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強人四起 遍地硝煙
首頁 > 人物 > 楊艾俐洛杉磯 > 強人四起 遍地硝煙
強人四起 遍地硝煙 發文時間: 2017/4/14   文 / 楊艾俐洛杉磯 瀏覽數 / 7,650+

近一周來,國際情勢甚為躁動,川普轟炸敘利亞,引發俄羅斯總統普丁的極度不滿,習川會草草了結,只建立最基本的友誼;美國已派出超強大艦隊駛向北韓,並警告中國等北韓友邦若不配合,美國將祭出針對中國的「二級制裁」。

當今國際氣氛恍若一次世界大戰前的翻版,戰爭是由強人擦槍走火而成。國際強人興起於5年多前,強人占領了國際新聞舞台,普丁、習近平、安倍,乃至埃及軍人總統塞西、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然後由川普總其成,像極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境況。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近因是1914年6月28日奧匈帝國皇太子斐迪南大公被一位學生普林西普刺殺,原本是凶手被抓到、審理、判刑就可結束。但是幾個星期內,全歐洲卻相繼投入戰爭,最主要是肇因於民族主義,殖民地之爭、同盟林立和軍備大賽的加乘惡果。例如19世紀德國、義大利一統,普法戰爭中法國戰敗,於是與俄羅斯結盟;英國大幅擴張軍備,引起歐陸國家及日本也一窩蜂地擴充軍備;美國縮在北美洲與世隔離,施行貿易保護主義。當時也是強人處處,德國皇帝威廉二世即位,實行世界政策,要求重新畫分全球勢力範圍,這觸犯了老牌殖民大國英國的利益;美國威爾遜總統正圖在世界有所作為;奧匈帝國裡領導人則勾心鬥角。

美國最年輕的總統約翰‧甘迺迪1960年代被古巴飛彈危機弄得焦頭爛額之際,很感慨地說,當年德國人、奧地利人、法國人和英國人都是因愚蠢、自大、自卑和誤判情勢而一起絆倒,跌進戰爭的漩渦裡。歷史學家克拉克在其著作《夢遊者》中指出,當時歐洲諸強的領導人似乎都患有夢遊病,看不清事實,只會在虛境中幻想。他們高估自己、錯估形勢,是集體夢遊的大悲劇。當時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各國軍事力量都很平均,唯一突出的是英國,但她並沒有道德決心及力量維繫世界和平。

第一次大戰約6500萬人參戰,約2000萬人受傷,超過1600萬人喪生。戰後又因為逼迫德國太甚,賠款賠地,戰勝國猙獰面目盡出,引發更大悲劇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更達7000萬,幾乎是台灣人口的3倍。

令人低徊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是近世紀文學、哲學、心理學發展最巔峰的時代,我們今天還在讀卡夫卡、赫塞的小說,心理學第一課就要講佛洛伊德、榮格,哲學湯瑪士‧曼,畫家畢卡索都在崢嶸頭角。2013年德國作家伊里斯寫下《繁華落盡前的黃金時代》,描述這種景象,有如一幅鮮豔豐富的鑲嵌壁畫,紀錄了一個動人的年代,是新型態的人類社會,一個決定20世紀未來走向的年代。

這也像極了2017年此刻,新科技如颱風般降臨,打得人們無法站立,手機、虛擬實境、物聯網、機器人,人工智慧加速發展,彼此互為動力,昭告一個新的文明。

但是我總有個如張愛玲一樣惘惘的威脅,到了巔峰的文明總有衰落、崩頹的一天,科技文明自不例外。她的名言「個人即使等得及,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有一天我們的文明,不論是昇華還是浮華,都要成為過去。」每個人都應該謹記於懷,才不會被現在的小確幸、大確幸衝昏頭,每個人也要成為強人的制衡。

(原文刊載於2017年4月13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