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藝術、文化與服務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藝術、文化與服務
藝術、文化與服務 發文時間: 2013/11/8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14,300+

要在短短的一篇文章裡談這三個主題,就如同在短時間內吃完一桌滿漢全席或一套米其林三星餐,是不可能的。也許,只能用速食的角度切入。

本文會一直提到一些瑣碎的事,因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是當前通俗文化最大的弊病。所以,許多事情除了知道外,更要知道為什麼。要談文化、藝術,也得從身邊平常事物中的緣由來看,而不是從深奧的哲理去談。

首先,速食 (Fast Food) 這兩個字是在1950年代開始使用的。現在大多數人會用McDonalds (1940)、KFC(1936)作代表,當然因為他們規模最大,在全球是第一及第二大。但第一個速食連鎖White Castle卻不是在美國東西兩岸的國際大都會開始的,反而是在1920年代中部堪薩斯州的大城Wichita設立的。

1906年,美國作家辛克萊(Upton Sinclair)寫了一本叫做『叢林(The Jungle)』的小說,揭露了美國肉品加工業(meatpacking)的衛生條件惡劣,對人體的傷害很大。後來肉品加工廠商雖也知所警惕,更注意製程的清潔,但根深柢固的壞印象使得人們仍然不敢吃這些碎肉。White Castle就在這時,推出用這些用廉價可以買到的碎肉做成漢堡,並把餐廳重新包裝:用白色的不鏽鋼外觀(white steel)加上搪瓷包覆(porcelain enamel),讓員工穿上整齊潔白的制服(clean uniform)和不鏽鋼內部裝潢 (stainless steel)來吸引顧客。此舉受到深陷1930年經濟大蕭條民眾的熱情迴響,價錢便宜,又可吃到肉,White Castle很快地就坐上第一次速食業龍頭的地位。還記得後來1960年代中期,一個漢堡仍只賣25分。

不過現在最流行的特許經營(franchise)方式,卻是從A &W Root Beer開始的,它也首創不下車點餐(Drive-In)的方法,這和當時的飲食和汽車流行文化不無關聯,但是真正把特許經營方式發揚光大的則是1930年的Howard Johnson’s。Howard Johnson是從Soda Fountain 開始的,然後再把餐廳和旅館整合在一起。世界第一品牌可口可樂(Coke)其實也是從那個時候經過普遍設立的Soda Fountain才開始起飛的。

但這種速食文化從美國環保議題作家愛徳華.艾比(Edward Abbey,1927-1984)的眼裡看起來,其實都是不入流的。他曾說:『我們今天的文化靠的,不是咖啡,就是汽油;而且兩個喝起來的味道都一樣。』(Our culture runs on coffee and gasoline, the first often tasting like the second.) 但這些都是通俗文化,卻也都是現代文化的一部分。如把日本的Karaoke拆開來看,kara是空(empty), oke 是管弦樂團(orchestra)的意思,可能日本以外的人知道的就不多,但Karaoke已經成為全世界都接受的新名詞了。

1977年,美國旅行家太空船一號、二號(Voyager I/II)曾經把金唱片(Voyager Golden Record)帶到外太空,記錄了現代地球人類的生活,原先是準備在碰到外星人時和他們溝通用的,不過唱片的內容好像並未包括以上這些項目。但科學讓人類的物質文明突飛猛進,所以,科學絕對是現代文化的一部分。就像臉書(Facebook)創辦人馬克.札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特別要說:『我認為Google也是一種主流的學術文化。因為它可以優雅地解決複雜的問題。』(I look at Google and think they have a strong academic culture.  Elegant solutions to complex problems.)。而臉書、谷歌(Google)和智慧型手機(smartphone) 都是21世紀文化的重要部分,已經沒有人會質疑了。

  

其實,談藝術、文化,最好找這兩個領域的學者像蔣勳老師或大陸的于丹女士來講,他們也會感性些,而不是在問一個充滿銅臭味的生意人的想法。當然,銅臭也只有在中國文化裡說得通,因為全世界只有中國人拿銅錢做主要貨幣。

