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時常抬頭看看周圍沒被照亮的角落
首頁 > 人物 > 許毓仁台北 > 時常抬頭看看周圍沒被照亮的角落
時常抬頭看看周圍沒被照亮的角落 發文時間: 2017/3/20   文 / 許毓仁台北 瀏覽數 / 14,000+

自從擔任立法委員以來,每天所面對的工作之一就是對各個政府官員質詢,由於要質詢的人數眾多,每一位立委輪到到時間平均只有8~12分鐘,同仁們常常準備了很多資料,到時候卻講不完。在台灣,媒體追逐爆點新聞,議會透過電視直播,強力放送在各大新聞台,久而久之,整個議會變成了言論馬戲團,立委激情演出,官員疲於奔命,許多重要議題無法追蹤延續,問題問不到核心,造成一個思想墮落的惡性循環。幾次之後,我開始納悶,這樣的質詢真的有效嗎?這樣的民主制度真的有效嗎?答案當然是沒有的。

去年趁著休會期間,到以色列、瑞典、挪威、丹麥參訪,每到一個國家,參觀當地的國會是必要的行程。每個國家的國會大廈都是該國有名的歷史建築或是透過國際競圖邀請有名建築師來設計的。國會代表一個國家最高的民意殿堂,是民主的聖杯,有其地位崇高的象徵意義。在國會裡也會擺設許多當地藝術家創作的作品,如以色列國會就由著名猶太藝術家夏卡爾在大廳創作一幅大型作品。國會議場(national assembly chamber)是國會議員開會,辯論政策的地方,以古希臘羅馬的半圓形劇場(amphitheatre),以議長為中心,左右兩邊講台,代表執政黨與反對黨,正反雙方,互相辯論,交叉詰問,底下議員專心聆聽,時而喝聲贊同,時而噓聲反對。

西方的民主素養始自於哲學家蘇格拉底的詢問式思考inquiry-based thinking),他與徒弟柏拉圖的對話更成為民主思想的基石,蘇格拉底整天在市場找人辯論,他與眾人的對話變成思辯的原型。如何問問題,如何論述,如何辯護,如何反證(rebuttal),如何作結論。

參觀丹麥國會時,正好有一群小學生進行戶外參訪,老師帶著他們模擬議事,學生進行角色扮演,有人扮演執政黨議員,有人扮演反對黨議員,有人扮演總理和內閣官員,老師出了一個有關丹麥難民政策的問題,學生進行辯論。這才是真正的落實民主,對話從小就被訓練,他們沒被當成小學生幼稚的對待,而是像成人一樣對當下現實複雜的問題,提出討論。民主不是形式化,而是真真實實的對話。

民主的基石在於提出對的問題,充份的辯證,提問是一個很重要的技巧,好的提問能讓思考者有不同格局的願景。台灣的教育長久以來是高壓式的,追求標準答案和競爭,過程中不鼓勵學生問問題,教導出不會思考的學生,因為害怕表達內心的想法,創意無法展現,長期也就被壓抑,整個社會找不到出口。這個現象反映在公司家庭關係、企業文化、政治、媒體等,各種層面。我們的社會更是充滿負能量,對於許多意見的表達,都以能夠發洩情緒為目的,久而久之,我們也就對周遭的事物麻痺並且冷漠。

社會需要多一點正向的能量,要增進正向思考能力。而民意代表擔負重要的責任,因為我們是人民的表率,我們在國會殿堂上質詢的每一句話是很有份量的:我們如何問問題?我們如何回答問題?我們如何建立論述?我們如何重新定義問題?這些都是重要的...

在今日的社群同溫層裡,或許分歧不斷再放大,輸贏成敗結果論。自我的價值如何定義更重要,別因批評而喪志;別因讚美而驕縱。

我們應該要時常抬頭看,看周圍沒被照亮的角落。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