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都是智人,不受人惑,真難!──美國總統交接有感(上)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都是智人,不受人惑,真難!──美國總統交接有感(上)
都是智人,不受人惑,真難!──美國總統交接有感(上) 發文時間: 2017/1/24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25,900+

這個世界算不算得上是一個是非混淆、真假莫辨的世界?不,不算,沒那麼悲觀。好,不算,但這個世界理未易察、善未易明,卻是毫無疑問的。 《荀子》勸學篇說,「小人之學也,入乎耳,出乎口。」胡適對我影響最深的一句話,是要「學一套防身的本領,努力做一個不受人惑的人」。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讀到這兩句話,一生體悟。結果,終身學習,手不釋卷,時時留意那一套求真的功夫。可我留意,你留意,這世界卻不見得,問題在我們這天地一直是由智人(Homo Sapiens)控制著。

智人就是一萬年來我們人類的唯一人種,也就是你和我。智人有智人的特性,哈拉瑞(Yuval Harari)《人類大歷史(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譯作由天下文化出版)這本書,介紹得很有意思,他研究的心得是,智人之所以為智人,他們所廣泛具備的核心能力,是在基本生存能力之外,還會gossip(聊天、閒談和八卦。譯者將gossip 只翻譯為八卦,容易產生誤解而且會給人狹隘感)。智人因為會gossip,才組成了社會,再通過gossip,智人還能夠去表達完全虛構的事物(這是一個智人更獨特的能力),把純想像的事情,可以說得煞有其事。

這個基因突破大約發生在七萬年前,智人學會了這一套語言能力,據說當時已經能夠讓他們聊談侃(姑且將gossip這樣譯吧)長達數小時,這是一個大突破。人類學的理論告訴我們,這麼個突破就讓智人打敗了地球上所有對手而成為最有權勢的動物。

我們不要小看所謂聊談侃,它的內容,應該很早便包括了讚許、譴責、肯定、否定、互通聲息、信息傳遞、相互警告、耳語、下達指令、口號、修正等等。正面、中性和負面的都有。有了這些本事,智人既能促進社會性合作,也可以團結起來保護自己對抗敵人。一個黑猩猩族群如果有50個成員,便達到了能力飽和點,無法擴張,但智人卻可以通過聊談侃,先自然組成150個成員的團隊,已經三倍於敵人。智人再依靠想像力以及對虛構事物的擅長表達並給於形式落實,最後部落規模大增,從而愈演愈烈,智人建立了緊密而複雜的合作,跨越各種社群障礙,一步步統治了生物世界。

對於這個理論,我頗有感想。我的感受是,求真,特別是對事實細節追究到底那種方式的求真,雖然可能是gossip過程中的一個必然的組成部分,但或許它的重要性一直以來就被智人虛構事物的獨特能力給掩蓋過去了。所以,學術性的和個人化的求真,始終是一個非常寂寞的事業;科學家的求真,如果沒有能夠發明和證明出什麼關係到人類聊談侃的事情,就可以算是在象牙塔里面白忙了一場;新聞工作上的求真,熱鬧而緊迫;法律工作上的求真,也絕對比政治和文學藝術要少好幾分魅力。法律工作上的求善比求真要能夠引人關注,我們知道,數千年來,感性遠比理性要能打動智人的心。

我們觀察到這樣一個現象。簡單地說,虛構事物的能力,加上激勵性、組織性、強制性和警告性的語言,只要是能夠通過聊談侃而形成集體效應,這一群群的“智人”便能夠動員社會,發動打造、構建、競賽、示威乃至戰爭。人類直到今天,對於談話內容的真實性,還往往不講究。「粗糙的事實加上很多的虛構加上隨便傳播」,而不是「事實加上事實的求證清楚再加上正確的傳播」,是智人的標準行為模式。智人靠這模式能夠獨霸全球一萬年,還沒有毀滅,可以說是奇蹟。

近一年半以來觀察川普從競選到就職美國總統,感到好像從任何角度都不斷地讓我的這個邊際需求實情遞減理論得到證明。川普是行銷商業鉅子兼實境秀媒體人,他的語言充滿戲劇性的誇張,那就不消說了。但是號稱代表精英的一眾自由派對手和主流建制群,也並不見得比較高明。

川普對前政府政治任命的情報高官過於政治化表示反感,被誇大曲解為他和整個情報界對立;川普指名要消滅極端回教恐怖組織,被誇大曲解為他要打擊所有的回教徒;他要各國分擔防衛軍費,被誇大曲解為要實行孤立主義;他對犯罪的非法移民要進行整治,被誇大曲解為他不歡迎移民。第一夫人不就是新移民嗎?

不過當然,川普究竟會怎樣執政,將美國帶向何方,還有待觀察。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