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領導者的自戀癖
首頁 > 人物 > 楊艾俐洛杉磯 > 領導者的自戀癖
領導者的自戀癖 發文時間: 2017/5/26   文 / 楊艾俐洛杉磯 瀏覽數 / 93,750+

我採訪很多領導者,發現他們有個共同特點,就是非常自戀。適當的自戀,增加自己信心,其實利於領導,但是近年來觀察,很多領導人自戀也太過了。

自戀的人常對外界批評恍若未知,例如蔡英文履新才一年,不管親藍或親綠民調的滿意度都一路下滑,台灣民意基金會(親綠)在上任一周年公佈民調,全民為蔡政府打出52.41分的平均分數;有一半以上民眾不贊同蔡英文領導國家的方式;政大選研中心所做的網路民調,問卷結果顯示蔡英文滿意度僅剩18.4%,不滿意度則高達76.4%,

但是蔡英文卻抱怨人民沒有耐心,真正施政無法在滿意度調查時實現,屢次用她的蔡想想及文青腔來掩蓋施政無能的現實,至少馬英九第一任行政院長劉兆玄在任內屢屢說,我們聽到人民痛苦的聲音。

適當自戀者可以孕育長遠抱負,形成戰略視野,更能有效溝通、但過度自戀者看不到自己的缺點,只愛上鏡子裡的自己。自戀的英文Narcissus來源,是位俊美的希臘青年名字,他拒絕眾多女神的愛意,只愛上他自己在湖中的倒影,他日益消瘦,最後變成了一朵以他命名的花——水仙,所以自戀者也稱水仙花症。

很難有人抵抗自戀者,弗洛依德認為自戀者是最難分析的性格。著名軟體公司甲骨文(Oracle)的創辦人,也是多年執行長賴瑞‧艾利森(Larry Ellison)就自戀成癮,經理人形容「上帝與賴瑞的差異在於,上帝不認為祂是賴瑞,但顯然賴瑞自認是上帝。」

現今很多政壇領導人都深具水仙花個性,柯P是典型的自戀者,陶醉自己的做法,欣賞自己的聲調,有什麼錯,認為只要道歉,就可脫身,把選民當愚民,2018年除非他再玩出諸多花樣,否則失敗在握。

國民黨裡也有諸多自戀領導人,馬英九是自戀癖,他認為當選總統是自己的魅力,要與國民黨劃清界限,輕忽對立法院的工作,當他第二任就職記者會時,總統府外10萬人遊行示威,他卻氣定神閒,台灣醒報社長,也是資深媒體人林意玲大聲質問,到底有沒有聽到人民的聲音。

外界都批評他鏡子裡找人,馬英九是否真喜歡照鏡子不可得知,但是他用的人都是自己的倒影,如行政院長陳沖、江宜樺及多數部會首長等,也是自戀癖的另一種延伸。

自戀癖者也會認為別人對他的效力是理所當然,不存感恩之心,也不認為自己應回報,因此馬英九第一任期間就開始失去往日支持他的友人,馬王政爭時,坊間最流行的話是馬英九沒有朋友,王金平沒有敵人。一位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和我說,在立法院,沒有人不欠王金平一份情,普通人認為這一定是金權交易,但是這位元操守甚佳的立委說,王金平對人的需求特別敏感,凡是自己職權之內的事,有人請託,都會盡量達成。

政壇人士最忌自戀,這次洪秀柱競選國民黨黨主席,應該輕而易舉獲取黨魁,但是洪秀柱到後期,只信任自己意識形態相近的人,而且堅信自己2015年挺身而出,當年十月和平退出選舉,就應該永遠享受光環,視支持者為當然,最後得票大輸吳敦義,連鐵板支持者黃復興黨部都被攻破。

領導人由於身處眾人阿諛中,尤其容易自戀,在造勢場合裡,精心安排出的鳴笛、喝彩、恭維聲中,很容易讓人迷失,認為自己真的如此偉大,但是活動歸活動,自我能力是一回事,縱使選民投下支持票,也要經過嚴格的執政檢驗,如蔡英文、柯P及民進黨的首長們。

世界上只有獨裁國家的領袖有強烈自戀癖而能長存,如朝鮮的金日成、金正恩等,中國的毛澤東尤其是偏執的自戀狂,他年輕時英俊瀟灑,寫得一手好書法,並擅作詩詞,他的《沁園春•雪》那闕詞是自戀的極致: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看紅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前面講的是長城、黃河的壯闊高偉,然後是江山如此多嬌,引來無數英雄競爭。接著講到秦始皇、成吉思汗,唐漢高祖都略遜一籌,然後詞峰一轉,所以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指的就是自己。

也只有充分學養,不媚俗的人才能看透他的自戀,台大故校長傅斯年在1945年與民盟及第三方學者去延安見毛澤東,同行人都佩服毛澤東五體投地,只有他是清醒的,傅斯年發現延安的作風純粹是專制愚民的作風,也就是反自由、反民主的作風。傅看見裡面密密麻麻掛滿了錦旗,是各地獻給偉大領袖的,便諷刺說:「堂哉!皇哉!」傅斯年和毛澤東單獨在一起聊了一夜天。天上地下都談開了。談到中國的小說,傅斯年發現毛澤東精研坊間各種小說,連低級小說在內,傅斯年認為:毛澤東從這些材料裡去研究農民心理,去利用國民心理的弱點,所以至多不過宋江之流。

於是傅斯年來到台灣,雖然早逝,但是在台灣獲得尊敬,台大的傅鐘總是在響,永遠懷念這位知識巨人,躲開了中國反右、文革歷次整肅知識分子運動,而同行人在這些運動中,不傷即亡。所以識透自戀狂者,還能保命。

一些領導學家認為克服自戀癖,最重要是安排自己的善意反對者,挑戰自己的觀點和做法,例如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經常找自己的反對者,和他辯論,因為他自知自己成見深,是偏執狂,必須有人幫他修正,或者微調,也就是找另一面鏡子。這也值得所有世間領導人借鏡。

(原文刊載於2017年5月25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