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消費者抵制產品,真的幫得了童工嗎?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消費者抵制產品,真的幫得了童工嗎?
消費者抵制產品,真的幫得了童工嗎? 發文時間: 2017/6/4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52,050+

用行動改變世界的讀者:

網路上最近在轉傳一則拒絕購買某些巧克力品牌的訊息,因為他們使用了僱用童工的工廠之可可亞,我想知道阿北對這件事的看法。

壞脾氣走遍天下的褚阿北:

為了解決童工問題而拒買或要求關廠的人,可能比僱用童工的人還要殘忍!誰在僱用童工?

------------------------------------------------------------------------------------------------------

你想像中的童工,大概是像奴隸一樣,被工頭拴著鐵鍊,在巨大的工廠裡沒日沒夜地工作吧?如果是的話,你根本沒有現實感,只是想像力豐富而已!(人身攻擊)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國際勞工組織的數據,二○一三年全世界年齡在五至十七歲的童工,人數約為一•六八億人。

請問如果有一個企業標榜「社會企業責任」,宣稱只要發現下游工廠有任何僱用童工的情形,就算只有一個,就會立刻切割,終止一切合作關係以示負責,你真的覺得這一‧六八億個童工的父母,隔天就會歡天喜地地把孩子送到學校去上學,然後問題就自動解決了嗎?

老實說,這麼想的企業跟消費者,可能才是最殘忍的,比僱用童工的僱主更加殘忍。為什麼?因為你沒有考慮到「形成童工背後的成因」,還有「童工的僱主是誰?」這兩個重要的問題。

為什麼會有童工?

國際勞工組織認為「貧困」是形成童工最主要的原因。對於貧困家庭而言,就算是兒童,也要能夠自己養活自己。童工的收入雖然不高,卻可以占到全家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至四十,這跟我在緬甸工作多年所觀察到的實際情形相當接近。讓童工失去養活自己的收入,不但無法解決貧困的問題,甚至會讓貧困家庭陷入更嚴重的貧困之中。

部分「新自由主義」的經濟學者,像是瓦特•布拉克就在他的《百辯經濟學》(Defending the Undefendable)中反對所有對勞動市場的管制,包括禁止童工的主張,因為禁止童工的法令「反而會剝奪貧窮兒童求生存的機會,強制兒童去學校受教育而不允許工作,對兒童不一定是最好的選擇」。

國際勞工組織(ILO)也說,「缺乏有意義的替代出路」是另一個童工形成的主因。比如偏遠鄉村因為沒有學校,或學校距離太遠,學費太貴,教育品質太過低劣,也有的是因為教育無法為當地人找到更好的工作、帶來更好的生活,都會導致家長選擇讓子女成為童工。

沒有解決「貧困」跟「教育」的問題,就想要透過消費者抵制或關廠來解決童工問題,是草率的做法!

大部分童工的僱主是愛他們的父母

在抵制之前,你知道一•六八億童工的僱主,大多不是魔鬼,而是愛他們的父母嗎?

二○一○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童工率最高,在一些撒哈拉國家,更有超過一半以上的兒童變成童工。在全世界,最常見到童工的場域,不是工廠,而是農業。

大多數童工住在鄉村,受僱於父母而非工廠,實際上,僅有不到百分之三的童工,是離開父母到城市或工廠去工作。比如在我工作的緬甸,當農村實在養不起家裡的孩子時,才會把孩子送到都市的遠親或同鄉家裡,或到他們經營的小生意去當幫傭,這些父母,一年進城一次去孩子的僱主家裡收錢。

這麼做的出發點,無論是把孩子送走的父母,還是僱用童工的僱主,都不是出於貪心,心裡也沒有住著殘酷的惡魔,而是「愛」。他們愛這些孩子的程度,跟你我相比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為大人知道,勉強把孩子留在鄉下,沒有飯吃可能會夭折。如果在有內戰的地區,搞不好會還會被徵召成為娃娃兵,年紀輕輕不是戰死,就是被迫染上毒癮。到安定的大城市,幸運的話還有一條活路。

這也是為什麼,有些家長甚至同意孩子做工不拿薪水,只要供給孩子的食宿就可以了。住在城市的遠親或同鄉,有時候因為同情這些孩子家庭的困境,被迫成為「僱主」,他們並不認為自己在「虐待兒童」,而是真心覺得自己在「幫助兒童」。

別用善意的石頭,將弱者送往地獄

根據台灣的工廠法第七章「工人福利」中第三十六條「童工、學徒之補習教育」裡所說:「工廠對於童工及學徒應使受補習教育,並負擔其費用之全部,補習教育之時間,每星期至少須有十小時,對於其他失學工人,亦當酌量補助其教育。前項補習教育之時間須在工作時間以外。」

即使是根據法律,也表示童工若確實有需要工作,與其強制不能工作,偽善地將社會問題擠壓到其他地方,「眼不見為淨」,不如強調配套的補救措施,比如每星期十個小時的教育時間。

當然, 台灣法律定義的合法童工年紀較大, 是指「十四歲以上, 未滿十六歲者」,但是對於五歲到十四歲之間的兒少呢?我個人贊同以「有實際意義的補救措施」( meaningful grievance mechanism)替代全面禁制。

技巧方面,其實可以使用的方法相當多,以尼加拉瓜一個咖啡莊園的例子來說,透過當地政府跟NGO的力量,輔導農場主人用販售咖啡的一部分利潤,成立一個專門給農場工人子女上學的學校,作為員工福利的一部分。農場就有學校,不用出遠門上學,成功消除了工人父母要孩子做工的動機。

西非也有一個叫做「火星改變願景」( Mars’ Vision for Change)的計畫,提供不使用童工的可可亞農場免費的肥料跟農場耗材,所以如果父母稍微計算一下,發現這些資源的價值,大於讓孩子做工的利益,自然就會改變習慣。

如果企業沒有致力於其他替代或補救措施,在自認為有正義感的消費者抵制產品的壓力下,順水推舟與下游供應鏈強制終止合作關係,造成工廠所有合法工人與非法工人立刻失業,對於瞬間造成的社會問題視若無睹,不但沒有負起社會企業責任,甚至加劇社會問題,每個人都成了輸家。

身為消費者,加入抵制的行列前,必須知道抵制只是解決童工問題配套措施中的一個環節,否則你只是用善意的石頭,鋪設一條將弱勢者送往地獄的道路。

啊!終於說完了。阿北每次罵完人都覺得身心好舒暢啊!(伸懶腰)

本文節錄自:《55個刺激提問:把好事做對,思辨後的生命價值問答,國際NGO的現場實戰》一書,褚士瑩著,大田出版。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