了人民、高估了權威、迷失於政治正確、忽視了嚴峻的現實。從這裡,可以看到歐巴馬領導下的美國民主黨和理應守住公正客觀底線的主流媒體,多年來相互構造了一個自戀自毀的食物鏈,逐漸脫離了草根,墜入了都會自由派精英盲點。

美國民主黨已經不是30年前的那個代表勞工和中下階層的政黨,從歷屆總統大選的競選經費可以看到演化。美國總統競選開支從1960年以來每一屆都是共和黨較多,直到1992年第一次翻轉,兩黨出現量變,那一年柯林頓代表民主黨當選。 1996年,民主黨的支出繼續超過共和黨,柯林頓連任。接下來兩次大選,共和黨支出反超,共和黨勝,但儘管如此,2000年共和黨競選支出不到兩億美元(以下同),2004年,該黨支出上升到大約3億5千萬,這個數字已經可觀,可是接下來幾屆民主黨的開支,才真教人瞠目結舌。

2008年,權力基礎相對薄弱的歐巴馬竟然能夠募款7億多元,遠遠超過黨內和黨外對手而大勝,共和黨候選人麥凱恩全程不過支出3億,結果慘敗。可以這樣說,在2008年美國兩黨質變已經大體完成形塑過程。到了2012年,歐巴馬綜合競選支出飛躍前進,一共超過11億,出身平常的歐氏前後兩度靠錢選舉,可以想見他有多少史無前例的大量人情要還,白宮焉能不因此而繼續腐化? !

在這樣節節上升的競選行情下,本屆歐巴馬押寶在捲土重來實力雄厚的希拉蕊身上,而拋棄了形象較好的副總統拜登,一併撇開參議員華倫和桑德斯。誰能料到,看似聲望頗高的希拉蕊不擅競選,而且募款能力偏遜,這次大選,她的綜合競選開支大約7億,遠低於2012年的歐氏「光榮」記錄。更讓歐氏無法預料到的,是希拉蕊最後竟會敗給開支不及一半的川普。川普打出一場另類選戰,動員不流血革命,讓共和黨僅僅以3億多開支,以少勝多,以寡擊眾,扭轉大勢,打敗了民主黨。

這次美國大選說明了,從1992年開始的民主共和兩黨量變以及2008年塑造形成的兩黨質變趨勢繼續擴大。深一層看,兩黨丕變的指標透露在小額捐款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小額募款能力一向大於共和黨,這反映出民主黨的草根性。舉一個最近的例子,2012年歐巴馬募得2億3千萬小額捐款,羅姆尼只募得8千萬。本屆情況卻大為不同,川普募集到的200元以下的政治捐款高達他募款總額的一半。

歐巴馬一直聲望居高,他的認可度有55%,是卸任前總統難得一見的佳績,所以日前他還氣定神閒地暗示,如果與川普對決,他勝。其實,歐氏的支持度主要說明主流媒體對他刻意長期袒護,他沒有重大醜聞惡行,可那不代表選民支持他的弱勢與偏見執政。他在2016年一直誤以為可以用政治風車吹散籠罩在希拉蕊頭上那撒謊成性、身陷刑事調查和重重醜聞的紅色預警型霧霾。美國近年調查洩漏機密文件的官員、將軍與士兵,一個個遭到刑事處分,而位高權重的希拉蕊,電郵門高高在上,卻被輕輕放下,百姓不由得不說:原來美國司法有雙重標準,一套適用於你我,另一套適用於林頓家族:專屬低標。

歐巴馬也許好比唐吉坷德,但他丟掉了道德高地。史家將記載白宮今年不可思議地支持了一個形象醜陋、背滿政治負債、而每場收取演講費高達30萬元的不接地氣的總統候選人。民主黨全線潰敗主因在此,白宮從敗選之後突如其來地展開一系列高調舉措,只能解釋為困獸之鬥。歐氏遺產即將幻滅,那還不是最大的遺憾。我所遺憾的,是美式民主法治的價值在本世紀初漸漸式微,會因此而更加受到美國本身和亞洲各國的普遍懷疑。美國顯然亟需全面中興。

(本文刪節版刊登於2017年1月1日《中國時報》東西交鋒專欄;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

延伸閱讀 /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