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悶騷成就不了大事業
首頁 > 人物 > 李立亨上海 > 悶騷成就不了大事業
悶騷成就不了大事業 發文時間: 2017/6/16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83,700+

聊天重不重要?很重要。讓人收到你的名片,會想要多問你一句話,重不重要?太重要了。讓你上台講話,你如果可以說出讓人留下印象的話,重不重要?那叫相當重要。

上海的台商聯誼會,校友會,讀書會,每個月都有好多的聚會。這種聚會,經常是交換名片,認識新朋友的機會。為了調劑聚會的風格,讓參加者不僅僅是吃飯聊天。演講或對談這樣的活動,經常會被放在邀請函的活動流程裡。

最近去參加一次餐會,餐前有演講,吃飯的時候有演出。

您掃我,還是我掃您?

這類聚會,通常都選在上班時間。為什麼?因為它已經設定你是「高端人士」,你的上班時間是可以自由決定的。座位的分配,一定經過精心安排,希望同桌的人的背景接近,大家可以馬上熟悉起來。

標準程序經常是,你在簽到的時候,就會被告知你坐第幾桌。你到了你所屬的那一桌,往往會有一兩個你已經認識的。主辦方希望你可以跟老朋友在一起,同時也可以認識新朋友。所以,這種場合所「上演的」絕對是社交活動。

在等待活動開始之前,就是同桌的人換名片的時候。不過,大陸現在通常都以「加微信好友」的方式,來結交新朋友。在微信的記錄裡,你可以看到對方過去的貼文,多少知道對方在乎的領域,並以此為話題來閒聊。

通常,你跟陌生人眼神相對,說出「您好」跟姓名之後,接下來就會說出:「您掃我,還是我掃您(微信號碼)」的話來。

不會說話,還搞啥搞?

機伶一點的人,很快就會從對方手機桌面的照片入手。順口就問:這照片裡面的是你的小孩嗎?或者是:我也去過大峽谷,風景真的很不錯。

所謂的高端人士裡面,總有大姐頭或帶頭大哥型的人,很快就會邀請你說,他是某個什麼會的成員,下次有活動,希望你可以也來參加,大家再多交流交流。有的人,很快就可以帶起話題,聊得大家賓主盡歡。

這場餐會的主講者在台灣當過官,現在準備從上海某名牌大學退休。想必是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那麼多人在台下聽講(當天擺了十幾桌),他竟然在台上說了一個多小時。

我坐的這一桌,除了聽到笑話會有反應之外,大家都或划手機或假寐或者兩眼無神望向講台。有人說:口才還不錯呀。有人說:這應該是他這輩子最後一次,有那麼多人聽他講話的場合了。有人,則是斷斷續續的小聲聊起天來。

他說的都是常識,但他至少還是教書多年,演講有架構跟脈絡可循。有的人一講話,馬上進入感情跟感受特別多的環節。遇到這種人,他的過去,我們來不及參與。他的未來,別期望有我。

公開演講難道不用學?

為什麼那麼多人,不會講話?不會說出讓人有收獲的話,更不會講出讓人產生「欲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的期待?

不會講話,表示很少講話。講得不好,表示沒有被檢討。講不出所以然,要不是他說的話真提不起別人興趣,要不就是他不知道自己講得不好。

這種人,我們遇到的還會少嗎?我們有多少官員,他被付錢的工作就是說話讓我們明白政府在做什麼。可是,有幾個官員說得一口好政策呢?應該百分之八十,不是不好,而是講得很糟糕。

除非天縱英明,否則講話是需要接受訓練的。公開演講,應該是歐美許多國家的菁英,一定要能信手拈來的長處之一。言之有物,或者能否吸引觀眾,則是他能否更上一層樓的必須。

我就很想問,我們不是有什麼「公務員人力發展中心」之類的地方。難道,他們教半天,發展了半天,就發展不出「能說」這個技能嗎?至於,善道,我覺得那徹底是奢求了。

現在,大陸有很多課程,就是在教老闆還有準備當老闆的人,如何在團隊面前演講。《帶團隊就是講故事》和《說出領導力》等書籍,還有各式各樣的演講課程。已經讓「如何好好講話」,變成一門好生意。

怎麼可以不會講話呢?

按說,做舞台演出的人應該有更多機會在公開場合說話。演講更是需要類似表演那樣的營造戲劇張力,能表演的人應該很有資格來教別人如何演講的。

但是,我們那次的吃飯過程中,幾乎每一個表演完的人,被主持人請去發言的時候,他們都說:「我不會講話,謝謝大家。」要不就是請主持人代為發言說:「他很客氣,謝謝大家」。

這樣的場合,分明就是和可能贊助者、可能推票者、可能合作者,不期而遇的絕佳機會。主持人請他們發言,就是在創造機會給他們。但是,何以至此呢?

不訓練自己在適當時機講適當的話的藝文工作者(還有企業的經營者),是怎樣的一種存在呢?你為什麼可以不會講話呢?要不然,求求你帶一個會講話的人在旁邊幫你講話吧。

不會講話的人,怎麼成就事業呢?

不會講話,怎麼做推廣,怎麼找贊助呢?

這種狀態,我們可以稱之為:悶騷有餘,說話不行。

你悶騷,都是我害的?

經過一段時間的沈澱,我悟出一個道理。那就是,不僅是台灣藝文工作者,其實也包括各行各業的許多辛勤工作者,性格都偏向悶騷。亦即心中的反應跟期望(渴望吧,應該說)很多,卻不習慣用言說的方式表現。

也就是說,這樣子的人,內心戲很重,演很大。可是,不習慣說出來,而是在心中不斷演練、繁殖。最後只會說給閨蜜聽,酒後吐真言,或者寫在臉書上面。然後,就完事了。他覺得他已經反映出來了,別人不知道不懂,是別人的事。

這樣的性格有什麼樣的後座力呢?有可能,久而久之,你會誤以為別人都知道你這一路的百轉千迴,知道你其實是這樣那樣想的。以致於,你開口說的東西,根本就是說給自己聽的。

你說的內容,根本就是說給很熟悉你這個人的人聽的。什麼意思呢?那就是,沒有過程,只有結果。但是,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聽你說話。當下,他們的反應就是,沒有反應。

躲起來,窮開心嗎?

悶騷,或許可以作為一個人生活的日常。但是,在工作上,如果你以為別人應該知道跟理解你的努力。你以為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人在做,天在看」。這種認知,實在太可怕了。

因為,終究,你還是得讓世界跟你有所連接。這樣發展的結果,那就既不是溝通不良也不是溝通不夠,而是沒有溝通。等到一天一天又一天,你行年漸長,當你的自尊心已經茁壯到一個地步的時候。你就變得不能被挑戰了,那就沒救了。

那天到了台下,幾個表演者就跟自己人聊起天來,有人還是可以主動跟同桌的人敬酒。我就想,如果你不能公開讓人對你留下好印象,那麼,我又何必給你機會上台呢?

公開演講,就是讓你不用一個一個人去陌生拜訪,而是可以得到一個說頭,讓你去跟潛在的合作對象創造一定的連接點。你如果不能簡單大方的說明自己在做什麼,那就只能繼續待在自己開心的小世界裡「窮」開心吧。

悶騷,成就不了大事業。可能,連小事業也辦不好吧。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