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接觸陌生人,擦出學習火花
首頁 > 人物 > 王力行台北 > 接觸陌生人,擦出學習火花
接觸陌生人,擦出學習火花 發文時間: 2017/6/22   文 / 王力行台北 瀏覽數 / 33,850+

(編按:本文為2017年政治大學畢業典禮演講致詞稿。)

今天我能站在這裡和各位同學講話,大概是因為我畢業得夠久、工作得夠久。我畢業了50年。

50年前的今天,我和各位一樣,正從政大學生要變成政大校友。

50年前,我們畢業同學不到900位,只有3個學院、16個系。現在學校有9個學院、33個系,畢業同學3,000多人。

50年前,校內現代化建築只有4層樓高的社資中心、新聞館、公企中心;現在有科技化的數位圖書館、國際化的體育館;還有環山大道可以跑馬拉松。

50年前,幾乎每班都是僑生一半、台生一半,僑生大都來自香港、澳門,東南亞的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現在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學生有570人。

50年前,我們做為學生,一定要在4年內拿到學位,可以工作賺錢,減輕家長負擔;現在學生不是延畢,就是不在乎是否會拿到學位。

當然很大的關鍵是50年前,台灣的國民所得是100美元左右,而今天我們是近23,000美元。

回想當年,我之選擇政大新聞系,是受我的高中老師影響。他說,他最敬佩三種人:一是醫師,可以救人;一是老師,可以教人;一是記者,可以改變人,救社會。

新聞記者這個工作是學習和人接觸,學習和人溝通,藉此傳播人的知識和觀念,影響更多其他人的行業。

因此也讓我明白,進入政大新聞系的那一刻,就是接觸陌生人的開始;也註定了一輩子要接觸不同的陌生人。

新聞館內常舉辦演講,有我國駐外的大使們,有掌全國新聞通訊社、報業、廣播公司的負責人,來談國家大事、世界情勢和記者責任,這使我想起禮堂前的一幅對聯:「集中西文化菁英研求學問/究天人思想真理貫徹知行」那就是學校和師長,對我們同學的期望。希望我們古今中外的知識都要學習,哲人智士的思想更要理解,並在人生中踏實執行。

我畢業後最初的工作,是在1980-1990年代,那正是全世界政治經濟翻天覆地的時刻。台灣發展過程中,經濟上成為崛起的亞洲四小龍之一,政治上蔣經國總統解除戒嚴,開放報禁、黨禁、兩岸開始三通交流。

全世界,柏林圍牆倒塌,蘇聯瓦解,歐盟走向統一。中國大陸則是歷經改革開放、天安門事件、經濟崛起。現在已與美國平起平坐。

跨入21世紀,科技主導改變了世界。現在一個手機,可以了解全世界、連絡全世界,幫助你做各種學習,也解決你食、衣、住、行、娛樂等生活問題。

我很幸運,作為一個記者,見證了這個世界快速的變化,也就是經常面對陌生的世界,把這些全新世界的變化,傳播、分析給大眾讀者。

在我採訪的過程中,有兩個最值得尊敬的人物:一個是蔣經國總統。1987年底,蔣經國總統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的負責人凱莎琳.葛蘭姆(Mrs. Graham/Katharine Graham)訪問,在那次訪談中,他宣布台灣在第二年1月1日解除報禁、黨禁、兩岸開放探親。接著蔣經國總統就接受遠見雜誌我的訪問。我記得除了談民主、兩岸政策外,我特別問了他未來領導人物應該具備什麼條件,他說最重要的兩點是:品德和才能。他說:「領導人要:有所為,有所不為;知所變,知所不變。」

另一位是新加坡總理李光耀。1992年2月20日,我記得非常清楚,前一天是鄧小平過世,全世界媒體都在追逐李光耀,希望他發表談話。當然我們在第二天也提出這個問題,問他如何評量鄧小平的歷史地位。他說:「鄧小平是一位偉人,如果沒有他,中國還會走老路,會像蘇聯一樣崩潰,鄧小平1976年採取改革開放,救了中國,12億中國人才有光明的未來。」

採訪這些重要領袖人物,學到的是「縱觀全局、透徹事理、直指問題核心」的智慧。

在採訪工作40年中,我當然有許多的機會,到世界各地,見到不同的文化與社會背景的人。

一位美國作家曾經說過,人類幾世紀以來最具道德爭議的問題,在19世紀是「奴隸制度」,20世紀是「極權主義」,到了21世紀,就是「貧富差距」。80年代末,正是一個全球許多國家從極權走向民主的年代,我當時在香港,做中國時報駐香港辦事處代表。

我在香港親眼目睹和採訪過兩批人的經歷,反映了脫離集權、嚮往自由的掙扎。一批是在颱風夜冒著生命危險游泳過邊界,從中國大陸到香港的文革青年,他們都是當年擁護過毛澤東、參加過紅衛兵橫行大江南北的大學生。覺醒後,義無反顧爭取自由,他們一批批游到香港,又被遣返回去,再逃出來,在香港謀生不易、辛苦過活。

另外一批是在海上漂流多日、無人願意收留的越南難民。當時基於人道關懷,全球把香港做為越南難民集中地,成立了難民村。我去採訪過這些人,週日還參加他們做禮拜。非常悽慘,擠在又髒又臭的濕地板上,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會如何,但是寧可如此,也不願待在沒有自由的家鄉。

這就是我個人成長歷程中,體會到民主、法治的可貴;意識到一個國家、一個政府最終要給人民的,是快樂幸福的日子。

進入21世紀的前夕,中東以色列、阿拉伯之間的衝突就烽火不斷,世紀恩仇,很難化解。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流竄遷移全球的猶太人,忘不了終有一天要重建自己的家園。1948年,他們終於在應許之地建立國家「以色列」。以色列和當時的台灣很像,四面敵人環繞,時時處於備戰狀況。猶太人和中國人也很像,重視家庭、重視子女教育。

