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企業儲蓄超額 投資環境超冷
首頁 > 人物 > 林祖嘉台北 > 企業儲蓄超額 投資環境超冷
企業儲蓄超額 投資環境超冷 發文時間: 2017/6/20   文 / 林祖嘉台北 瀏覽數 / 18,200+

前一陣子,主計總處公布今年的GDP可以達到保2的水準,這是一個還算不錯的消息。但是,另外一方面,主計總處公布的相關總體資料中也顯示,今年的超額儲蓄率預估仍然達到13.0%(即占GDP的比重)的高水準,只比去年的13.7%略低一些。

超額儲蓄率是指儲蓄率減去投資率的差額,其代表的意義是指家計單位不去消費(即家計單位儲蓄)和企業不去投資(即企業有儲蓄)的加總占GDP的比重。超額儲蓄會造成國家的整體需求不足,因此短期內會導致經濟動能的減緩,長期則因企業投資減少,而造成生產規模下降及生產力停滯的問題。事實上,過去5年以來,台灣的超額蓄率都超過10%,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現象,值得國人關注。尤其是,近幾年來,超額儲蓄大幅增加的主因在於企業的超額儲蓄增加,反映的是企業投資的不足,此一問題值得政府部門仔細檢討。

依主計總處公布的資料顯示,去年我國全國的儲蓄毛額為6兆新台幣,儲蓄率為33.9%(即占GDP比重),而投資毛額為3.6兆,投資率為20.2%,因此超額蓄率達到13.7%,超額儲蓄金額達到2.4兆,此一超額儲蓄代表的是民間消費不足與投資不足的結果,使得高達2.4兆的閒置資金沒有使用。

如果我們再進一步去區分家計單位超額儲蓄(即消費不足)與企業超額儲蓄(即投資不足),我們看到的情況可能更令人擔心。依主計總處公布的資料顯示,到民國104年為止,家計單位的儲蓄率有很大的波動,由98年的40.4%下跌到102年的27.6%,然後再回升到104年的37.2%。但是如果再看企業的超額蓄率的變化,則是一直呈現不斷上升的趨勢,由100年的31.8%逐年上升到104年的53.9%。也就是說,民國104年時,企業的所得當中有超過一半以儲蓄的方式保留起來,而不去進行投資。

一般來說,家計單位儲蓄的目的在遞延消費,主要是為了以後的消費(如子女教育、購屋或退休基金),或是一些可能突發的支出而預做準備(例如生病)。傳統以來,國人對於子女教育及購屋的需求一直很高,因此也造就了很高的儲蓄率。

另一方面,企業持有資金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投資賺取更多的利潤,因此當企業有了利潤以後,通常會把其中的一部分發放給股東,剩下的一部分就會拿去投資,以賺取更多的利潤。但是,為什麼近年來我國企業的超額儲蓄率會不斷地上升呢?主要的原因就是企業不願意投資,這當然與台灣投資環境的惡化有關,其中兩個最重要的因素,一個是台灣企業不斷反映的「五缺現象」,即缺水、缺電、缺土地、缺技術與缺人才等;另外一個重要因素則與近年來台灣的政治紛擾及政策反覆不定有關。

在五缺方面,工總、商總與電電公會等幾個主要工商團體不斷地向政府反映,台灣在這些重要的生產要素上欠缺得非常嚴重,但是政府部門始終無法有效地協助企業解決這些問題。其中尤其是以能源供應、土地與技術人才的取得最為困難。因為非核家園的政策,導致近年來無法確保能源的穩定供應;土地取得經常會遇到環保團體的抗爭;而開放外國技術工人來台政策,則不易被工運團體所接受,因此政府在相關政策的開放一直無法突破。

最後,近年來國內兩黨政治所造成的政治紛擾,導致許多重大的經濟政策無法維持長久的一致性,使企業在投資時無所適從。比方說,前一任政府想要力推兩岸政策,後一任政府卻大力阻擋,當企業在前一任政府政策開放下而進行大量投資時,面對下一任政府政策的改弦易轍就會立即出現經營上的問題。在政府政策無法維持一致性和穩定性的情況下,企業最佳的反應就是先減少投資,以觀其變。

總而言之,為了改善投資環境,提高企業在台灣的投資意願,一方面政府部門應該更努力地協助企業解決「五缺」的問題;另一方面,政府也應該以拚經濟為施政的目標,讓重要的經濟政策能有一致性與穩定性。畢竟經濟政策不應該因政黨輪替而有所不同。希望朝野都能夠以全體國人的民生福祉為首要考量,減少政黨之間的惡鬥。

(原文刊載於2017年6月18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