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司法真能捍衛公民的名譽權?從誤讀魯迅談起
首頁 > 人物 > 須文蔚花蓮 > 司法真能捍衛公民的名譽權?從誤讀魯迅談起
司法真能捍衛公民的名譽權?從誤讀魯迅談起 發文時間: 2017/8/6   文 / 須文蔚花蓮 瀏覽數 / 13,000+

最近有樁奇案,事實很單純,不過就是一句國罵,法院動員了魯迅和張愛玲,說明「你媽的」沒有污辱的意思,一時之間讓人張目結舌,頗讓人民懷疑:司法真能捍衛公民的名譽權?

新北市陳姓男子去(2016)年8月間,不滿廖姓員工離職前揚言把電腦還原,在有5人的LINE群組傳了兩組訊息:「你打包是這樣的膩,你媽的,當這旅館是嗎?公司電腦當初怎麼放的,你換你鍵盤滑鼠,你現在打包,公司東西不用復原是這樣嗎?這是你工作態度啊,你把公司當你家啊」,以及「你電腦還原腦子是有問題是嗎,我花幾個月請你做的資料你把他還原,我保證你薪水拿不到半毛」等文字。

廖男感到名譽受損,提出兩個主張:一、陳男罵「你媽的」、「腦子是有問題」等屬侮辱性用語,因此控告陳男公然侮辱。二、廖男主張會配合公司要求,整理辦公環境,並將電腦還原到就職時的狀況,但陳男以其不願配合的不實指控,以文字加重誹謗。

法院一審就未認定有公然侮辱,判決書載明:「僅抽象的公然為謾罵或嘲弄,並未指摘具體事實,則屬刑法第309 條第1 項公然侮辱罪範疇(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6920號判決意旨參照)。被告於通訊軟體LINE內傳送之文字既有陳述『打包』、『電腦還原』等具體事實,其中雖夾雜『他媽的』、『腦子是有問題』等侮辱性用語,仍與公然侮辱之要件容有未合。」於是轉以誹謗科罰陳男5000元。但陳不服上訴,臺灣基隆地方法院法官竟援引中國作家魯迅、學者張愛玲觀點,認為「你媽的」屬情緒性口頭禪非惡意辱罵,合議庭判陳男無罪。

檢視一下二審合意庭的意見,引經據典,無非要解釋「你媽的」並非惡意污辱,判決書指出:

「你媽的」、「他媽的」、「他馬的」、「媽的」、「馬的」等字,通常是詈詞(罵人的話),在一般語境裡,是藉以表示怨恨、憤怒、驚詫等情緒的一種口頭禪。中國作家魯迅在《墳‧論『他媽的』》一文中,即指:「無論是誰,只要在中國過活,便總得常聽到『他媽的』或其相類的口頭禪」,而在臺灣一般生活中,大多數均有不經意地口出此語的情形,此觀大多數人於自小的生活經驗中,當一人對他人有所不滿時,或多或少可聽聞過類似詞語,可見一斑。當此等言詞充斥於我們的生活環境中,多數男性(或女性)從父執輩耳濡目染,因而很自然且習慣的使用此等言詞,以發洩負面情緒,不論是出於對他人或時事的不滿,男性(甚至女性)如同反射動作般的使用「他媽的」、「你媽的」等相類語言,並不必然反應出說話者的主觀意欲,更難謂有毀損他人名譽之真實惡意。(參見臺灣基隆地方法院刑事判決105年度簡上字第210號)法官顯然沒有讀懂魯迅〈論「他媽的」!〉一文,竟然認為大師鼓勵大家國罵,真是引用失當。

先說裁判書犯了一個基本的文學史錯誤,《墳》是魯迅的雜文與論文集,收錄魯迅在1907年到1925年間所寫的文字,其中包含了〈論「他媽的」!〉一文,法院竟在寫作上竟然把書名與文章名稱併在一起,真是太奇怪了。

魯迅寫雜文,慣用反諷語法,開篇說國罵相當普遍,絕不代表他支持,否則大師何必考據語源,論證一番?〈論「他媽的」!〉一文最精彩之處,在於考據晉朝以降的門第森嚴,造成階級巨大的差異,因此魯迅發現:「要攻擊高門大族的堅固的舊堡壘,卻去瞄准他的血統,在戰略上,真可謂奇譎的了。最先發明這一句『他媽的』的人物,確要算一個天才,——然而是一個卑劣的天才。」顯然階級較低者,透過辱罵,嘴上當了上位者的父親,就得到阿Q式的精神勝利!

如是以國罵「反抗」階級壓迫,是否得到魯迅的讚賞?他相當不以為然地說:「但人們不能蔑棄掃蕩人我的余澤和舊蔭,而硬要去做別人的祖宗,無論如何,總是卑劣的事。有時,也或加暴力于所謂『他媽的』的生命上,但大概是乘機,而不是造運會,所以無論如何,也還是卑劣的事。」所以魯迅非但不是如法院所指陳,把「他媽的」一類的國罵當成習慣,而認為使用類似語言有著黑暗與卑劣的國民性格,甚至隱含著一時難以掃去門第、階級與等第的封建思想,更使得一句髒話背後帶著更大的陰暗面。

判決書還引用了淮陰工學院人文學院青年學者張愛玲的語言學研究(註一),認為「他媽的」字眼雖顯不雅,但卻無指涉性齷齪、或貶抑他人名譽、中傷人格之語意,這句口頭禪通常強調言者高興、激動、感激、驕傲等正向情感的強烈程度。顯然又是法院的斷章取義,有些語意環境下,例如:「他媽的,我在廬山玩的真過癮。」確實沒有污辱的意思,但若干用法上,確實還是有貶抑與罵人的作用,張愛玲在論文的結論中就認為,使用「他媽的」就要比「你媽的」要和緩些,畢竟「你媽的」直接使用了第二人稱代詞時,還是有公開威脅的作用。

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小案子,法院引用了兩個文獻,希望幫「你媽的」淡化攻擊力,但是法官顯然沒有認真消化閱讀專家證言,片面引用,誤讀了魯迅和張愛玲的原意,也使得判決結果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註一:張愛玲,面子理論視角下詈詞「(他)媽的」的詞彙化研究,樂山師範學院學報,第 25 卷 第 6 期,2010年6月。

(原文刊載於2017年5月8日 震策論壇 須文蔚專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