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司改會議遭挫,蔡英文應虛心補救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司改會議遭挫,蔡英文應虛心補救
司改會議遭挫,蔡英文應虛心補救 發文時間: 2017/5/15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10,300+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繼台大教授林鈺雄後,律師陳重言跟進退出,甚至傳可能湧現「退出潮」,會議公信受挫。之所以會有成員不滿程序的情形,常是因為會議結論「似乎」已有成見,參與只剩「背書」作用。

本會議初衷良好,以邀集多元專業人士民主審議,擴大司改的專業與多元;但因無特別法源,體制上仍是總統的幕僚諮詢會議,成員由府方邀請。而總統畢竟代表行政權,應留意政治避嫌。

本會議功能除了「集思廣議」之外,很重要一點就是以成員的清望來為司改提供社會能量。因此,會議程序的透明對於結論的說服力至關重要。但是,有總統本人參加的籌委會卻被指為「閉門會議」,討論過程不能公開,的確不應該。所謂「籌備」通常指程序規畫,有何不能公開?而不同組別,卻對相同議題重複討論,也顯示了會議對「解決歧見」的努力不足,讓各組之間,對於他組的討論顯得互不尊重,甚至疑似因預設立場,所以想重啟爐灶翻盤。種種情況易讓外界有「結論已經預設」的想像。

程序的瑕疵會實質影響結論的公信力。就以「最高法院法官政治任命」為例,這在學理、其他國家實務非無先例;但在台灣需經「兩階段改革」,一是先大減最高法院94名法官員額至21位、並改終身職,二再改由民選總統從「兩倍人選中擇一」政治任命,強化法官的民主正當性。但如今一舉完成兩階段,等於把決定未來數十年司法實務走向的「終審法院成員大換血」,交由現任總統過度掌握,恐致最高法院出現政治意識型態單一化的系統性偏頗;相較於其他國家「一任總統僅能在空缺出現時提名」,可說影響力大過想像。

絕對權力帶來絕對腐化,我們必須思考權力濫用的風險。自民進黨執政以來,《不當黨產條例》、「保防法」草案、「三級首長改政務任用」、「區長改機要」種種爭議作為,沒有「節制權力」的形象。再加上蔡總統所提名的監察委員陳師孟,竟然以監察權威嚇「判決結果與其政治立場不同」的法官,而蔡總統卻對陳傷害司法的言行不置一詞,堅持提名。這點點滴滴都在侵蝕、揮霍蔡政府政治能量的信任度。

也因此,當要賦予蔡總統掌握指派終審法官的權力,即便學理成理、有他國實踐前例,也難讓人民安心。舉個例,我們能接受,讓陳師孟擔任中華民國的終審法官嗎?雖然陳不符提名資格,但會不會在符合資格的人之中,去找尋最像陳師孟的人呢?

再者,就算終審法官改由總統政治任命,也可考慮加上「國會參與」的程序,雙重加持法官的民主正當性。但司改會議以「避免提名人審判紀錄被檢驗」為由,刪去「經國會同意」程序,反而與其「希望法官與社會多元溝通」的初衷更不符合。

儘管此提案爭議重大,但司改分組會議竟以「16贊成1反對」壓倒性通過,思慮顯然不夠周到,也形同陷蔡總統於不義。幸好,司法院已承諾在近期分組會議提復議翻案,亡羊補牢,值得肯定。

橘逾淮為枳,其實筆者不反對最高法院法官採政治任命,但在其他法治國可行的做法,用在台灣會產生什麼結果?就算要做,配套更要周延、公開透明,例如同一總統提名人數不能過半。

台灣的司法,確實到了必須結構化的檢視與改革的時候了,正因如此重大,蔡總統必須更珍惜信譽,也須減少社會對總統藉機擴權、執政黨不當影響司法的疑慮。就此,建議蔡總統、司法院做到兩件事:

一是,黑箱必須避免,不能讓成員流為「同溫層」,更不能讓司改成員變成「橡皮圖章」。二是,蔡總統須展現公心與公信,傷害司法的爭議人士少用,傷害法治的爭議行為少做,才能為司改取得正當性與推動能量。

文末提一建言,有法學者曾建言將「三級三審(兩次事實審)」改為「三級二審」,無論民、刑、行政案件,除了簡易案件以外,一概由高等法院「一次堅實的事實審」,加上「一次上訴法律審」機會;預期可減少三成案量、減少案件發回機會、避免纏訟過久,讓當事人、司法能集中資源提高單一事實審的品質,避免消磨當事人對司法的耐性與信心。盼司改會議能考慮納入討論。

(原文刊載於2017年5月9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