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教改不能流於形式與媚俗
首頁 > 人物 > 薛承泰台北 > 教改不能流於形式與媚俗
教改不能流於形式與媚俗 發文時間: 2017/4/21   文 / 薛承泰台北 瀏覽數 / 12,250+

今日的教改措施許多最後都流於形式。不只是教育如此,台灣今天被稱為泛政治化,就是因為講究形式而忽略實質內涵,例如台灣的選舉。選舉是民主的一個手段而非目的,是藉由這個制度來培養民主風範與制度。那什麼是民主的風範?就是講求人人平等,也就是包容與互相尊重,可是台灣社會最不尊重他人,最缺少民主素養的時刻,就是選舉期間;選舉多了,民主素養反而變差,簡直是拿選舉形式來摧毀民主的真諦。

關於形式主義,我舉一個例子,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二十年前台北市政府發行「兒童教學護照」這件事?第一次拿到護照,許多小朋友都很高興,不管是動物園、美術館,只要是市立單位都可以憑護照免費參觀。我記憶猶新,兒童節前夕我的小孩拿到護照,雀躍不已,準備參加隔天市政府舉辦的親子活動。當天我帶著兒子參加,果然盛況空前,不要說是開車,連上公車都有問題(當時還沒有捷運淡水線)。

我們第一站先到美術館,隊伍已經排得落落長,大家都等著在護照蓋上又炫又酷的章。排隊的人是誰?大部分是爸爸。小孩子在幹嘛?在旁邊繞來繞去,或買東西吃,或到處跑來跑去,相當興奮。第一個隊排了約四十分鐘,終於蓋了一個章,的確很漂亮,是卡通圖案,當我正想帶兒子進入美術館時,兒子說「不行」,要求我立刻帶他到對面兒童育樂中心,再去排另外一個隊。我心想不是要去參觀嗎?不行!

還是排隊要緊,幾乎多數人都如此,排了一隊又一隊。一天辛辛苦苦下來,終於蓋了三個章,兒子非常高興,心想一定是班上最多的!

各位想想看,一個用意良善、希望提升親子關係的「兒童教學護照」,可是只要去參與活動者,多數會有這樣的感慨:當天究竟有多少小朋友真正進入美術館參觀?兒童節晚上回到家非常累,看到電視播報新聞,這次活動被喻為空前成功。沒有去過的人看到畫面或許會相信活動的盛況,但去過的人心裡卻在淌血。市政府用意其實很好,但最後卻流於形式。

當時也流行「戶外教學」與「鄉土教學」,是否也是如此呢?例如文山區的鄉土教學,最受歡迎的地方是仙跡岩。

對小朋友來說,只要出了校門總是高興,因這不僅是一種解放,還有機會拿零用錢買零食。可是,老師最擔心的莫過於安全,帶三、四十個小朋友上山,會不會掉了一個?會不會有人到廁所去就不回來?如果需要搭遊覽車去比較遠的地方,總會有一些家長隨行,有人認為這是親職教育的好機會,可是只要去問問那些家長,他們多半會告訴你:「實在是不放心一個老師帶那麼多小朋友出去。」一年一年過去了,帶學生到戶外的鄉土教學,該去的都去過了,最後只好去遊樂場,對小朋友來說總是百玩不膩。

有一次看到一位老師帶一群小學生在祖師廟鄉土教學,老師認真解釋廟是什麼時候蓋的,談一些緣由與典故,但多數小朋友卻只顧著吃零食聊天。起初到名勝古蹟,最後卻大都到遊樂場所,這是另外一個流於形式的例子,原因何在?

真正的鄉土教學其實不一定要透過學校,從日常生活中潛移默化,或許更有用,許多世代經驗就是這樣傳遞下去的。今天世代經驗難以傳承,是因為社會變遷快,既多元又複雜,下一個世代的學習對象已不限於自己的父母,有更多更具吸引力的媒介存在於社會之中;今天若為了保留文化或傳承經驗,只強調學校的功能,是不一定有效的。例如老師帶學生去行天宮時不一定會想到去收驚,但家長會。收驚是一種是民俗治療,小朋友會好奇,收驚婆婆在身邊用香點來點去,還念念有詞,有時候媽媽會解釋,有時候收驚婆婆會跟小朋友講這是什麼意思,小朋友在那時可以學到一些「民俗」。

我們今天太強調形式,就容易商品化。或許是台灣太小,或許是休閒場所太少,該看的看了,該去的也去了。你看那廟裡頭去上香的人,大部分是自發性的,這種自發性的學習才是最好的不是嗎?學校有非課程的潛藏教育,家庭與社會也是如此。

教改許多理念是很好的,但最後卻流於形式,當年推出建構式數學也是如此。我認為研究者沒有錯,錯的是決策者用它取代原來的教法。建構式數學較接近電腦的運算邏輯,是否比較好?除了學習理論之外,我們還需要考慮文化與人口特質。這套教學法對於資質比較差的同學有助於其學習,但今天重點是推動多元學習,為什麼不能和「傳統教學」並存?為什麼要取而代之?這兩種方法都可以教,視學生程度來調整,不就是因材施教嗎?這不就是教改的主要目的嗎?


本文節錄自:《台灣人口大震盪》一書,薛承泰著,天下文化出版。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