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六朝何事,只成門戶私計?
首頁 > 人物 > 張作錦台北 > 六朝何事,只成門戶私計?
六朝何事,只成門戶私計? 發文時間: 2017/7/11   文 / 張作錦台北 瀏覽數 / 13,550+

──大陸不政改,貽人「為黨政 與豪門貪腐方便」之口實

朋友日前傳來大陸「搜狐網」製作《毛澤東的最後風雨路》紀錄片,讓我們見識到,一個曾嘲笑秦皇漢武和成吉思汗,且聲言「敢教日月換新天」的「風流人物」,在生命形將終結之時,其形體之衰敗、精神之頹靡,與乎顯露於外的焦慮、畏怯與悲愴,似尚不若常人。

毛澤東醫療小組成員、眼科醫生唐由之,1975年7月替毛澤東摘除了白內障,留在中南海毛的住處照護。他在紀錄片中回憶說:

那是手術後的第五天,房間裡只有毛主席和我兩人,戴上眼鏡後的毛主席起先靜靜地讀書,後來小聲地低吟著什麼,繼而突然號啕大哭,我見他手捧著書本,哭得白髮亂顫,哭聲悲痛又感慨。事發突然,我緊張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趕快走過去勸慰他,讓他節制,別哭壞了眼睛。過了一會兒,毛主席漸漸地平靜了一些,同時把書遞給我看,原來是南宋著名思想家陳亮寫的〈念奴嬌‧登多景樓〉。

陳亮是思想家,也是文學家,對當時統治者不思進取,苟且偷安,只以憑江拒金人南犯為滿足,十分憤慨。多次上書言事,兩度被誣入獄。孝宗淳熙15年(1188),陳亮到建康和鎮江考察形勢,準備向朝廷陳述北伐的策略。途中登鎮江北固山「多景樓」,心潮澎湃,寫了〈念奴嬌〉這首詞。前四句是這樣的:

危樓還望,嘆此意,今古幾人曾會?

鬼設神施,渾認作,天限南疆北界。

一水橫陳,連崗三面,做出爭雄勢。

六朝何事,只成門戶私計?

先描繪了鎮江的山川形勢,不過這樣的自然天塹仍不應該消蝕了主政人的抱負與勇氣。下面緊接著就借批判六朝統治者,來揭發南宋當局偏安苟且的思想本質:原來這樣的政策,只不過是為少數豪門世家的狹隘利益打算而已!

讀了陳亮的詞,毛澤東為什麼痛哭失聲?唐由之當然不敢問,毛也沒有解釋。我們猜想,毛主政大陸之後,犯了一連串滔天大錯,到文化大革命達於頂點,把國家弄得支離破碎,人民一窮二白,當自己的生命也走到盡頭之時,他如果還稍有良知,是應該懺悔的。若他真因此而悲不自勝,雖然並不能贖其罪愆,但世人總還會給予些許理解。

毛澤東向中國百姓說了許多彌天大謊,最典型的一句是「為人民服務」。共產黨主張的是「無產階級專政」,而他們自任是無產階級的代表,故天經地義由共產黨專政。所以不是共產黨為人民服務,而是人民為共產黨服務。

鄧小平石破天驚,決定「改革開放」,救了中國大陸。但他本人以及後繼者,仍陷於「共產黨專政」的籠子裡,走不出「黨天下」的桎梏。黨高於國,國高於民。對於黨政幹部來說,國家既是我們的,我們當然愛怎麼拿就怎麼拿,愛拿多少就拿多少。高幹也,太子黨也,官二代也,人人有份,「建國」幾十年了,貪腐的情形愈演愈烈。請看薄熙來家族案,要不是薄的政治野心太大,想撼動中南海,不仍然是繼續享受榮華富貴嗎?

中共當局不是不知道人民之不滿,危機之漸起。但推行政改就得走向民主政治,放棄黨的特權,不能再繼續維持「黨國體制」,所以「犧牲未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犧牲」。然而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的出逃成功,說明無論多少監視、多少障礙,也擋不住人民追求人權、自由和法治的決心。

「為人民服務」那句口號的背後,正是「六朝何事,只成門戶私計?」,凡寄望共產黨能自動改革的人,心裡大概都非常著急。因為共產黨自動改,才是真正的「維穩」,使大陸不致動盪;若是「被改革」,代價將極大,對兩岸三地的中國人,甚至對全世界,恐都非好事。願天佑中華!

(原文刊載於2012年5月24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