首先引用美國第一個剖腹生產名醫傑西.班奈特(Jesse Bennett, 1769-1842) 的話,他說:『要有文化,必須先培養求知與求美若渴的熱情。』(The acquiring of culture is the development of an avid hunger for knowledge and beauty.)相同的,印度第一任總理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 1889-1964) 也曾說:『文化是一個讓人的思考與精神層面不斷擴大的過程。』(Culture is the widening of the mind and of the spirit.) 從這兩段話我們可以看出,文化和藝術是必須從知識學術中所培養出來的。

其實,藝術(art)這個字源自西方,在拉丁語是ars,大意是從學習中得來的技巧(skill或craft)。從這裡可見學習跟藝術之間有很深的關係。在中國古代《周禮》中的六藝是西周之前貴族教育的六個學科:禮、樂、射、御、書、數,但並沒有現在藝術的意思。現在中文裡,『藝術』與美術常混用。其實Art是指藝術,Fine Art是指純美術。

而文化(culture),英文的字源是拉丁語cultura,是cultivation (栽培、培養、教化)的意思。現代的『文化』觀念最早出自羅馬演說家西賽羅(Cicero)的用語cultura animi,意思是『靈魂的陶冶』(cultivation of the soul)。而中文的『文化』二字,卻是來自日本人的翻譯。傳統中國有華夷之辨,但不太有culture的概念。文化在漢語中其實可以說是『人文教化』的簡稱。

再看一下服務(service)的字源,早期英文的service是幫人做事,甚至包括性服務(service of Venus)在內,但後來成為經濟學用語。在經濟學中,『服務』是無形的商品(an intangible commodity)的意思。漢語的『服務』,也是源自日本外來語在經濟用詞中的翻譯Fukumu。就連『經濟』這兩個字都是從明治維新以後的日文翻譯而來的。

說到文化、藝術與服務,文明是它們共同的大前提。在中文裡,文化和文明看起來很像,在英文裡則完全不同。現代漢語中的文明,指的是社會進步的狀態,與『野蠻』是相對的。而西方的civilization也是和barbarian相對的。從這一點來看,東西方又有點像。回溯中國的文明觀念,文明兩字最早出自易經.乾掛:『見龍在田、天下文明』。意思是,君子(龍) 出現在田野上,天下充滿文采而顯得光明。可見人類社會有進步,才有文化、藝術,也才能被稱得上文明,而文化藝術也正是衡量社會是否文明的最高標準。

有意思的是,今天主題的幾個字都不是源自中國本身,也就是說中國思想中幾乎沒有可以考據它們的資料。我們也必須承認,中國在20、21世紀受到西方文明的影響的確很大。比如說每一個人的穿著,就深受外來的影響。以下就舉幾個現在流行而大家把它們視為當然的例子,事實上它們都歷經長時間的演變:

■ 褲子:

褲子是源自遊牧民族(600BC)。希臘、羅馬時代本來是穿裙子,5~6世紀褲子在歐洲開始流行,正是遊牧民族大量入侵歐洲本土的結果。中國早期也穿袍子,襠褲流行,則始於漢昭帝(87~75BC)。最初的設計是皇后為了防止宮女和皇帝有逾越禮儀的互動,所以在褲子上加了個襠。實際上,當時駐守在邊疆的軍人早已穿褲子了,相信褲子的影響仍是源自與遊牧民族接觸後。

■ 領帶:

領帶也是純西方的影響。它原來是歐洲17世紀『三十年戰爭』勝利的克羅埃西亞(Croatia)軍隊所穿軍服的一部分,戰後,法王路易十四(Louise XIV)覺得不錯,也開始戴寬領帶(cravat),於是男男女女爭相穿戴,最後流行到全歐洲。cravat就是從Croatia這個字演變而來,而布拉格(Prague)也宣稱自己是領帶的發源地。不過,現在領帶的剪裁與縫製方法,其實是1920年代的Jesse Langsdorf在紐約發明的。

■ 高跟鞋(high heels):

