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特權」背後,你不知道的小故事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特權」背後,你不知道的小故事
「特權」背後,你不知道的小故事 發文時間: 2017/4/17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60,800+

前總統馬英九在台北地方法院內,持麥克風接受媒體訪問,劉宏恩教授批評這是「特權」。

剛好,我曾當過發言人,讓我來談談,這「特權」背後,可能大多數人不知道的「小故事」。

以前我在當發言人時,剛開始,媒體都是「堵麥」,這是平時大家常看到的「畫面」,受訪者前面塞滿了麥克風。

但這其實對記者不太「人道」。除了要搶位外,有些記者或蹲或跪在受訪者前,或在受訪者後踮腳尖,或者站在側邊遠處得把手伸得長長直直的。

大家或許從「電視畫面」看到,受訪者也不過講一、二句話,撐一下無所謂,但其實,有些受訪者可能一講就半小時甚至更久。即曾有媒體記者私下笑説,最怕採訪某某某,一講就不會停,大家採訪完,不是手抽筋,就是腳抽筋(蹲太久)。

於是,慢慢的,發展出了比較「人道」的方式,那就是,讓受訪者持麥克風,連結邊上的一個擴音箱,但這個擴音箱不會把音量開得太大,因為那不是用來對「公眾」廣播用的,所以,大家若注意到,這擴音箱邊邊會疊放著一堆麥克風,這擴音箱是要讓媒體採訪收音用的。

北檢內馬英九受訪的情形也是一様的,那裡一直是北檢規劃給媒體採訪的採訪區。否則媒體為了搶鏡頭,會在院內亂成一團。

而這又會有下一個問題,「亂成一團」又怎様?

事實上,因為「亂成一團」,就很容易有人受傷,特別是攝影記者,眼睛必須用來顧鏡頭,無法看路,很容易發生意外。事實上這種例子,我就親眼見到二次,一次是在2008年總統大選時,一位攝影記者,在上採訪車時跌落導致癱瘓,多年後過世;還有一次,一位記者,在拍受訪者鏡頭時倒退著走(這非常平常),一失足,就跌進一旁一公尺深的溝裡。

還有一次,由於採訪動線混亂,我不慎擋到了攝影記者的鏡頭,經常背著背包的我,被一位攝影記者一手拉著我的背包,用力把我拖到一邊去。他顯然是反射動作,後來才意識到我是發言人,覺得很不好意思。一般人大概會生氣,但我非常清楚,他們不能漏鏡頭的苦處,也不以為意。

我要説的是,記者真的是很辛苦,也是高風險的工作,所以,在他們執行採訪工作時,我們都會盡量配合他們的需要。

至於劉教授説的「公平」,也就是馬英九可以拿麥克風,其他的民眾也應該可以拿麥克風,我也很贊成。

事實上,只要是在「可預期」(確定時、地,受訪者會出現),以及受訪者本身「有意願」受訪的情形,重大新聞的當事人,媒體應該都會願意讓受訪者持麥克風受訪。例如,其實不只馬英九在那一天持麥受訪,柯建銘也在同一天持同様的麥克風,在同一地點受訪。就我所知,在北檢內,還有其他很多人都曾持麥受訪,不是只有馬英九。

為什麼「可預期」是「條件」?因為,那個擴音箱,媒體不會帶著跑,只有在可預期的狀態下才可能帶著,有時是受訪單位本身會帶著,方便媒體採訪。例如總統府。所以,如果一般民眾並不在「可預期」的時地下出現受訪,就不太容易出現「持麥受訪」的待遇。

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大家在電視上看到的畫面,仍是在「堵麥」居多。

而「有意願」就不用多説了,有些進法院或地檢的當事人,會躲鏡頭,根本不想受訪,也就沒有什麼「持麥」受訪的可能性了。

這些「背景故事」,絕大多數的人不會知道,這算不算「特權」,有「定義」上的問題。但如果這是「特權」,其實,這「特權」背後,體貼的並不是受訪者,而是有採訪需求的記者。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