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資本主義的省思(一)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資本主義的省思(一)
資本主義的省思(一) 發文時間: 2013/12/6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13,000+

在20世紀早期,有許多人認為蘇維埃中央計畫式共產經濟是全世界的出路。然而到了20世紀快結束時,我們明顯看到資本主義戰勝了共產主義,民主戰勝了極權。我們也看到所有自由民主國家都採用了以私有財產制為基礎的資本主義經濟。事實上多數的歐洲社會在成為民主政體前,已先成為資本主義社會,譬如德國。經濟成長讓生活水準提升,也是促進民主政治的主因。然而,並不是所有的資本主義國家都是自由而民主的。

本文將重新檢視一些今日世界轉變成資本主義的歷史背景,一些資本主義形成的基本思想,以及一些著名思想家和哲學家所持的贊成和反對的觀點。當然,資本主義有非常多不同的版本。在本文中,我們從頭到尾所稱的資本主義,就是企業型的資本主義(Entrepreneurial Capitalism)。我們也會討論今日世界存在於資本主義與民主政治間的緊張關係。在結論時,本文也會嘗試提出一些解決今日世界存在這些緊張狀態的建議。

但隨著21世紀展開,我們也看到世界各國所實施的各種資本主義產生了許多問題,諸如『次貸危機(Subprime Crisis)』,演變成2008年全世界的金融危機,2010年開始的歐洲『主權國家債務危機(Sovereign Debt Crisis)』,以及最近土耳其和巴西的政治危機。前二者基本上是經濟問題,但後二者卻是經濟表現還不錯的國家所產生的政治問題。事實上,我們也看到世界上一連串民主與資本主義國家的緊張情勢,即使連美國都有『占領華爾街運動(Occupying Wall Street)』。

早期對資本主義的知識性論述

在亞當史密斯名著『國富論』的出版後,也就是在資本主義發展早期,資本主義實際上促進了不同文化、宗教和國家之間的交流。資本主義不僅用新的方式供給舊的需求,也創造並提供新的需求。美國佛萊契法律與外交研究所的拜德教授(Amar Bhide)曾在『充滿冒險性的經濟(The Venturesome Economy)』一書指出,資本主義是一種『非』破壞性的創造現象(a phenomenon of non-destructive creation)。諾貝爾經濟學得主海耶克 (Friedrich Hayek)也說,為了維護傳統自由主義,資本主義市場生產的東西可以讓我們發揮潛能,並生產出人們真正需要的東西。這也正是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所相信一個好的社會必須做到的事,幫助個人達成他們充分的潛力。然而,也有許多其他學者與經濟學家認為資本主義和我們的社會是存有緊張關係的,資本主義對民主政治亦然。18世紀末,德國法學家Justus Moser曾預言,市場競爭會摧毀社會中的不同社群、社會結構和當地文化。馬克思在『資本論(Das Kapital)』中也提出相同的看法。然而奧地利裔美國經濟與政治學家熊彼得(Joseph Schumpeter) 提出了著名的資本主義思想中的『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概念,則與拜德的結論完全背道而馳。熊彼得在他所著的『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主義 (Capitalism, Socialism, Democracy)』中也認同馬克思的理論,認為資本主義終將崩潰,並被社會主義所取代。

他的第二個有名的理論是『侵蝕基礎理論 (Eroding Foundations Thesis)』,基本上是說,資本主義成功後會展開一種過程,讓它所賴以建立的社會和文化制度摧毀掉,從而社會主義開始興起。事實上,為了解決這個資本主義本來就有的問題,20世紀的政治實體不論是有意或無意的,曾經創造了許多資本主義的變體,例如:國家指導資本主義(State-guided Capitalism,新加坡)、福利國家資本主義(Welfare-state Capitalism,北歐諸國)、極權資本主義(Authoritarian Capitalism,中國)、大公司資本主義(Big Firm Capitalism,韓國)、企業家資本主義(Entrepreneurial Capitalism,美國)…等等。如果用地區角度的方法去分類,還可分為萊茵邦資本主義(Rheinland Capitalism)、北歐資本主義(Nordic capitalism)、地中海資本主義(Mediterranean Capitalism)和盎格魯.美利堅(Anglo-American Capitalism)資本主義…等。

回顧18世紀,有趣的是資本主義的發展導致世界兩種截然不同的發展趨勢:民族主義(Nationalism)的發展和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開始,從而產生另一種緊張對峙,最後造成帝國主義。1648年衛斯發里亞和約(The Treaty of Westphalia)是民族國家(nation state)概念的濫觴,對抗的是當時的帝國和大公國 (empire and principality)的概念。當時歐洲的歷史只是想把種族和宗教劃分開來,而不是要建立多元化的社會。社會在脫離宗教束縛而進入世俗化和資本主義帶來的唯物主義(Secularization and Materialism of Capitalism) 的過程中,其所造成的感情真空就被民族主義填補了。