因此我們決定去做一個「以色列專輯」。

從研究猶太人的歷史、宗教、文化開始,到採訪他們的軍事專家、移民官員,拜訪猶太經師、屯墾區。當時街上男女都荷槍、公車上每小時播一次新聞,人人隨時備戰。

猶太民族是一個堅毅、不妥協的民族,全球對猶太人的歧視、納粹的大屠殺、集中營的經驗,使他們深信:「猶太人對彼此都有責任」;我們在台拉維夫大學內「流散猶太人史蹟博物館」的牆上看到印著「記住過去、活在現在、相信未來」的提示。

如果我沒有去以色列做採訪,我不容易理解為什麼猶太人那麼強悍、那麼寸土必爭、絕不讓步。

這使我想起《紐約時報》曾經登過一篇報導:蘇聯軍隊攻進阿富汗,一位蘇聯兵進入阿富汗民房,看到屋內家徒四壁,空空盪盪的,什麼都沒有,只有牆上掛著一張阿拉的照片。蘇聯兵不解,這樣的生活你們為什麼還不改變?阿富汗人說:「你們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你們不瞭解我們。」

我又想起10年前,2006年《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紀思道(Nicholas D. Kristof)在專欄中公開徵求一名新聞系學生,跟他到非洲採訪10天。

為什麼他要做這件事?紀思道哈佛大學畢業,得過最高榮譽「羅德獎學金」到牛津大學讀法律。他在二三十年任《紐約時報》記者中採訪過上百個國家、駐派過亞洲、歐洲、中東。因為了解不同種族、不同文化的差異,他對美國年輕人的「國際觀」特別關心。他說:「美國人不了解美國以外的世界,也不能站在其他種族人的立場看事務,所以在越南、在伊拉克,都惹上麻煩。」因此,他要帶美國優秀的年輕記者去看外面的世界。

這也就是我期望今天畢業的你們,「如果不跨出去,不接觸陌生人;你們永遠會在『同溫層』裡過自己的小確幸」。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以《世界是平的》一書喚醒全球化對各國的衝擊,最近他的新書《謝謝你遲到了》,再一次提醒大家,科技化帶給人類的變革。他在書中描述,全球流動加速,陌生人間的接觸是社會轉變的主要動力。因為這些陌生人有你不熟悉的新技能、新知識、新觀念,值得你去模仿、學習。

為什麼我說「年輕人接觸陌生人,是你學習的開始。」?我也提出4個理由。

(一)接觸陌生人,能幫助你走出同溫層,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知道世界在變,新技術不斷在改。2005年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在《世界是平的》書中說:「美國的父母提醒孩子,你要好好學習,不然有一天,中國孩子就會搶了你的飯碗。」2016年,他在《謝謝你遲到了》一書中又提醒我們:「今天許多企業負責人每天一早起來,都要看新聞,看看哪家公司關門了,看看下一個倒閉的會不會是自己?」

最近熱門的話題是AI,自從Google的AlphaGo擊敗了韓國圍棋高手李世乭(音同「石」),也擊敗了世界第一的中國圍棋手柯潔後,人們開始意識到AI(人工智慧)的POWER太強大了。根據李開復的分析,當AI來臨時,我們有一半的工作會被取代,那麼我們能做、該做什麼呢?我們可以發揮的是以人為本的愛心、服務。 

(二)接觸陌生人,你才會有同理心。同理心和同情心不一樣,同情有點強對弱、上對下;同理心是平等、尊重,因為認識不同文化、宗教、背景的人,而有較正確的判斷和處理。

(三)接觸陌生人,才會瞭解世界有好有壞,才能正向思考。義大利著名女記者法拉奇(Oriana Fallaci)曾經說過,她最遺憾而最想訪問的人是上帝。如果她有機會,她會問上帝:「你既然創造了好人,為什麼還要創造壞人?」後來我看星雲大師的書,才了解:世界本來就是一半一半的;有白天就有黑夜,有快樂就有悲傷,有成功就有失敗。重要的是你如何把好的一半擴大,去影響和減少壞的一半。

(四)認識到學習是永無止境。學習是從走出教室那一刻才正開始的。16年前,張忠謀第一次到北大演講,他不講台積電、不講企業管理經驗,他的講題是「終身學習」。我記得他當時說,他在學校的學習(應該是更早的1960年代),畢業半年後,知識就不夠了,所以他到現在80多歲了,還每天學新東西。

30年前,我在飛機上看到新加坡《海峽時報》一篇文章〈如何當一個好記者〉,其中一項就是終身學習。它提醒好記者要熟讀經典,要隨時有一、二本書在手上,豐富自己的知識。它是這麼比喻的:一個好的拳擊手,是不可能靠10年前吃的那塊牛排打贏比賽的。

今年是政大90週年校慶,從建校以來,我們就是一個以人文社會科學教育為主的學校,面對未來可能一半以上工具會被AI取代,只有人的愛心、人的關懷、服務,才是人類可以發揮的空間;我們更慶幸自己在對的道路上,因此請記得前面我提過的紀思道(Nicholas D. Kristof)說過:「21世紀,如果你不瞭解另一半世界的人,你就不能算是受過教育。」

「走出去,接觸陌生人,認識大世界、學習新事物」,是我送給各位新校友的禮物,祝福大家!

(註: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王力行發行人為政冶大學八十風雲校友之一,受邀於今年政大畢業典禮致詞,周行一校長、文學院林啟屏院長、理學院顏乃欣院長、法學院林國全院長、傳播學院林元輝院長、國際事務學院李明院長及五個學院畢業生暨家長約1,100人聆聽。)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