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一個最樂意也最常去的地方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一個最樂意也最常去的地方
一個最樂意也最常去的地方 發文時間: 2017/2/15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18,650+

我不久前在台北和多年未見的音樂家廖年賦先生重聚,隨後我常想,他不正是台灣夢的最佳詮釋人之一?幾年前他獲得總統頒發國家文藝獎,成為首位得獎的樂團指揮家,但這並不那麼重要。廖年賦教授始終是一位心靈開放、敦厚真誠而忠於理想的人物,不僅在我跟隨他在世紀樂團的那8年如此,他的一生點點滴滴都可以印證。那天我們見面,我的心情不僅喜悅更是狂悅。

廖先生的傳記開頭第一句話,說“我的出生年份有三種寫法:昭和七年、民國二十一年、1932年。”這個陳述本身不經意地暗示了台灣現代史的特殊性和複雜性,但廖年賦所代表的一直是融合和發散、采真和成就,而不是分立與排斥。

講到昭和。廖老師的父親是土城著名的漢文老師,在日據時期始終認同漢文化。廖年賦從小用閩南語讀古文,家裡儼然是一個漢文中心,連日本警察都來上課。當日本戰敗而將台灣歸還中華民國的那一刻,他年近7旬的父親高興得老淚縱橫,“那個情景,我至今難忘。”一年後,板橋初中成立,廖年賦成為全家唯一讀了中學的孩子。

講到民國。在廖年賦學習音樂的道路上,除去啟蒙老師之外早年師從的音樂家幾乎全來自大陸。當時台灣最著名的小提琴家是上海來的戴粹倫教授,而廖年賦是初出茅廬的小學教師,和戴粹倫素昧平生。有一天他鼓足勇氣騎著單車到戴家門口去等,想要拜師,沒想到戴竟然願意當下收了他做學生,讓他“欣喜若狂,有如在夢中”。民國43年以後有大約17年,戴的寓所是廖“最樂意也最常去的地方”,他一直深受戴的栽培和器重,回想起來“戴老師幾乎把我當兒子看”。

戴粹倫和廖年賦兩人的字典當然沒有過族群對立,而且廖年賦的佳話不僅於此。他的妻子鋼琴家陳盧寧出身外省籍的書香世家,本身又賢能有才;在那個年代,他們就能夠順利獲得家長的讚同而結合。

再講到西元。廖先生和美國來的音樂家蕭滋亦師亦友,這位在台灣音樂界留下影響的蕭滋教授教他作曲和指揮。廖在台灣的最高學歷只不過是台北師範學校(台北教育大學的前身),可他一生由於學習從不間斷,不但創作了管弦樂和歌謠,44歲去維也納進修,58歲又再度出國去紐約攻讀碩士。他在1968年創辦世紀青少年樂團,世紀以自己有限的力量很早便能夠製作出普契尼的歌劇托斯卡,經常和亞歐美音樂家合作,又多次出國巡演,並且榮獲維也納大獎。事實上,世紀樂團從來不求營利,我那8年光陰也從來沒有交過一分錢學費和團費。

廖年賦先後擔任台灣藝術學院教授、藝專交響樂團指揮和國家音樂廳交響樂團藝術副團長等職務。他培養出無數的人才,不但桃李滿天下,而且子女廖嘉齡廖嘉弘也都繼承衣缽成為很有成就的音樂家。 8年前,世紀創團40週年,錄製發行了貝多芬九大交響曲的碟片,是又一個里程碑。

我見證過廖年賦實現他才華秉性台灣夢的過程,他可能是音樂界極少數如此全方位的領導人之一,他開天闢地的精神,讓人深受啟發。我後來為音樂界做一點事情,在洛杉磯辦亞細亞樂團、辦音樂會、協助慈濟美國總會、協助義大利佩魯加音樂節等等,也都多少受到他的影響。

每回我讀到各國樂團的故事,總想到廖年賦,我也總是說,那些故事固然很好,但我的親身體驗已經不可思議。我這個外省子弟,有很多年最樂意也最常去的地方,是這一個土城人辦的樂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