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給錢能救命,但是要給一輩子,我該給嗎?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給錢能救命,但是要給一輩子,我該給嗎?
給錢能救命,但是要給一輩子,我該給嗎? 發文時間: 2017/5/18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32,850+

二十八歲熱血的小NGO負責人:

我在柬埔寨山區一個小村子裡做教育計畫,教孩子們讀書。我跟村民的感情都很好,最近有幾個村民生病了,跟我尋求醫藥費。雖然這跟我的教學計畫沒有關係,但我是他們認識唯一有經費的人。剛開始我提供了救急的一、兩次費用,卻覺得不斷給錢不太對,可是不給又好像會變成壞人,請問阿北我該怎麼辦,該繼續給他們嗎?

處變不驚的褚阿北:

面對這種兩難,「結果」和「原則」都已經不是最關鍵的事啦!(遞茶)

------------------------------------------------------------------------------------------------------------

給,或是不給,如何給?

你的問題讓我想到前陣子有網友留言給五月天主唱阿信:「你害我妹妹去跳海,現在昏迷不醒,我不知道她這麼愛你。她寫信給你,你有看到至少回覆一下。」

無論這個事件是真是假,阿信身為藝人,臉書粉絲群人數逼近三百六十萬人(阿信和阿北,等級未免差太多!)因此時常有網友將之當作「許願池」。阿信偶爾會親自回覆趣味、有創意的留言,但不可能條條回覆。

這個歌迷「綁架式」的不理智舉動,自然是被譙翻,大家應該都會覺得這種人根本不要理他吧?

可是萬一是真的,而且妹妹兩天後死了呢?

網友可能又會大逆轉,責怪阿信明明只要動個手指回覆一下,就能救人一命,為什麼舉手之勞都不願意做呢?

突然,阿信就變成大壞人了。

但如果阿信被迫回覆每一個要脅不回覆就去死的歌迷,其他歌迷又會不爽:「只因為我們沒有說要去死,你就不理我們了嗎?」

所以,現在的你根本就是柬埔寨阿信,你該怎麼辦?

如果不給他們醫藥費,他們會怎麼樣?會死掉嗎?

死掉不可以嗎?

死掉其實沒有關係,因為在你進入這個村子之前,生病死掉對他們來說是很普通的事,你來這裡做的是教育計畫,不是來當有求必應的觀世音或救世主。

但如果給了醫藥費就不會死掉,甚至會痊癒,你可以見死不救嗎?

就像有名的禪師故事—退潮的海邊一個和尚撿起快要乾死的海星,扔回海裡,眾人

看了笑和尚:「退潮的沙灘上有千千萬萬個海星,你救了一個,有什麼用呢?」和尚說:「對於這一個來說,卻是生與死的區別。」

所以既然遇到了,你當然應該幫助。可是真的是這樣嗎?如果到最後連原本的教育計畫都因為村人的索求無度而中止了,會比較好嗎?

再說,每一個會好的病,都可以跟你要錢嗎?

一個需要洗腎的病童,只因為他罹患的是屬於「不會痊癒」的疾病,就完全得不到你的幫助,這樣真的有比較對嗎?

又再說,只有生病的人才能得到「好康」,健康的人什麼都得不到,就像其他沒有要脅自殺的五月天歌迷就因此受到冷落,這樣又公平嗎?

給,或是不給,如何給,是NGO工作者每一天都會面臨的困境。

當善意或是愛被綁架的時候,首先必須跳脫的思維,是用「結果」來決定行動。否則你很快就會每天為了應付用愛來要脅你的人而疲於奔命,最後,自己失去了愛。

不看結果,那我的原則怎麼辦?

如果「結果」不重要的話,那麼「原則」重要嗎?

比如說,五月天堅持只在想回覆的時候回覆,歌迷卻因為等不到回覆所以真的自殺了,你認為阿信應該堅守這個原則嗎?

你的教育計畫,對象如果是一個原本就負債累累的家庭,但因為原則問題,你要他們跟其他家庭一樣自籌一半款項,於是你資助的時間越長,這個家庭的負債是不是因此會越多呢?

或者,在沒有錢的時候,違背努力自立的原則,停止到學校上學、上醫院看病,因此而避免陷入無法償還的長期債務中,長久來看,對整體家庭來說,會不會反而比較好呢?

許多做援助計畫的NGO都相信,當地的社區應該要有所付出,而不是不停接受施予,所以會施行以工代賑,要求他們用勞動來償還。可是對已經幾乎要過勞死的村民來說,真的應該要求他們做更多工作嗎?

念書對未來比較好、帶著嚴重的殘障或癱瘓勉強活下來比較好,這種城市知識分子的價值觀,在偏遠山區的小村落裡,真的還適用嗎?

這樣到底該怎麼辦呢?

說來說去,結果也不重要,原則也不重要,所以,到底什麼才重要?

我的建議是:釐清自己的心態最重要。

如果你心裡是不想給的,卻因為想做個好人、為了做好事而來,擔心因為不給而被誣賴成壞人,所以動搖。這樣的話,你當然不應該給。有限的資源要用在長期計畫之上,零星給予的錢,無論給多給少,都不會帶來生命本質的改變。

就算能帶來好的改變, 卻不再因為給予而快樂, 對自己的「心理幸福感」(psychological well-being)也是嚴重的傷害。

然而,如果你的心裡願意打破任何原則,不顧任何結果,都想要給予,那麼,就義無反顧地把原則跟理性丟到一邊吧!這也不難,父母對子女大都有這種情操。只是你必須明白此時的角色,就不再是NGO工作者,而是再造父母。

所以,作為一個NGO工作者,你要當可望而不可及的明星阿信,還是要當不怕吃苦的日本阿信?我不知道你會怎麼選擇,但我選擇成為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無論給,還是不給,都能在做完決定後立即放下,繼續好好做人、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做一個精神自由、擁有心理幸福感的人,不輕易被NGO的大帽子籠罩,也不讓愛輕易被綁架。

本文節錄自:《55個刺激提問:把好事做對,思辨後的生命價值問答,國際NGO的現場實戰》一書,褚士瑩著,大田出版。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