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讓「夢想」大於「回想」
首頁 > 人物 > 姚仁祿台北 > 讓「夢想」大於「回想」
讓「夢想」大於「回想」 發文時間: 2017/1/19   文 / 姚仁祿台北 瀏覽數 / 64,400+

客棧賣店,牆上,出現兩行字,讓我忙裡偷閒的心,震了一下。

兩行英文:「Never let your memories be greater than your dreams.」(別讓自己的回想,大過自己的夢想)。

我早過60,還歡喜做夢,撞見這幾行字,像是他鄉遇故知。

客棧名「花間堂」,位於蘇州同里,望著牆上的兩行字,我不禁揣想,主人是誰?

當晚,有緣見了主人之一的劉先生,50餘,曾是軍人,學過橫笛,EMBA,愛談哲學,笑貌似青年,不像經營了十幾家特色客棧的企業家,談吐謙雅從容,比較像是文青(不是青澀自閉的那種,也不是口沫橫飛,愛吹牛的那種)。

隔日,一起在烏鎮「木心美術館」參加第一屆阮義忠攝影人文獎,典禮中,入圍影片播放,背景音樂是愛沙尼亞作曲家Arvo Pärt在1978年創作的「Spiegel im Spiegel(鏡中鏡)」,樂聲影像,讓他含淚。

雖初識,我直覺,劉先生是有夢的人,觀其經營客棧的布局與細節,依稀體會,財富次之,夢想為要。勉力在不夠細緻的環境之中,形塑在地,希望摸索出幸福品味,似乎才是首要。

同里水鄉,不必細看,就知此地美則美矣,但是人文的細緻與文明的規矩,當然,比不上威尼斯的雍雅。

走進現在,也走向未來的「自信」

然而,言談間,我體會,對客棧的主人而言,在地品味,是「夢想」,而不是「回想」,不是回頭在歷史上找尋,蘇州水鄉,曾經存在的秀麗身影,而是,一步步,有點靦腆,有點尷尬的,從不夠細緻,邁向細緻,構築世界級幸福客棧的勇敢夢想。

我隱約的感受到,這樣的夢想,不是來自瘋狂,而是來自自信的勇氣,一種對古典人文美感,有能力跌跌撞撞,走進現在,也走向未來的「自信」。

劉先生說,他常來台,走在南北各地路上,享受也感受這裡的生活美感,他說,台灣,是世界各地,把傳統中華文化融進生活,呈現人文美感,保存的最好的地方。

我已經不只一次,聽到大陸朋友這樣說,每次聽了,除了心有戚戚,心也有點酸,我們在台灣,文化,卡在「回想」與「夢想」之間,不知如何進退,好多年了,缺的,就是那麼一點「夢想的自信」。

同里「花間堂」,依傍著歷史建物「退思園」與「麗則女學」興建,客棧的一部分在學校圍牆內,一部分在圍牆外。

這所「麗則女學」,也曾經,是一個「夢想大於回想」之地,故事是這樣的……。

還是清末的1906年,生活於「退思園」(2001年已列世界遺產)的第二代任傳薪,時年19歲,有感於時代風起雲湧,女子受教育的夢想初興,前有梁啟超1889年創辦的「經正女學」,後有蔡元培在上海創辦的「愛國女校」,決心追隨時代腳步,讓女子遠離「無才便是德」的傳統回想,創造新時代的夢想,因而,在自家退思園中,開辦女校。

隔天,離開同里那天清早,淨兒與我在麗則校園裡散步,鳥鳴、微雨、秋末的微涼空氣中,「夢想」在飄揚,百餘年來,這個夢想,沒有斷,只是,身分從創造「幸福女校」,變成創造「幸福客棧」而已。

阮義忠設立攝影人文獎,期待獎勵華人的「人文攝影家」,也是呼喚人文的大夢,接待評審、來賓來此夢想客棧,入圍者在此與評審對談、終審,也是適切的呼應。

文化有生命,會隨夢想振翅而去

攝影人文獎的頒獎典禮,在距離同里一個多小時的「烏鎮」舉行,這裡,已經是名聞世界的小鎮了,不久前,世界互聯網大會,才冠蓋雲集的在這兒舉行。鎮裡的「烏鎮劇院」舍弟仁喜與仁恭分別設計建築與照明,因緣不可思議,我卻是第一次來到此地。

典禮場地,是劇院隔鄰,典雅簡約的「木心美術館」,遠遠初見,我喜極,近觀,我心震。

美術館建築,裡外的敦厚,都像是木心「從前慢」的詩句:「記得早先少年時 大家誠誠懇懇 說一句是一句……。」「從前的日色變得慢 車,馬,郵件都慢 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木心著作,我僅有緣拜讀片段,說不上理解;但是,支撐他生命的,我猜,就是「夢想」的「自信」。

1940年代,20餘歲的學生時期,領導學運,被國民黨通緝,到台灣避風頭;後返大陸,卻在1970代初,文革時期,又因言禍入獄,作品被燒,單獨關押積水牢房,在獄中受刑而傷,仍勉力寫作,密藏稿紙,縫入棉褲,帶出囚室。出獄,1970年代末,又遭軟禁,1982出國,在紐約,繼續密集寫作,許多作品,先在台灣發表,2005年,受邀返烏鎮定居。

展場上牆上,木心自己的話,也許可以解釋,他如何面對人間愚昧的挑戰:「塞尚、梵高,這幾位生前未成大名的藝術家……我想,唯一的快慰,就是在於自信,知道將來是榮耀千秋……」

人間,有許多的美好的思想,可以啟發人的夢想,引領我們一代接著一代,一棒接著一棒,創造幸福。我們敢夢想,因為我們有自信;我們失去夢想,就只能回想,回想曾經有過的美好,這是最可惜的事。

人類漫長的歷史上,我們經常看見,人,因為「沒有自信」,便以愚昧而說不清楚的理由,限縮美好、幸福思想的展開。

還好,文化這種東西,自己有生命,是活的,而且,自己會找路走。我們自己愚昧,把氣憋住,不肯呼吸,文化,卻不會跟著憋氣,依然可以呼吸,而且,會跟著夢想,振翅而去。

兩岸文人,我深信,明白這道理的不在少數。

(原文刊載於2017年1月號《遠見雜誌》專欄)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