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面對大佛最美的時刻
首頁 > 人物 > 嚴長壽台北 > 面對大佛最美的時刻
面對大佛最美的時刻 發文時間: 2017/1/25   文 / 嚴長壽台北 瀏覽數 / 88,550+

2016年9月11日下午,我與摯友、作家龍應台,到高雄佛光山拜訪星雲大師。

大師知道龍應台喜歡在戶外談話,因此刻意挑選了新建成的「藏經閣」迴廊一角等著我們。黃昏時分,夕陽斜照,眼睛不太好的大師,一身袈裟,卻戴著酷酷的墨鏡,慈藹可掬。

談話中,我從「藏經閣」遠眺前方,整個「佛陀紀念館」竟然那麼莊嚴而靜美。長長的走道,一棟棟的塔,金剛怒目、菩薩低眉,而遠遠的大佛聳立無 言,俯看芸芸眾生的慈顏,那種美,令我震撼。

佛門最美的時候

我發現「佛陀紀念館」最美的時候,就是清晨五點鐘到開館之前,與傍晚六點鐘之後,山門關閉,沒有遊客的時候。

會如此感嘆的原因是,如今「佛陀紀念館」已經是南台灣的觀光勝地,受盛名之累,一年竟超過一千萬人次參觀,每當山門一開,從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總是人來人往,遊客盈門,眾聲喧譁。

「佛陀紀念館」雖然無法避免大白天裡各式各樣前來朝拜的觀光人潮,然而轉念一想,佛門若想要度化人,就不能把訪客當成「觀光客」對待,反而要改變他們來訪的心理情境,讓人一走進這裡,一顆心便能自然安頓下來。

相對於白日的熱鬧哄哄,當山門一關,遊客散去,四下寂然的時刻,其實才是「佛陀紀念館」最動人的時分。

你可以想像在佛陀低眉注視下打坐、禪修,月亮從天邊一角升起,這種定靜與清涼,無可取代的氛圍與靈氣,便是佛門給俗家人最好的禮物。

雖然並非人人都是佛教徒,但是「禪修」的精神,以及對心的訓練,卻是向所有人開啟的,這也是宗教最能與社會溝通互動的一面。

因此,整個寺院場域所凝塑出來的氣氛便極其關鍵。若能讓每個來到這裡的人,在腳一踏入院門的那一刻,心就能立定下來,那麼每當他日後遇到任何煩 心、擾動或人生關卡,都會記得回來。

台灣的文化軟實力

星雲大師常說,人要淡定面對無常、放下罣礙、體證無我、消除我執以服務人群,這種精神是所有功利導向的社會非常需要內化的元素,也是目前中國大陸 最需要的精神良方。星雲大師所帶領的佛光山,以慈悲之心滋潤了台灣,而今 壯盛之後,正可適時回饋大陸,這也是台灣發揮文化軟實力的最佳時機。

其實,沒有深入特定宗教信仰的我,因著特殊的時空背景,有幸與很多宗教大師結下了殊勝的因緣。自從多年前出版《總裁獅子心》之後,我跟幾位影響台灣的佛教大師,就分別在不同時期,因緣際會的產生奇妙的對話。

早在二十多年前,慈濟曾邀我去參加「靜思營」,直到今日已先後不下十次在慈濟的各個講堂分享不同的議題。2006年底,星雲大師八十歲生日前夕,宣布「封人」,意即不再從事各種公眾活動,引退為清修安養為主的雲水禪僧。當年他做了最後三場公開演講,邀請單國璽主教、前總統馬英九及我,分別在三個週末針對不同的議題與我們對談。當然我另外還有一段與聖嚴法師的深厚因緣,以及與各大宗教朋友的情誼。

長久以來,我一直認為宗教在台灣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甚至可以說,宗教一直是台灣的另一種文化優勢,有著重要的安定力量。它就像地表底層的伏流,綿延如縷、靜水深流,以柔韌剛強之姿,形塑出台灣文化獨特的精神面向。

快速回顧一下歷史,中國社會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漫長時光裡,從清末列強欺凌、民國之後軍閥割據、抗日北伐到國共內戰,治亂無常,導致平民百姓飽經戰亂、顛沛流離,每天面對血肉橫飛的場景,上自家國,下至個人,最迫切關 注的是如何求生存、求安定。大環境如此險峻,所以當時「出家人」在一般民間並沒有什麼社會地位,往往只被視為求神拜佛的依附力量,而且只有在舉行誦經超渡法會的喪葬場合才會被想起。很多高僧即使修行高超、懷抱精深的宗教理念,面對戰亂當前的不安社會,也少有機會施展宏法大願。

人文藝術因此提升

台灣戰後這六十多年,隨著經濟起飛、教育普及,整體社會人文思想也有長足的發展。在這段時間的變遷中,人心極度想要安頓,宗教力量則適時扮演了這 個重要的角色。當民眾面對人生的無常,以及許多生命中無法解釋的迷惑,宗 教家會及時將他們的語言,化成那撫慰人心、安定社會的力量,同時也讓這些 從大陸東渡來台的宗教高僧、精神導師,找到了信眾、得到了知音、有了舞台,佛教終於在台灣煥發慈悲的能量。從過去到現在,他們都是台灣隱形的精 神導師,讓我們社會不致於走向張揚。

流風所及,佛學同時影響了台灣的文藝界。從雲門的舞者、優人神鼓的修道者到漢唐樂府的藝術家們,以「禪修」做為靜心養性的基本功,就連台灣的茶人也以打坐定安身心。足見從宗教中提煉出來讓心情沉澱的力量,變成台灣藝術 提升與轉化非常重要的元素。可以預見,未來,宗教將在台灣繼續扮演不可或 缺的角色。

華人社會的心靈力量

隨著時間的挪移與翻耕,台灣的宗教已經從初級的祈求平安,走向內斂的心靈活動,甚至可以帶領人面對生命無常,修行無我的境界。當然不只是佛教,我始終覺得基督教、天主教這些神父、修女們,從遙遠的歐洲來到台灣,退隱在台灣每一個貧困的角落,在台灣社會仍未開化、對原住民仍充滿歧視時,他們用宗教性的愛,安撫受壓迫者的心靈。同時以捐物資、蓋醫院、建學校等各種方式扶助弱勢,救濟偏鄉民眾,改善他們生活,成為安定偏鄉的一座燈塔。

我總是認為,宗教是台灣的優勢,是最有力量的軟實力。人心若只想追尋物質以求取滿足,根本是緣木求魚。只有心才能找到心,只有心才能對心說法、只有精神力量才能安頓人世的無常。

因此,我們的格局應該提高、放大成如同「最幸福」的小國不丹,追求心靈的滿全勝過於物質的肥腴,才能成為華人社會的心靈力量,也從中找到宗教組織 的自我定位。

──摘自《在世界地圖上找到自己》,天下文化出版

(原文同步刊載於2017年1月22日《人間福報》)

​推薦影音: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