在經濟學中,18世紀曾經發生金融革命和社會商業化,我們今天所熟知的金融業就在18世紀誕生了。在19世紀,也開始了工業革命。工業化/專業化(Industrialization/ Specialization)也開啟了經濟全球化與人類脫離神性社會束縛的過程。霍布士(Thomas Hobbes)的著作更讓人們的政治思想從宗教束縛中解放出來,使百姓使走向世俗。亞當史密斯則提出了商業化社會的概念。到了18世紀末,人們開始購買他們所想要用的多數的東西;同時,他們也把多數生產的東西出賣到市場中。在此之前,每一個家庭只會生產他們生活所需要的東西。從那時開始,私人家庭開始市場化了。家庭手工業做出來的貨品是要拿去賣的。拿工資的勞工則替別人工作賺錢。亞當史密斯就曾說過,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程度的商人。當時也可以說是第一次消費者革命。

然而,荷蘭人是第一個把政治權力和經濟政策結合在一起的民族。社會上物質財富的增加第一次被認為是國家實力的一部分。商業行為和國力也第一次開始彼此連結了。1602年,荷蘭人成立了荷蘭東印度公司(Dutch East India Company),而英國東印度公司(British/Honourable East India Company)是英國人稍早在1600年設立的,荷蘭東印度公司就成為世界的第二個跨國公司,但卻是第一個發行股票的公司,用集資的方式去冒風險做更大的商業交易。17世紀,荷蘭東印度公司已經成為世界上最有錢的私人公司。不過,這在實質上是一種帝國主義,在一個國家中建立起一個等同國家而由私人擁有的資本主義企業。

1609年,阿姆斯特丹銀行成立,1611年第一個證券交易所也在阿姆斯特丹設立。阿姆斯特丹一度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同時也是宗教寬容的中心,因為喀爾文教派(Calvinist) 難民不斷從安特衛普大量湧入,還有從伊比利半島逃來的猶太人難民(Marranos/Crypto-Jews)。當時資本主義在荷蘭容許不同文化與宗教的交流,並縮小它們的差異。荷蘭也可能是在歐洲第一個多數的居民都把時間轉移到市場生產活動的社會。

在1688年『光榮革命(Glorious Revolution)』後,荷蘭出生的英王William of Orange深知商業的重要性,這也是重商主義(Mercantilism)的源起。他們相信國際的財富是固定的,貿易也是一個零和的遊戲(Zero-Sum Game)。當時的世界貿易充滿了保護主義及貿易戰— 當然也有很多真正的戰爭。這一套被稱為『新漢彌爾頓戰略(Neo-Hamiltonian Strategy)』的世界貿易理論,是以關稅保護和補貼為基礎的經濟理論,被當時多數的國家相信並採用。即使在今日世界仍然屢見不鮮。這和史密斯當初所設想的國際自由貿易是以市場自由競爭為基礎,全然不同。在他的『國富論』中,他主張擴大國際貿易的自由,並透過互惠的貿易協議去減少國與國之間的衝突。然而,就在同一個時間,社會達爾文主義(Social Darwinism)興起,導致了帝國主義時代的產生。因為人們相信達爾文所謂『適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的概念,也適用於社會或國家層次,意謂著只要牽涉到輸贏就可以不擇手段,而輸的國家當然可以被淘汰。

當時人們都認為,在物質上追求奢華是文明的基礎。曾有一度,物質上的繁榮被認為是邁向更高階文明發展的先決條件。人類社會都透過世俗的藝術、文學和科學的神奇發現去滿足他們的想像力。對伏爾泰(Voltaire)和休姆(David Hume)而言,文明的內容就是藝術、科學和技術改良,也代表社會有更大的福祉。然而,盧梭(Rousseau)卻認為,物質進步會增加不平等,也同時會讓道德式微。他進一步指出,資本主義讓人們橫生不必要的念頭,舒適也會讓人們對道德規範分心。科學的能力及成果不是平均分給人們的,當然也因此而造成社會上更多的不公平。新資本主義繁榮的達成,是以犧牲窮人的自尊為代價。而且得到的人(the haves)和得不到的人(the have-nots)經常是處於戰爭狀態。

 亞當史密斯相信,應將個人私利和社會所想達成的結果連結在一起,這是建立個人私慾和公眾福祉相互關係的一個理論。個人私利是市場活動的推手。伏爾泰相信,商業提供了一個方法,讓終極目標不同的人可以攜手合作。他指出,即使另一些人對達到宗教信仰上的最後救贖(ultimate salvation)的方式和自己有不同看法,也可以互相合作。追求經濟利益會使人們更願意寬容。他也認為仁慈(benevolence)只是一種不正常的有限現象。伏爾泰和史密斯都認為個人私利及透過市場追求財富的觀念是合理的,而且應該普及。

但史密斯相信自由競爭的市場,但也相信,生產者會盡可能去迴避市場的競爭性。個人或團體都會用規避自由市場的方式以圖謀私利,而且一定會不惜犧牲公共利益。所以,有效能的政府是商業社會存在的必要條件之一,過去如此,現在亦然。政府的功能便是在法律之下提供正義和安全、比較公平的自由競爭市場及防衛和基礎建設。霍布士在他著名的『巨靈論(Leviathan)』一書中明白指出,政府是必要之『惡』。他也進一步說,如果政府沒有效能,私人財產就無法有效擁有,也就不會有好的商業社會。

(本文未完,將於下期刊載「資本主義的省思(二)」)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