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正港台灣人:以故事與歌聲淨化人心的丁松筠神父兄弟
首頁 > 人物 > 須文蔚花蓮 > 正港台灣人:以故事與歌聲淨化人心的丁松筠神父兄弟
正港台灣人:以故事與歌聲淨化人心的丁松筠神父兄弟 發文時間: 2017/7/2   文 / 須文蔚花蓮 瀏覽數 / 37,200+

(本文共同作者為陳啟民,一九八○年出生於屏東。)

奉獻台灣逾50年的丁松筠神父於5月31日驟逝,享壽75歲,他生前得知獲頒台灣身分證,曾表示:「謝謝台灣當我是一家人。」他一生對台灣的媒體淨化、公益與奉獻,感動無數人,不少媒體稱他為「正港台灣人」,頗讓人感念與追憶。 

丁松筠高中時偶然在雜誌上讀到史懷哲非洲行醫的故事,丁松筠受到啟發,立志要當醫生,到偏遠窮困處奉獻。大學入學前,原本已經向舊金山大學醫學院申請獎學金,但在一場祈禱中,感受到天主給予他的力量,於是毅然到修道院讀書。 

一九六七年,在修道院念完六年書,剛剛獲得哲學碩士學位的二十四歲丁松筠,帶著一把木吉他與簡單的行李,和其他五個年輕修士,從舊金山搭乘貨船來到台灣。剛到台灣,他一面學華語,還和修士們還組了個「神風合唱團」,一度參加了「五燈獎」電視歌唱比賽,沒想到因為怯場,只得了三個燈,沒能登上衛冕者寶座,抱著一箱田邊製藥的口服液,一路喝回新竹的華語學院。 

丁松筠來台灣的第三年,弟弟丁松青從修道院畢業,來到台灣,兩兄弟經常到社會服務中心或為新竹少年監獄服務,用歌聲來交朋友。沒多久丁松筠到輔仁大學修讀準備晉鐸神父的課程,他只花了三年的時間就晉鐸,之後還在母校企管系開課,教授人生哲學,他善於說故事、歌唱與多媒體的教學方式,深獲同學的喜愛。 

後來丁松青也來到輔大,兩兄弟重組「神風合唱團」,四處演唱,有天光啟社打電話來,邀請團員到由崔苔菁所主持的電視節目「藍天白雲」表演歌唱。那次的節目經驗,使得丁松筠成了崔苔菁專屬的英文老師。 

一九七四年,台灣耶穌會的會長請丁松筠到光啟社,接任製作教育節目視聽教材的工作。於是丁松筠決定依循天主教耶穌會神父的傳統,以服務為重,於是辭去輔仁大學的教職,接手光啟社的工作。最重要的原因是光啟社雖然隸屬於天主教耶穌會,卻不在節目中直接碰觸宗教議題,而是保持開放的視野與胸襟,試圖為這塊土地注入更多的關懷與創新的力量,以此目的感染電視機前的觀眾群,達到淨化人心的效果。 

丁松筠神父身處台灣商業掛帥的大環境,在光啟社工作的初期,他邀到崔苔菁主持「藍天白雲」,每星期要指導她唱一首新的英文歌曲,成為他的功課。此外,丁松筠神父也得負責寫廣播稿,以及策劃國中英語教學錄影帶。 

丁松筠神父一度還應虞戡平之邀,到西餐廳演唱。餐廳位置在天主教聖家堂的後面,台灣耶穌會的會長住在附近。為了避免會長誤會,丁松筠沒有唱西洋流行歌曲,而是翻出福音歌本,改唱節奏輕快的聖歌。幾天後,會長打電話給丁松筠,不僅沒反對丁松筠演唱,甚至鼓勵他以唱歌的方式到餐廳「傳教」。每個星期兩次的表演,唱著唱著居然讓丁松筠神父唱出名氣,他還上台視「快樂農家」節目中獻唱閩南語歌曲,一首《燒肉粽》,讓大家讚嘆不已,隨後不少節目都邀約這個外國人來演出。

