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指責民企移民,無異於逼迫良家婦女走夜路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指責民企移民,無異於逼迫良家婦女走夜路
指責民企移民,無異於逼迫良家婦女走夜路 發文時間: 2017/5/10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19,300+

2012 年,我參加了碩士入學 30 周年聚會,見到很多中央黨校的同學。當然,我們博士同學、大學同學,還有後來的同事也經常聚會。不過,每一次聚會,其實都在提醒我,如果我沒做生意,大概會和他們走同樣的道路。

無非兩種可能,一種在機關裡當公務員,做個副局長,好一點的話,爭取做個副部長。我的碩士同學大概有三分之一做到了副部以上。另一種就是做學問,很多同學都成為了博士生導師。 

我們這些 77 級、78 級的畢業生,趕上了那個知識和人才缺乏的特殊時代,各自發展得都還不錯。 

我選擇的道路,屬於我們那一代人當中的一個特例。當時我所在的單位,突然一個急刹車拐彎,把我給扔地下了,等我爬起來的時候,車子已經開走,不帶我玩了。我只好拍拍屁股、撣撣灰,找上幾個哥們,另走一條道路。

結果沒走多遠,又趕上很多逃難的人。我非常沮喪,以為自己迷路了,再也找不到天堂,可他們卻告訴我,前面就是天堂。

於是,我跟著他們跑到一個新的地方,建立了一座新的城市,並開拓出不錯的發展天地。這個新天地叫「民營企業」,我的身分也改成了「民營企業家」。雖然我現在還沒到達天堂,但我已經走在進入天堂的道路上。

當初那些沒下車的朋友,原先都認為我必死無疑,沒想到我在新城市過得也不錯。現在他們在老城,我在新城:他們要出來,我要進去。民營企業在體制內的人看來,同樣是一座圍城,因為也有人要進、有人要出。 

其實,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是公平的。付出一分辛苦,就有一分回報。只要我們守法守紀、規規矩矩去經營事業,那麼無論在體制內還是體制外,都會獲得成功。

然而,社會對民營企業的看法是有爭議的。打個比方,曾經的媒體,包括一些很有影響力的人,都說民營企業移民是「外逃」。我認為這種指責有些霸道,無異於逼迫良家婦女走夜路。

比如說某個地方社會治安特別不好,經常有強盜、土匪出沒,那麼良家婦女走夜路,肯定不安全。在這種情況下,她要麼不出門,要麼多穿件衣服,實在不行就搬家,換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這時有人大聲喝斥「為什麼不出來讓人調戲或糟蹋」,豈不是無理和霸道嗎?! 

有些時候民營企業所處的環境與狀況,和這種軟弱可憐的良家婦女是一樣的。她的離開是自我保護,沒有傷害到任何人。氧氣被抽走,自然要找一個有氧的地方;社會治安不好,自然要找一個治安好的地方。她實在太弱小了,如果足夠強大,完全可以反抗或整治好社會治安,這樣就無需搬家了。

我們不應該指責所謂的移民「轉移資產」或「合法轉移資產」,應該檢討體制中出現的問題:哪些不利於民營企業發展,不利於愛鄉愛土、保子孫,不利於安心創業致富,不利於安心公益慈善,不利於我們參與社會發展的所有積極活動? 

如果想改變這種狀況,就必須搞好「社會治安」。首先要做的,就是消滅土匪,去營造一個法制的、夜不閉戶的社會。假如身邊都是儒生和君子,那麼良家婦女在夜間行走,就不會忐忑不安。要做到這樣她還搬走,那就真是不愛鄉不愛土了。

民營企業移民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缺乏企業成長的土壤。

其實,中國所有的企業家,從創新能力、冒險精神、個性古怪等方面來說,和賈伯斯都大同小異。賈伯斯擁有的這些素質,中國民營企業家都有,但我們卻培養不出蘋果這樣的企業。

如果沒有蘋果,賈伯斯就不值錢,再古怪的性格也沒用。28 歲的 Facebook 創始人祖克柏,比賈伯斯還要玄乎,早在 2012 年,他就擁有了一千億美金的公司。 

我們的能力與素質,應該與一個充分競爭的、鼓勵創新的、權益保障的、法制完善的社會相結合,這樣才有可能長出蘋果和Facebook 這樣的公司來。

遺憾的是,我們國內光有素質,沒有土壤,很多大公司都是在國外的體制下發展起來,比如百度、騰訊、阿里巴巴,都是在外面上市。

中國民營企業的發展,不僅在於企業家個人,還在於社會制度,只有把兩者結合起來,才能不斷地開拓創新。

原文出處:微信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