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沉迷理想,罔顧金錢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沉迷理想,罔顧金錢
沉迷理想,罔顧金錢 發文時間: 2017/7/3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14,100+

提起職場,我一時還找不到感覺,因為我在職場的時間不是很長,做生意後,我的思維就轉換成了雇主思維。  

我是 1977 年恢復高考後的第一屆大學生,那時候我 18 歲,在那個年代考上大學的人中,我算是非常年輕的。

我研究生畢業後進入了中央機關工作。在中央機關工作這幾年,我在職場上做了三件與別人略微不同的事:第一,不斷跳槽,增加很多經歷;第二,沒巴結領導;第三,不為房子折腰。

我們那個時候的煩惱跟今天不同,我的第一個煩惱是太年輕。現在年輕是一件很有優勢的事情,不僅家長寵著你們,社會都尊老魅小,誰也不敢說年輕人不行——這是一個進步。

我們那個時代提倡尊老,年輕是一項弱勢。周圍人的年齡都比我大,生活閱歷也都非常豐富。我只能不斷增加自己的閱歷,去適應機關體制內的競爭。畢業以後,我立刻要求到基層鍛煉,在武漢的工廠裡跟工人一起奮鬥。

後來我去中央黨校工作,負責給領導幹部們上課,教的都是奇奇怪怪的知識,比如外國的社會主義。我負責講的是布拉格之春——捷克的社會主義。

中央黨校的教員被人叫作「章節教員」,一輩子就教這一章節,上班比較輕鬆,每天沒有人管。在中央黨校呆了一段時間後,我去了中央宣傳部,然後又到了國家體制改革委員會,研究怎麼折騰體制。

年長的人,長期呆在一個單位,甚至到退休都沒挪過地方。我在五年裡換了三個單位,再加上在基層鍛煉一年,很快我就把差距給補上了。  

第二件事,用老百姓的話就是「背著手撒尿——不服」。男人嘛,就是愛折騰。我剛到機關的時候,部長要求每個人在飯桌上講一句話——到了新單位後想做些什麼?我當時也許是喝多了,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冒出了一句「巴結群眾,重用自己」。

後來看場面有點尷尬,我就解釋道:「有這麼多同志巴結領導,我想巴結也輪不到我。如果我反過來巴結群眾,每個人都說我好,領導就會忠實我,我也就成了領導面前的第一個群眾,那麼我的機會就比其他人多。」他們一聽,覺得挺有道理。

如果連你自己都不把自己當塊料,誰還會來重用你呢?我當時就調侃:「我得尊重自己一些,把自己當成一個偉大的人,才能獲得發展機會。」我天天折騰,就算不是領導交代的事也去幹,在機關這幾年做了很多別人懶得去做的事情,拓寬自己視野的同時也認識了更多人。

第三件事,是我沒有和大家一樣在機關裡等提拔和分配房子。當時的房子是機關分配,只要老老實實別讓領導難受,熬幾年就會分到房子。我去的第一個單位,幹滿三年就能分房子,條件是要結婚,我心裡沒當回事,幹了一年多就走了。

第二個單位說,我們這兒未婚也能有房,但是得幹滿兩年。結果我一年後又走了。我從來不把這些事當回事,因為我認為,我不至於被一套房子拴住,讓它左右我一生。

我 1984 年碩士畢業,1991 年開始蓋房子,但是一直都沒買房,到 1995 年買房的時候,我已經 36 歲了。

我在機關的時間不長,從 1984 年到 1989 年,大概 5 年時間。1989 年後,我給一個私人老闆打了兩年工。

給私人老闆打工,跟在機關時完全不一樣。一開始,他們給我的名片上印了個奇怪的頭銜,叫政務秘書。我每天在食堂吃飯,陪老闆聊天,處理跟賺錢沒太多關係的事情,相當於現在的公關。

那個時候一個月工資 180 元,直到兩年後我離開公司時,工資漲到 250 塊錢一個月。我上班期間,發生了一件特別的事情,公司組織活動去白洋淀遊玩,每個人要交十幾二十塊錢,我就老老實實到財務去交錢了。最後我才知道,只有我一個人交了錢。

我 15 歲入團,20 歲入黨,22 歲到中央機關,一路都是班幹部,學習積極分子,都是標準的好學生。所以我覺得人家既然通知了你交錢,你就去做,沒什麼特別的。

後來我聽到老闆在背後談論這件事情,說了一句話,警醒了我。他說:「一個沒有缺點的人,未來會變得很厲害,因為他的心太大。他只在意他要的東西,其他大家在意的地方他全都不在意,這種人要特別堤防。而那些多吃多占,好逸惡勞,東家長西家短的人反而好管理,你給他一點甜頭就行。」

我聽到這樣的議論後,就一直思考為何自己值得老闆警惕。經過這次啟發,我就離開了這個公司——我覺得我需要有一片與眾不同的天地。

1991 年,我離開公司後自己創辦公司。從那之後,我的角色就發生了變化:由領工資的人,變成發工資的人;由被老闆看有沒有缺點,到看員工有沒有優缺點。因為記得前老闆的那番話,我特別注重公司中沒缺點的人。

在職場裡,你最應該關注的是自己在這個組織當中的角色,你未來朝哪裡發展。至於其他的點,比如房子、工資、小便宜,你想得多了,反而會分散你的注意力。

一個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煩惱,從你工作第一天開始,就要考慮自己的生存、定位和未來的發展,就像公司定戰略,你定好方向,一輩子就這麼折騰下去。

男人 15 歲要立志,小男孩 15 歲就要決定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青春期是形成這個觀念最重要的時期,這時候,你開始在社會中找榜樣。

青春期是人社會化的一個階段,由自然動物變成社會化動物的過渡階段。在哺乳類動物中只有人有青春期,老虎、獅子等其他哺乳類動物性成熟後就代表著成年。

職場上的矛盾很多都是人生的態度問題,「三觀」都是在 15 歲時決定的。喜歡多吃多占的人,可能在 15 歲時就認為,多吃多占是不吃虧的根本所在。

20 歲走上社會以後,你就要跟志同道合的人打交道。比如你想成為一個盜賊,那麼 20 歲後一定要去找江湖盜賊中的老大,不能去找雷鋒;你如果想成為一個科學家,畢業後就得跟科學家打交道,上最好的科技大學,去研究最前沿的科技。

我 15 歲的時候就決定了,要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要成為能夠改造社會、擁有美好理想的人。那個時候我一心想要奉獻,並不是不知道錢好,只是聚焦於理想,忘記了還有錢這回事兒。

原文出處:微信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