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年金改革充滿政治算計
首頁 > 人物 > 林祖嘉台北 > 年金改革充滿政治算計
年金改革充滿政治算計 發文時間: 2017/3/4   文 / 林祖嘉台北 瀏覽數 / 117,800+

關於現在政府正在大力推動充滿爭議的年金改革,雖然大多數人都同意在政府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年金改革有其必要;同時,大家也都同意,為了年金可以世世代代的流傳下去,「多繳、少領、晚退」,這些大家都有共識。但是該如何改?改的幅度應該是多大?哪些人應該先改,是否該全面的改?這些都有不同的看法與爭議。

因此,號稱最會溝通的民進黨政府,決定召開一系列的會議,包括預備會議、區域性會議,以及最後全國性的國是會議等,經由取得共識,最後再提出各方都可以接受的版本。

真正重要的是替代率高低      

但是,如果我們仔細看看這些會議的安排與年金改革的內容,就可以看到,年金改革的過程中充滿了濃濃的政治算計。

包括哪些人需要先進行改革,比方說,現在年金只處理公教和勞工退休金的問題,但為什麼不處理軍人的問題?是否擔心處理軍人的退休金問題,會產生其他的問題?或是說,在處理完公教人員的問題之後,對於軍人的退休就可以較為寬裕?另外,司法人員的薪資遠高於公教人員,為什麼他們的問題要拿到司法改革會議中處理,而不與公教一起處理?

此外,對於公教18%的問題,其實早在1996年以後的年資已經不再計算18%,因此這本來就是隨著時間就可以自然解決的問題。另外,現在即將退休的公教人員的退休金中,可以存入多少金額到18%帳戶中,是決定於替代率的高低。也就是退休時的替代率先由年資多少來決定,然後再計算可以有多少錢存入18%;也就是說,如果未來把18%拿掉,而繼續維持某一定的替代率,那麼有沒有18%,其實根本就沒有影響。

但是,由於民進黨之前對於18%的批評太強,讓18%蒙受太多的污名,因此無論如何,一定要把18%拿掉,才可以滿足民意的要求。但是,明白人都知道,其實真正重要的是替代率的高低,而不是18%,但是因為為了滿足民意需求,怎麼可能不處理18%的問題呢?

精算選項再討論,才是民主溝通

其次,在處理年金的溝通過程中,也同樣充滿了政治考量。

年金改革從預備會議到分區會議,過程中只是讓大家發言、表達意見,但是卻始終看不到行政部門拿出任何的改革版本,這樣要與會人士如何進行討論呢?一直要等到全國性的國是會議中,才拿出版本,然後每個人只有三分鐘發言的時間,又如何對內容做詳細的討論?不是應該要先有版本,精算出各種情境,大家再來討論應該選擇哪一項,才最符合公平與永續?

比方說,公保所得替代率應該是多少?在這些不同的替代率情況下,公保可以再存活多少年?又,如果公教人員都要延到65歲才退休,如此公保又可以再存活多少年?而有些人士認為,中小學教師到65歲才能退休並不合適,因為他們與學生的年齡會差太遠,所以有人建議60歲即可退休,也有人建議55歲,或是有人建議維持85制即可。其實這些都是合理的考慮,很重要的決定因素是,在不同情境下,公保可以再維持多少年?如果維持85制,公保再過20年就會倒,而60歲退休的話,則公保可以維持30年,那麼大家是否因此就應該選擇60歲才能退的規定?這些都應該經由大家的討論,來做出最後的決定。

也就是說,其實年金有各種選項的組合,行政部門應該把這些各種不同選項的可能結果精算出來,然後再交給與會的代表來討論,這才是一個所謂民主式的溝通。而不應該是行政部門拿出一個版本,讓每人表達三分鐘的意見,沒有任何實質的討論和修改,這等於完全由行政部門說了算,然後再經由立法院通過背書,反正立法院是執政黨占多數,一定會通過。

請問此種過程符合民主程序嗎?還是只求過場而已?其實這只是標準的形式上的民主,在實質上根本就是某些人說了算,當然也就沒有所謂的實質民主。

聽來符合世代正義,實為選票考量

另外,在舉辦會議的過程中,連場地的選擇也是充滿了算計。

先是各分區會議的地點可以說是改了又改,只為了躲避抗爭,包括中部會議改到中興大學校園內,因為如此可能抗議的人潮會少一點,而完全不考慮因此帶給學校的困擾。

此外,全國會議由台北國際會議中心改到中研院,而且先找人把附近的場地申請下來,如此就可以避免會議被干擾,主辦單位實在是想的太周到了。不幸的是,一些抗議人士說,他們要申請更大的抗議路權,把原先申請的路權都包圍起來,讓與會者感受到人民反對的聲音。結果主辦單位再把會議改到總統府,因為總統府前面當天要舉辦弱勢人士的尾牙,讓抗議者無法進入,以保證會議得以順利的進行。從這些小地方就可以感覺到,年金改革主事者的政治敏感度真的是非常高,遠非一般人士所能比擬。

最後,大家都知道,公保資金不足的問題,其實遠比勞保要輕得多,所以最需要迫切處理的是勞保問題,而不是公保年金。但是為什麼會優先處理公保年金呢?理由很簡單,因為根據多次民調結果顯示,超過70%的民眾支持應該要處理公保年金,因為與勞保退休金相比,公教人員的退休金領得太多,所以需要改革。如果現在不處理公保年金,未來等到公保年金倒了,年輕的公教人員就領不到了,所以處理公保年金聽起來非常符合職業正義及世代正義。

然而,公教人員大約只占全國就業人口的10%不到,當進行是否要改革公保年金的民調時,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會受到影響,他們當然支持改革公保年金制度。

請問這種民調的結果會出人意外嗎?而這種民調結果會有任何的參考價值嗎?但是,為什麼執政黨還是要做大幅的修改呢?而且很勇敢的要推動此一改革呢?

理由很簡單,因為這些公教人員的選票本來就不是民進黨的選票。反過來說,年金改革大幅拉下公教人員的退休金給付,即使因此而省下來的政府支出,根本不足以解決勞保退休的問題,但是只要可以讓大多數勞工覺得比較公平,他們就會覺得政府在做事,因此而願意繼續支持政府,這樣就夠了。

這就是所謂的選票考量,或是政治考量。至於政府對於公教人員的信賴保護原則、政府的誠信問題,或是因此可能產生公教人員工作怠惰的其他問題,這些問題哪裡還需要去考慮呢?

(原文亦同步刊載於《遠見雜誌》2017年3月號)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