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川普在搞法西斯是個假命題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川普在搞法西斯是個假命題
川普在搞法西斯是個假命題 發文時間: 2017/3/13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16,650+

我以前服務過的華爾街律師事務所,總部曾經設在被撞毀的紐約世界貿易雙塔,事務所合夥人總座的領導風格可以形容為開明專制,他有一個習慣,和同事談話的時候,喜歡一邊走動,一邊舞著棒球球棒。但終其任內,律師事務所沒有變成棒球隊。

最近出現許多討論,擔心白宮走向法西斯獨裁。可以這樣說,川普在主觀上是否想要獨裁,只有川普自己知道,但是美國是否存在搞獨裁的可能性,卻可以客觀分析,不能單憑這位前私企大亨口吻霸道,或者基於他重視擴軍、喜歡造勢、要振興國民經濟,就直接把他歸類為法西斯。

美國不存在搞獨裁的環境和土壤。首先,美國國家起源過程和西歐東亞大不相同。西歐的現代國家,是先有法,再有國,再建立民主。東亞是先有家長式人物創建新國家模子,把法律裝進去,最後或者搞或者不搞民主。而美國,是先有普通法,13邦組成邦聯,再轉軌成聯邦共和與間接民主,再逐步緊密。美國的聯邦行政權力誕生在司法和立法之後,並且額外受限於各州所保留的權力,因此白宮的先天權威性比想像中要低得多。

美國的憲政傳統還有一個特色,是不信任。美國立國為防止權力集中,揚棄了英國制度,而創設第一個三權分立。其結果,總統既不能控制國會或司法,又雙雙受制,處處面對衝突和否決,經常被打得遍體鱗傷。白宮的權力就算如今因為歷史的演變而相形擴大,仍然遠遠比不上唐寧街。英國首相通過國會主權,將行政與立法結為一體,三分天下有其二,尚可稱之為民主式的獨裁,美國則不可能。

再看美國政治結構現狀。我願意引述政治學家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一句實話:「相對於國家能量而言,目前的美國法律太多,民主也太多。」這句話不是說不要法律,更不是說不要民主,而是明白指出了一個超負荷問題。美國的國家能量雖大,但這部機器所實際承受的法律和民主沉重負擔,已經導致失速失能,疲態畢現。(對此,讀者可以對照台灣經驗)兩黨政治稱善,可美國今天的政黨是19世紀末葉以來最兩極化的。司法獨立雖好,問題在美國司法已經濫權坐大侵奪立法並凌駕行政。言論自由更棒,但主流媒體與政黨掛鉤,新聞報導偏頗失衡。美國體制的此刻,是嬗變掙扎,前途未卜。

美國傳統結構三權分立,媒體構成第四權,可就實際運作而言,目前權力分配已經轉變成「九龍治水」:政黨利益在先,司法、立法、行政繼之,軍工複合體、民主黨媒體複合體和官僚情報系統這三個鐵打的營盤依次相隨,錯落外圈呼應的是遊說機構和利益團體。華府被前後一共九條龍團團圍住,疊床架屋、臃腫雜沓、相互掣肘、失效失能,難怪被譏諷為沼澤地。

各國政府批准一個大基礎建設項目,在德國和加拿大僅僅只要兩年,但是在美國政府要花10到15年。歐巴馬當初為了救市制定的經濟刺激計劃配置了1750億美元投資基建,但8年過去實際只利用到300億元。政府臃腫,而法律政策相互抵觸,層層節制,力量抵消,由此可見一斑。

面對四權的巧奪天工蜕變為今天的九龍怪圈,川普要打破談何容易!鄧小平曾經說「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想不到這句話在美國也十分適用。美國如果繼續走福利國加門戶洞開老路便必然把中產階級拖垮,很不巧的,科技與全球化對美國中產階級正在一併構成雙重夾殺,自本世紀以來,美國有六成人口的可支配所得,完全無增,一旦中產人口萎縮到四成,民主便會崩盤。

川普的醫改、就業、稅改和外貿政策是為了要挽救中產,有趣的是,中產穩固則在美國的土壤和體制之下民主可期,獨裁尤不可期。川普如果真要獨裁,他的政策緣木求魚,不是在跟自己過不去嗎?

(原文部分刊載於2017年3月12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