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跟外商領袖學高度
首頁 > 人物 > 李立亨上海 > 跟外商領袖學高度
跟外商領袖學高度 發文時間: 2017/6/30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17,750+

他是台商,也是轄下有36個國家商會的泰國「外商聯合會」主席。上週我得到機會跟他喝咖啡,反覆咀嚼他所強調的幾句話之後,感覺就像念完MBA所能得到的功力已被植入心中。

台大機械系畢業的康樹德,已經在泰國工作近30年,中英泰文都流利的他,被稱為「泰國最有影響力的台灣人」。大家都說「態度決定高度」,我在這位思維快速運轉的外商領袖身上,既看到了態度也看到了高度。

看事情得看歷史跟看格局

想到泰國,你會想到什麼。是讓人為之傾倒(或暈倒)的榴槤?飛機到歐洲前的停靠站?還是崛起中的泰國設計產業?

泰國有6,700萬人口,飛往東南亞各國只要兩小時左右。它是東盟50年前成立時的創始國之一,2015年成立的「東協十國」的中心點,更是大陸「一帶一路」的歐亞鏈接樞紐。

「泰國,就是東南亞的心臟,」康樹德曾在接受台灣媒體採訪時說到:「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建議台灣年輕人,要前進東協,就來泰國!」同樣的話,其實也可以將東協二字,置換成「南向政策」,或直接代換成大陸的一帶一路。

美國有民主共和兩黨,台灣有藍綠,泰國也有自己的紅黃黨爭。我問的第一個問題是,面對世界的變局,泰國人怎麼看這些不斷傳來的利多消息呢?特別是年輕人。

他先說泰國政府跟民間的態度,其實就是「樂觀其成」,早就一步一步穩紮穩打的在進行工作。而且泰國是佛教國家,人民勤奮而且守法。不過,10秒的快問快答之後,他話峰一轉,開始從歷史跟格局來談,台灣跟香港跟大陸之所以能夠快速進步的原因。

台灣在1949年前後,聚集了百萬的中國各地菁英。香港在英國政府有制度的管理之後,廣納全球的金融機構和香港菁英合作。大陸改革開放30年過程中,有效率的讓有能力的菁英和世界500強交融。

由此觀之,泰國最近這幾年,也有著類似的機遇。

Open & Mix:開放整合

一句話:open & mix。開放之後,再搭配串連與整合。

我們所能想到的偉大城市,紐約、倫敦、巴黎,不也都如此嗎?

現在某個城市的某個區,也能發揮同樣的效用。例如加州的矽谷,上海的浦東,吸引的都是國際團隊,而不是圈地之後只讓鄉親組成的愛國隊伍進入。我隨之想到,一直強調「主體性」的症頭,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台灣主流意見的呀?

不開放,那就是自己人打自己人而沒有新的血液加入。不開放,那就管不住想要走開的腳了。不開放,更是耽誤了轉型跟升級的時機了。

更何況,管得了嗎?

開放之後的串連與整合,用白話文來說,就是要交朋友。

交朋友,創造自己的朋友圈,創造工作的朋友圈,都是可以理解並且應該去做的。康樹德說,成功的商業運作三要素是:科技,人才,還有資金。他說,所謂的科技並不是說,你得很懂或者你的公司得去製造。而是,你要懂得去利用。

我心想:幸好如此,否則我就得面對「狗及科技素人不得進入」這塊牌的挑戰了。

知道科技的發展,知道科技發展的衍生運用之後,要讓科技為你的專業服務。如果你有完善的創業計畫,你有開發項目的能力和想像,那麼,尋找資金一點都不會是問題。

要創造留得住人才的條件

串連跟整合,需要交朋友。這些朋友可能是幫「忙」的,也有可能是幫「閒」的。很重要的一點是,你旁邊需要形成一個智庫。當你有問題,要有可以請益的對象。

同時,開放之後的串連跟整合,更需要繼續保持開放的胸襟。

康樹德今年曾在台灣做過一場,〈靠「泰國4.0」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公開演講。他最後總結說道:

運用創新、科技創意,我們才能夠帶這個國家從過去單純的OEM(委託製造代工)變ODM(設計代工),再到OBM(自有品牌生產),產生更多的附加價值,讓我們的人民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環境。

不管是OEM,ODM,或者是OBM,都需要專業人才來長期參與,他們就是避免陷入OMG的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如何留住有經驗、有創意、有創新能力的人才?

答案就是:要捨得提供「合作夥伴」的身分,跟相對應的條件誘因。

越開放的市場,越會注意到如何創造留得住人才的條件。台商在泰國有15萬人,在大陸則超過二百萬人。相較之下,到泰國創業或工作,某種程度就是進入「藍海」。泰國,顯然可以是年輕人「南向」的重要選項。

要看本質,不要被現象迷惑

去年成立甫滿40週年的泰國外商聯合會,過去主席大多由英美法義大利商會主席擔任。成為第一個亞裔主席之前,本來是台商協會副會長的康樹德,既積極參與聯合會活動,同時也主動出擊的與其他國家商會保持良好互動。

所以,康樹德的工作本身,就一直在實踐Open & Mix。

他說,走得快的人,通常都孤身一人。但是,如果找得到有共同目標的人,大家就可以一起走。走到目標之後,能不能夠存活並且成功,這就考驗一個人面對問題的能力。

他說,看問題永遠要看本質,不要被現象給迷惑。

這句話,我深有同感。因為不管是劇場創作,文化創意的整合,或者是評論的書寫,我自己在過去二十幾年的工作經驗當中,如果說有得到什麼「啟示」的話,那個啟示就是:要磨練自己有看得出問題本質在哪裡的直覺。

康樹德提到大陸之所以倡議一帶一路,那是內需市場飽和之後必須為之的戰略。新加坡跟香港的金融服務中心地位曾經深受倚重,那是因為東南亞跟大陸市場不夠開放的緣故。現在呢?他們的角色必須轉型。

我想到弘兼憲史的商戰漫畫《課長島耕作》裡,十幾年前的島耕作就曾被派到上海工作。因為,「日本商社會把最優秀的人才派到最重要的市場去」。但是,島耕作後來工作的地點早就不是中國了。

所以,離我們最近的新興市場已經不言而喻,那就是東協。東協的牛肉在哪裡?答案已經很清楚了。

Enjoy the Game才會長久

《世界是平的》這本經典之作告訴我們:科技和通信領域如閃電般迅速的進步,使全世界的人們可以空前地彼此接近。面對瞬息萬變的市場,就得時時看準問題的本質,馬上出手。我們不去,自然有人會跑著過去。

康樹德最後說到,工作就得Enjoy the Game。要享受戰局,要享受成長。因為,有競爭就表示有市場。《紐約,紐約》這首歌裡面有句歌詞很有名:「你如果可以在這裡存活下去,你到哪裡都搞得定的。」最近這個地點,可能可以置換成上海。未來,也許可以置換成曼谷。

泰國的文創事業,這幾年已經有相當不錯的成績。大陸更流行這麼一句話:「關於廣告創意,我只服泰國。」看來,我也要去曼谷看看這個Game可以怎樣Enjoy。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