原本是男性軍人穿的,為的是方便踩住馬蹬(rider’s stirrups)用的。這個圖像最早可從9世紀的波斯(Persia)古畫中看到。

古羅馬人對文化也有他們的看法。像古羅馬哲學家西尼加(Seneca)曾經說過:『一塊土地無論有多肥沃,如果沒有耕耘就不會長出農作物;正如同一個沒有文化的心靈,是永遠結不出果子來的。』(As the soil, however rich it may be, cannot be productive without cultivation, so the mind without culture can never produce fruit.)可見持續灌溉和耕耘是文化成長不可或缺的條件。

還有一些今日禮儀常用的器物,其實在西方流行的時間並不是很久遠。以下是幾個有趣的例子:

■ 叉子:

早期在餐桌上只有湯匙和刀子。而叉子早期是燒菜用的,在羅馬即有,甚至可上推至早期的埃及。但有趣的是,叉子的考古文物最早是在中國的齊家坪文化發現的,出土地點在甘肅,時間約為銅器時代(2400~1900BC)。而個人使用叉子做餐具可能起自東羅馬的拜占庭帝國,時間約為4世紀,其實東羅馬比西羅馬文明很多是我們應該先有的概念。義大利則在11世紀傳入叉子,是因為吃麵時無法用湯匙舀起麵條,叉子比較好用。所以,如果要說義大利麵是13世紀馬可波羅從中國帶回去的,不免要讓人打個問號。而更有意思的是現在義大利人吃麵時,跟本就不用叉子捲麵。而其他國家的人反而用叉子捲麵來吃。

 

16世紀開始,義大利上流社會開始用叉子,然後是義大利梅第奇家族的女兒凱薩琳(Catherine de Medici)嫁給了法王亨利二世(Henry II),再把用叉子的習慣帶到法國。梅第奇家族曾經贊助過米開蘭基羅和達文西,是文藝復興時代最有名望的家族。叉子在亨利王的曾孫路易14時代,約17世紀時,開始真正流行,因為太陽王路易14把宮庭的禮儀大幅提昇了。接著刀子也改變了,原本沒有叉子用的時候,人們都用刀尖叉肉,此時因更文明了,刀尖也變成圓的。

■ 餐巾:

最早在羅馬時代,餐巾原是一塊麵包,用餐完畢後把嘴巴擦拭乾淨就順便吃掉。直到16世紀,布做的餐巾才被用在正式餐桌上。

路易14之後,真正現代的摩登時尚應該從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時代(Victoria Era, 1837~1901)算起。英國成為日不落國後,原本以喬治王時代理性主義(King Georgian

Rationalism)為主的思潮,開始轉變成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浪漫主義(Queen Victorian Romanticism)。史上稱這段時間為大英和平時代(Pax Britannica),頗有和早期羅馬的和平時代(PaxRomana)分庭抗禮的意味。維多利亞女王生了十幾個孩子,經過和許多歐洲國家的王室通婚,子孫緜延,所以又被暱稱為歐洲的祖母(Grand Ma of Europe)。她對西方世界的影響之大,由此也可見一斑。而現代文化實際上也融合了理性主義和浪漫主義,可以說是兩種思潮的綜合。

1851年,世界第一次博覽會(Great Exhibition)在倫敦完全用鋼鐵和玻璃構築的展覽館中,展出當時世界上最摩登時髦的商品,比巴黎的世博會提早了50年,也發展成後來流行時尚呈現的一種模式。

到了19世紀,西方人對文化有了新的見解。英國詩人馬修.阿諾(Matthew Arnold, 1822-1888)在詮釋文化時曾說:『文化就是知道世界上最好的東西或思想。』(Culture is to know the best that has been said and thought in the world.) 美國教士亨利.比才(Henry Ward Beecher, 1813-1887)也說:『只有真正的文化才會幫助整個社會努力達到最好的狀況。』(That is true culture which helps us to work for the social betterment of all.)其實,文化及科技都是為了讓社會更好。

   

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裝飾藝術叫做Eclectic Art,意思是兼容並蓄,即在歐洲歷史的底藴中,混入中東、亞洲的影響。20世紀的新藝術(Art Nouveau)其實也是從維多利亞的裝飾藝術開始。而小至現代流行全世界的聖誕卡、聖誕樹,也都是源自維多利亞女王時代。

