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如何治療兩岸關係的精神病 兩岸三張沒有完成的答卷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如何治療兩岸關係的精神病 兩岸三張沒有完成的答卷
如何治療兩岸關係的精神病 兩岸三張沒有完成的答卷 發文時間: 2017/4/10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1,550+

我最近出了一本書,書名是《獻給天然獨╱從梵谷的耳朵談兩岸關係》。我將這本書做為給大會的書面報告,現在我再做些口頭補充。

蘇起教授為書寫的序說:「兩岸關係的精神病,像最後幾年的梵谷一樣,已經是愈來愈嚴重了。」

蘇起兄說,「兩岸關係還真的很有梵谷的悲劇性格」。他並舉出了兩種「精神分裂症狀」。

一種是「統一只能說,不能做」,另一種是「台獨只能做,不能說」。這都是精神分裂。

其實,兩岸的「精神分裂症狀」不僅是這些。還有:北京一方面說「中華民國已經滅亡」,另一方面又主張台灣要維護「中華民國」。蔡英文一方面說,「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但另一方面「憲法一中」及「一國兩區」卻說不出口。洪秀柱一方面說「在中華民國憲法下,深化九二共識」,但另一方面又想丟掉「一中各表」。這些都是某種「只能做╱不能說」或「只能說╱不能做」,也可說都是某種「精神分裂症狀」。

上個月,人民大學的王英津先生接受訪問時說,中華民國對大陸、國民黨及民進黨三方面,都帶來困擾。他說:對大陸言,具有「否定與捍衛的糾結」;對民進黨,有「推翻與接受的無奈」;對國民黨,有「延續與挑戰的尷尬」,我認為也可說是有「資產與負債的尷尬」。這三種說法,也正是三種精神分裂症。

中華民國,對藍綠紅來說,似乎都是一種「莎士比亞命題」,那就是: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所以,我認為,兩岸需要建立一個「可以說╱也可以做」的共同政治架構,不要精神分裂。

我的想法是:大屋頂中國。

在大屋頂中國下,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社會主義中國,兩者皆是一部分的中國,共同屬於並共同締造「一個(大屋頂)中國」。

只要藍綠紅三方都守住中華民國,就不致精神分裂。

這也就是我說的「杯子理論」: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

把黑桃叫做黑桃,就不會精神分裂。明明是黑桃,卻不叫它黑桃,就會精神分裂。

就過程論來說,大屋頂中國就是汪道涵先生所說的「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就目的論來說,大屋頂中國就是汪道涵先生說的「共同締造論」。

如何建構「大屋頂中國」?我在書裡提到「兩岸三張沒有完成的答卷」。

北京指蔡政府有一張「沒有完成的答卷」;其實,北京也有兩張「沒有完成的答卷」。雙方都不能只出卷子給對方,而不答自己的卷子。

這三張「沒有完成的答卷」是:

一、台灣如何面對大陸:民進黨必須淡出台獨路線。民進黨喜言「轉型正義」,而台灣最重大且最必要「轉型」的「正義」,就是不能再以台獨作為國家生存戰略,台獨必須轉型,台獨必須淡出,不可繼續作繭自縛。這是一張未完成的答卷。

二、大陸如何面對台灣: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說:「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所謂「尚未統一特殊情況的兩岸政治關係」,就是「中華民國明明沒有滅亡的兩岸政治關係」;至於說「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就是北京不能再以「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待之。這個十八大的政治命題,迄今仍是未完成的答卷。

三、大陸如何面對中國夢及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我在書裡說,一條可能的路徑,就是「從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到有普世價值的中國方案」。如此,就能使內部治理、世界角色,及兩岸關係兼籌並顧,同步理順,相輔相成。

這三張答卷若能皆有正向的答案,大屋頂中國就會有過程,也會有目標。

我希望,紅綠藍三方面皆以大屋頂中國為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並以大屋頂中國為共同締造論的努力目標。

所以,大屋頂中國是現在進行式,大屋頂中國也是未來式。銜接現在與未來的是兩岸和平協議。

兩岸為什麼不能進入談論「統一」的深水區,是因為兩岸都不談「如何統一」。如果兩岸能談「如何統一」,自然就有可能談「統一」。

如何統一?我不認為會有「天然統」,我也反對「武統」。因此,「如何統一」的問題,必須在「天然統」與「武統」之間找到方法。

大陸方面可能會說,如何統一?就是和平統一。但是,統一如果是「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也不會有「和平統一」。

書中說,統一,如果不是「你吃掉我╱我吃掉你」的「被統一」,而是「不消滅中華民國」的「互統一」,統一當然有可能成為「可以說╱可以做」的議題。

為免精神分裂,我在書裡說:「北京愈要依靠中華民國來保全未來和平統一的條件,也就愈不可能在統一時甩掉中華民國。」

因此,「不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或「互統一」,就是「共同締造論」,也就是以大屋頂中國為歸趨。