一九七九年,丁松筠神父以天主教電視廣播亞洲分會秘書的身分奉派到曼谷參加年度大會。那時正值共產黨在中南半島大肆擴張領土,泰國和高棉的邊界上,有很多越南與高棉地區的難民,因為受不了共產黨的迫害,紛紛往泰國逃亡,卻在邊境被泰國軍隊攔阻,禁止他們入境。會議結束後,一名泰國的主教建議與會成員籌募些物資到邊境去探望難民。 

難民們在蠻荒地帶長途奔波跋涉,抵達邊界由聯合國搭建的臨時難民營時,許多人早已奄奄一息,有些染上重病,有的則是已經餓到不成人形,誤踩地雷被炸斷腿的人也不少。丁松筠神父去的那個難民營有三萬人,每天平均會有六十個人在營區內死亡,從外地到難民營協助的志工連將死人埋葬,避免傳染病繁衍的時間都不夠。 

從難民營回到台灣,丁松筠神父花了超過四年的時間籌備與來回聯繫,才總算排除所有困難,組成包含他自己在內,由李道明導演率領的四人外景隊。一行人冒著隨時遭受共產黨砲火攻擊與誤踩地雷的危險,往泰緬邊境出發。 

團隊先是製播六集的電視特別節目,之後再剪輯成六十分鐘的紀錄片《殺戮戰場的邊緣》,送到德國和澳洲等國外電視台陸續播放。電視感動了許多觀眾,隨後的募捐的活動中,獲得熱烈迴響,短短時間就募集到兩千萬台幣。這些錢由天主教明愛會換成美金,轉送到難民營,大部分當成孩子們的教育基金,一小部分則用來購買生活物資與醫療用品。《殺戮戰場的邊緣》因為深入討論戰爭中的性別、文化、教育和人權等問題,接連在一九八六年獲得第23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與「最佳紀錄片導演」,以及第32屆《亞太影展》「最佳短片獎」等獎項。 

丁松筠神父在台灣早已超過五十個年頭,他總是喜歡開玩笑地說自己是「在美國生產,台灣加工製造」。熱情活躍的丁松筠奉獻自己給大眾傳播產業,歌唱、演戲、主持樣樣都難不倒他,因為曾經在電視節目上主持美語教學節目,觀眾習慣稱呼他丁松筠叔叔或傑瑞叔叔(Uncle Jerry)。為了改善台灣的媒體環境,製作更多優質的電視節目,丁松筠神父幾乎跑遍西歐與北美各國進行募款。擔任社長時期,帶領光啟社邁進黃金時期,在有線電視尚未進入台灣之前,老三台都能見到光啟社製作的社教、兒童節目,以及深具教化意義的連續劇,代表作有《婆婆媽媽》、《爆米花》、《尖端》、《新武器大觀》、《舊情綿綿》和《阿梅的故鄉》……等,經歷過八○年代的台灣民眾,幾乎都看過丁松筠神父製播的電視節目。 

丁松筠曾經因為自己從事的工作內容與傳統印象中的神父大不相同,自我解嘲是位「不像神父的神父」,但在弟弟丁松青的眼中,丁松筠以無遠弗屆的方式,將天主的愛傳播出去,讓人群能夠彼此關懷,傳遞心中的溫暖,影響力比駐守單一教區還大。

回顧丁松筠神父的一生,他見證了台灣社會越來越商業化、資本化的變遷,他守在光啟社一隅,以說故事、歌唱與紀錄片拍攝等形式,關注台灣與世界上弱勢者的生存,傳福音,更淨化人心,跨越了宗教的藩籬,展現出工人司鐸(Worker Priest) 的社會角色。丁松筠神父熱愛台灣,以行動與生命啟發了我們,追隨史懷哲不一定要到偏鄉與非洲,也不用漫天喊「愛台灣」的口號,效法丁松筠神父在身邊或媒體上傳佈善念、真實與誠實的聲音,才是真正愛台灣的作為。

(原文刊載於2017年6月9日 震策論壇 須文蔚專欄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