維多利亞女王時代英國曾經領導歐洲時尚,男人的正式服飾,如西裝、禮帽、鞋子、茄克;女士的白色婚紗禮服,都是從這個時候演變而來的,事實上,維多利亞女王的婚紗禮服就是白色的。在此之前,女士的婚紗可以是任何顏色,比如說,天主教喜歡藍色,代表聖母的聖潔;凱爾特人(Celtic)喜歡紅色,代表好的繁殖能力。

女人的內衣,也是從維多利亞女王時代開始合理化。當時女生也參加運動,如騎腳踏車,身上衣著就不能太拘束。但腳踏車其實是德國人Karl von Drais在1817年發明的,當時並不是為了運動,而是考量短距離移動的實用性。1816年因為遭逢世界性的穀物欠收,許多歐洲的馬都餓死了,於是大家開始尋找取代的方法,腳踏車正是城市旅行的替代方法。1816年在歷史上被描述為沒有夏天的一年(A Year without Summer),成因是1815年史上最大的印尼Tambora的火山爆發。那時在中國是嘉慶年間,也碰到黃河洪水氾濫及霍亂大流行。腳踏車的發明提醒我們,地球只有一個,因為一個東方小島上的單一事件最後造成了全世界的影響。

現在回過頭來看看台灣。台灣開始對文化、藝術重視,是近20~30年的事。從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來看,必須飲食和穿著等基本需求滿足了,然後才能談到文化與藝術,所以,它們的前提都是經濟要發展到某一程度。而服務觀念則始於最近10年。服務一開始只是屬於消費者單向的要求,他們要求周到性、滿意性。但很多現在的消費者只知要求,不清楚自己也有相對責任。忘記人與人之間互動,人是有尊嚴的。而提供服務者因為市場的需求,雖然也做了許多訓練,但多半流於形式,只是強調了標準作業程序(SOP),並無太多的深度或內容,更沒有文化的內涵。

藉此也要再引述一些名家的話,來加深大家對文化的了解。美國作家亨利.范.戴克(Henry Van Dyke, 1852-1933)指出:『文化是一種樂於看見或擁有最好的事物,也要知道為什麼如此的習慣。』(Culture is the habit of being pleased with the best and knowing why.)印度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 1869- 1948) 也提醒大家:『文化的思考必須臣服於心靈。』(Culture of the mind must be subservient to the heart.)可見,文化及服務都必須源於心及對人文的了解。只想作表面文章、虛應故事,或有樣學樣,對服務的提升是毫無助益的。

   

在此也要指出,和西方迥然不同,中國人對服務他人還有一種先天的卑微低下之感,感覺自己是僕人。因為把服務當成是責任,尤其在中國,天地君親師的傳統觀念成為無可迴避的義務,在這種生活中,個人是附屬於團體的,一昧屈從的結果使得個人比較難發展出人與人之間的平等互動。西方則比較成熟,體認消費者和勞務提供者都是人,彼此知道相互尊重。雖然早期西方社會也有階級尊卑之別,但啟蒙時代後,選擇的自由(freedom of choice) 受到尊重,人與人之間也越來越相互尊重,使得西方在服務的理論和思想上都領先東方。

藉此我也想說一個小知識,就是在法國大革命以後,撲克牌裡的Ace被設定成最大的一張牌,這表示百姓比King還大。雖然這不是件很大的事,卻代表了人民為尊的觀念開始萌芽了。

我們也必須知道,從服務來促進社會的發展,文化和藝術都是必要的背景,也是必備的教育。蘇格蘭哲學家湯瑪斯.卡萊爾(Thomas Carlyle, 1795-1881)提示世人:『文化是一個過程,經由這個過程,一個人可以完成他自己所有的潛能。』 (Culture is the process by which a person becomes all that they were created capable of being.)有了這樣的體認,才能掌握服務的真諦,也就是我們國父孫中山先生所說的:

「人人當以『服務』為目的,而不以『奪取』為目的。聰明才力愈大者,當盡其能力,服千萬人之務,造千萬人之福;聰明才力略小者,當盡其能力,以服十百人之務,造十百人之福;至於全無聰明才力者,亦當盡一己之能力,以服一人之務,造一人之福。」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