兩岸關係的精神分裂症狀如何治療。一、民進黨不能一邊說「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一邊操作「借殼上市」。二,國民黨若要維繫「九二共識」,就不能拋棄「一中各表」。三、北京須正視中華民國沒有滅亡的事實,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

所以,這三張沒有完成的答卷應當同步作答,相互呼應,相向而行。台灣要給大陸正向作答的條件,大陸也要給台灣正向作答的餘地。

最後,我想再提出兩點看法。

一、我在書裡強調,武統不可能發生,也不應該發生。我說出了一些理由,其中的一個理由是:

如果是和平統一,是兩岸自己的事。

但如果是武力統一,那就是國際道義的事,也是人類文明的事。

武統,台灣會很痛苦,大陸也會很危險。這些危險或許會包括:一、可能受到國際聯手抵抗的危險,那種抵抗,可能不僅止於美國和日本的聯手而已。二、可能增加中共在人類文明及中國歷史上的負債,那種負債可能與文革不相上下,甚或可能超越文革。三、武統也許拿到了土地,卻拿不到「心靈契合」。

今天,想拿掉一個釘子戶都不容易,何況是要用武力消滅一個二千三百萬人的民主政體?

所以,我認為,武力或許可以嚇阻法理台獨,但不能用來統一。

二、我在整本書的核心概念,就是主張不要輕易拋棄「一中各表」。我認為,在過去、現在、未來,一中各表都是兩岸之間最重要的議題。

目前兩岸都出現要揚棄「一中各表」的聲音,認為「中華民國」既保不住了,就應直接朝向「一中同表」。

但是,放棄了「一中各表」,更將助長「中華民國失敗論」及「中華民國無望論」;不僅使台灣更失凝聚「中國意識」與「中國連結」的架構,尤其可能更增強台獨意識的合理化。

主張放棄「一中各表」者應當警覺我說的「杯子理論」: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

放棄一中各表,也許是台灣有些人的一種孤臣孽子的悲憤,也許是「寧給大陸,不給台獨」的悲情,但這卻是破罐子破摔的情緒性反應。

如果連「一中各表」在台灣都站不住,就絕無可能將台灣一步推向「一中同表」。所以,不能將策略建立在情緒上。

北京也當警覺:沒有一中各表,兩岸的路只會更不好走,甚至走不下去。這也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

「一中各表」是兩岸之間最重要的平衡架構,因為它兼顧了「連結點」與「主體性」。失此,難以和平發展,亦難和平統一。

在台灣的外省人,有一種「梨形結構」。像梨子的形狀,幾十年來,在台灣真正成為獲益者的外省人,只占梨子的上半部,其實是外省人的少數;相對的,多數外省人,都是,或都自認為是梨子的下半部,付出多,得利少,甚至最後走進榮民之家,癱在床上。所以,當中華民國在台灣受到挫折,中國在台灣受到挫折,他們就很可能出現「寧給大陸╱不給台獨」的悲憤。

放棄「一中各表」的情緒,就是在這種思考下發生的。但是,這種思考與情緒,是一種梨子底部的思考,比如黃復興。它並不是台灣的最大公約數,也不是台灣的主流思考,這種論調是台灣的少數,不可能帶動風氣與潮流。

我們看,如果新黨作這種主張,可能還符合台灣政治的比例原則。但如果是國民黨作這種主張,這就是自己拆自己的台。

等到國民黨變成一個放棄一中各表的黨,國民黨就會變得更小、更弱、更邊緣化,國民黨也就失去了作為台灣泛藍及反台獨、非台獨的最大平台的效用。國民黨新黨化,這是一件非常非常嚴重的事。

在座諸位可能有人還記得,在二〇一六年台灣大選的前一年,也就是二〇一五年五月,我到上海來,也是在這個論壇上我就說過,即使國民黨有人要放棄一中各表,大陸也不能輕率跟從。但是今天已經出現了這樣的情勢,我請兩岸再認真思考,要不要丟掉「一中各表」,能不能丟掉「一中各表」。

「一中各表」不是沒有用,而是「一中各表」做得不夠。

把台灣問題看成台獨問題,是一個角度;把台灣問題看成「中華民國保不住」的問題,則是另一個角度。台獨,就談如何化解台獨;中華民國保不住,就談如何保住中華民國。如此,就會發現,台灣問題看似台獨問題,其實是「如何保住中華民國」的問題。

我說這些,或許會被認為不靠譜。但如果諸位能從汪道涵先生的「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和「共同締造論」來思考我的論點,就知道,我只是不希望汪先生的悲天憫人和先知先覺成為絕響。

以上,也許說得不夠周延,但皆出自真誠,請各位指教。

(編按:本文是作者於2017年3月25日在上海一場兩岸座談會的口頭報告節要。)

(原文刊載於2017年3月26、27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