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你在思考台灣新社會契約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你在思考台灣新社會契約
你在思考台灣新社會契約 發文時間: 2017/7/17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18,650+
  •  

社會契約論認為個人與政府之間存在著一個契約,彼此各盡義務。凡契約總有條款,社會契約有一部分是書面的,好比成文憲法,可還有許多是不成文的,但不因為這契約既無文字,也未簽署,就說絕不存在,因為它存在在人心裡面。

霍布斯是近代西方第一個社會契約思想家,1651年他出版論述成為先驅。根據他的論點,自然狀態十分險惡,像是無止境的恐懼叢林;不過人是有理性、富想像力的,知道如何自我拯救。於是人建立社群,訂定社會契約,將權力讓渡給國家巨獸。人服從於主權是為了換取三樣東西:抵禦外敵侵略、維護和平安寧、合法創造財富。

大约40年後,啟蒙時代思想家洛克提出了自然權利觀。洛克主張,社會契約要求的不只是那三樣東西,政府還必須取得被治者的同意,並且要保障人民的生命、自由和財產,否則那統治既沒有正當性,社會契約也不能成立。洛克的思想源遠流長,感染了啟蒙運動和美國開國,名句寫入美國獨立宣言,至今廣為傳頌。

再大约80年,盧梭登場宣講普遍意志。盧梭的社會契約,要求把個體的力量放在社會普遍意志的指導之下,讓社會去完成社會想要達成的使命。其理論基礎是:社會是聯合體而不是個體的加總,個體無法通過自利追求大利,而必須服從公民集體行動和普遍意志。

換句話說,盧梭另闢蹊徑,用集體主義取代了洛克的個人權利,而其結果,普遍意志實際上演變成為威權國家的契約基礎。

時間跳過兩百年的戰爭與和平,講台上出現了西方被認為是20世紀最傑出的政治哲學家約翰羅思(John Rawls)。羅思的貢獻主要在於他重新回到個體角度去省察社會契約,他強調契約不但要維護自由,還必須符合正義,而正義必須公平。他指出,理性的人在一個假設的初始狀態下,實際上可以走進無知本真之帷幕,不受個人背景、禀賦和偏見的干擾,做出符合社會整體相互合作所需要的公平正義的抉擇。

羅思去私的契約理論一直得到廣泛的讚揚,但是對比現實,人類貧富差距近年愈拉愈大,民主對抗幾近肉搏,華府政治九龍渾水,平等的自由主義如何實現?

我為什麼將社會契約論作這樣一個辯證回顧?是因為藉此可以檢視一個政府的正當性並為前瞻。事實上,民國百年好像走過契約論350年發展史。霍布斯提醒了我們孫蔣兩代歷經推翻滿清、北伐建國、對日抗戰和播遷台灣,面對4個社稷板蕩的準自然狀態,先後如同試圖與人民形成4個社會契約,顛沛困頓於創建、抵禦、發展、厚植。

而洛克的自然權利讓人聯想到經國時代,海內外各界努力奮鬥,師法歐美,政治經濟文化終於登峰,構建了一個法治尚不完備的民主社會,留待打造充實,不過戒嚴宣告解除,報禁和黨禁隨即取消,人民可依法組黨結社、組織參加集會遊行及從事政治活動。

至於盧梭,李登輝加以嫁接,試圖形塑意志,呼喚台灣去達成一個集體使命;可關鍵的,是台獨既然只是一部分人的烏托邦,普遍意志必然失調。

惟能量碰撞懸宕,始終衝擊一切前景,自李以後,國民兩黨掙扎於契約破損有年。盧梭歸去來兮?你的答案卻似乎遠比兩黨更有朝氣。

你希望的或許是踏進羅思本真帷幕,甩脫政黨利益,為台灣尋求和平基業,並且自此著眼於不分藍綠、無私心無偏見的公共政策。

那是台灣本性,也是台灣新契約。

(原文部分刊載於2017年7月14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