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加一個字:從「一中框架」到「大一中框架」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加一個字:從「一中框架」到「大一中框架」
加一個字:從「一中框架」到「大一中框架」 發文時間: 2013/11/13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9,950+

歌手張懸在演唱會上展示中華民國國旗,大陸網友竟說「張懸是台獨」;同樣弔詭的是,當台獨人士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之時,大陸學者卻辯稱:「不能將中國輕易等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由此可見,「中國」一詞在兩岸並無共同認知,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欠缺「連結點」。

最近,大陸社科院台研所所長余克禮說,所謂「一中框架」,是指擱置「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必須保有「都是中國人」的認知。然而,台灣社會之所以缺乏「都是中國人的認知」,主要是因北京始終否定「中華民國」,如今更有人指「中華民國是台獨」;但台灣人民既無「中華民國是一部分的中國」的感受,甚至被指「中華民國是台獨」,如何能自我認同為「中國人」?

因而,「一中框架」要處理的問題,不是「擱置中華民國」,更不是逕指中華民國是台獨,而是必須「面對中華民國」並「接納中華民國」。若指「中華民國是台獨」,不啻就是要將中華民國推到「中國」之外。

北京不能也不敢言明「一中」究何所指,是因在此一階段中,「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一中即是要吞滅中華民國」均說不出口,於是遂稱「擱置」。然而,台灣人民對此種「擱置」不會沒有警覺,因此遂將「一中框架」解讀為「一中框架各表」,仍然沒有「連結點」。

台灣人民之缺乏「中國人的認知」,倘係北京眼中的「惡果」,其「惡因」即在北京否定「中華民國是一部分的中國」,何況竟然指「中華民國是台獨」。若要改變這個惡性的因果關係,就不應將「一中框架」設定為「吞滅中華民國」的框架,而應設定為包容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亦即必須創造一個「大一中框架」。

最近的跡象顯示,大陸智囊漸已面對中華民國的問題。例如,廈門大學的劉國深說:「當前兩岸政治關係是同一國家領土主權之內的兩個綜合實力懸殊的對立政權關係。」其相關論述可作的引伸是:一、終於說「兩岸是兩個政權的關係」,這也就是「兩個政府的關係」。二、劉亦主張,在簽訂和平協議後,可直接稱呼台方中央機構及官員的官銜,並可在某些場所接受「台灣方面」的國號、國旗、國歌;這也可解釋為部分承認了「台方」的主權與治權。三、但劉又主張兩岸「互不承認主權」,這卻是將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視作兩個「各有主權」的國家,只是「互不承認」而已。四、劉所稱「同一國家之內」,應當不是指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內」,因為這絕非法理及事實,且劉亦同意「台方可(互)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五、因此,劉所稱的「同一國家之內」,應當是指一個「超越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的第三概念的中國」,否則其理論架構恐自陷於支離與矛盾之中。例如,劉稱在某些場合可接受「台灣方面」的國號、國旗、國歌(比如,在張懸的演唱會上?),當然亦知「台灣方面」並無國號、國旗、國歌,那國號、國旗、國歌均是中華民國的。

「一中」若是兩岸的「連結點」,但這個「一中」,不可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這是「小一中」或「老一中」;而應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之上的「上位概念的中國」,也就是「大屋頂中國」,這是「大一中」也是「新一中」。兩岸在「大一中框架」的大屋頂下,可以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中華民國兩個房間。

劉國深說,兩岸是「兩個綜合實力懸殊的對立政權關係」。問題也許正是出在北京自恃其「綜合實力懸殊」,但兩岸關係的解決方案應求「合情合理」,因而「實力懸殊」並不能成為「弱肉強食」的憑藉。不過,既能將兩岸視為「兩個政權關係」,已然是極大的突破,但倘若不能創造一個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中華民國之上的「大一中框架」,如何建立這「兩個政權」的「連結點」?

北京應當已知,若將「一個中國」定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岸的磨難將不知伊於胡底。但只要加一個字,從「一中框架」轉變到「大一中框架」,有了「大屋頂中國」作「連結點」,兩岸應可邁向海闊天空的境界。

「中華民國」是不是「台獨」,要看有沒有一個「大屋頂中國」。

(原載2013年11月8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