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親中台獨是自我凌遲 兩岸三黨「用好中華民國」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親中台獨是自我凌遲 兩岸三黨「用好中華民國」
親中台獨是自我凌遲 兩岸三黨「用好中華民國」 發文時間: 2017/7/18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24,850+

今年是解嚴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經國先生宣布解嚴和開放大陸探親兩大政策,這是他把台灣民主化和兩岸競合關係綁在一起了。

台灣民主化和兩岸競合關係綁在一起以後,必然的發展就是,北京很難逼迫台灣在不情不願之下統一,而且台獨也很難逼迫台灣走向法理台獨。

也就是說,把台灣民主化和兩岸競合關係綁在一起以後,台灣社會不論統派或獨派,都要走民主的程序。獨派受到的制約是很難跨越法理台獨的紅線,統派受到的制約是不能接受「一國兩制」之類的安排。

所以,「不統/不獨/不武」的「維持現狀」,很自然地就成了今天,也就是解嚴三十年後,台灣社會在兩岸關係上的最大公約數。

台灣民主化和兩岸競合關係綁在一起,對北京也有重大影響。因為,這麼一來,北京所說的「寄希望於台灣人民」,在實際上就成了必須「寄希望於台灣的民主運作」。

也就是說,三十年來,北京的兩岸作為,也不得不進入了經國先生設定的框架。

賴清德凌越蔡英文

現在,來看一看台灣民主化與兩岸競合關係交互作用三十年後的現今情況,以及未來的可能發展,可分成綠藍紅三方面來說:

一、綠色現象:最新的進度是,賴清德提出了「親中愛台」的主張,但同時他也畫出了「不接受九二共識/不廢除台獨黨綱」的底線。這個架構,可以解釋為已經排除了「武力台獨」的路線(武獨),也就是排除了「流血台獨」,要台獨,不流血;而想走向「親中愛台/一中一台/借殼上市/兄弟之邦」的路徑,這可以說是一種「親中台獨」或「和平台獨」(和獨)的架構。

賴清德提出「親中愛台」,也許是一種自問自答。因為,幾十年來,台獨面臨的主要質疑就是:「台獨若不能親中,若不能與對岸維持和平,那麼,台獨如何能愛台?」賴清德的自問自答就是:「台獨是親中的,所以台獨也是愛台的。」這就是他的「親中台獨論」或「和平台獨論」。

這是一種套套邏輯。問:台獨為什麼是親中的?答:因為台獨是親中的。問:台獨為什麼是愛台的?答:因為台獨是愛台的。問:台獨為什麼可以不流血?答:因為台獨可以不流血。這種套套邏輯,將使這種自問自答失去意義。

但是,有無可能實現這種「親中台獨」的兩岸架構呢?

現實的演化與發展,似乎與賴清德的想像背道而馳。「和平台獨/借殼上市」,恐怕會使台獨更無可能實現,也使中華民國與一中各表更受傷害,兩頭落空,同時使台灣的政經綜合風險更高。簡單地說,「借殼台獨」將使台灣內部撕裂、兩岸衝突、國際四處碰壁,也就是使台灣陷於沒完沒了的「自我凌遲」。可以斷言,它不會有「親中」的作用,因此也就不會有「愛台」的效果。

「親中台獨論」不會增加台獨的可能性,反而更加暴露了台獨的色厲內荏,暴露了台獨的不可能性。這應當是一般人用膝蓋想也明白的道理,但賴清德何以會提出這種自我矛盾的主張?

這是因為,三十年來,台獨議題的變遷與發展,到今天呈現出一種「外擊型台獨式微/內殺型台獨糾纏」的狀態。也就是,台獨對台灣的外部情勢已沒有什麼作用,但台獨由於仍是綠營內部路線及權力鬥爭的工具,而使台灣也無法擺脫台獨的糾纏。

這種「內殺型的台獨」,不但撕裂了台灣,撕裂了藍綠,更應注意的是,也撕裂了綠營,撕裂了民進黨,撕裂了蔡政府。畢竟,到今天為止,是否要凍結台獨黨綱,在民進黨內仍是一個懸案。

賴清德的此次動作,被解讀為又一次民進黨內部的鬥爭用兩岸議題的形態來呈現。賴清德宣示「我主張台獨/兩岸關係是國際關係」,來作為他自己的兩岸底線;其實,他更是藉此為蔡英文總統劃下了底線。

至此,蔡英文在綠營及民進黨中,在兩岸論述上已失去了主體性及主導性,可以說已經跛腳。在兩岸政策上太阿倒持的蔡英文,如何面對這個「外擊型台獨式微/內殺型台獨糾纏」的局面?

大屋頂中國

二、藍色現象:比較新的進度是,經過這次黨主席的選舉,國民黨似乎從「一中同表」的試探,又回到了「一中各表」的原有軌道。

馬政府八年,兩岸政策的主軸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其具體的效果是「不統/不獨/不武」。

我認為,這個主軸和這個效果,是在試圖努力把台灣的兩岸議題,從「統獨」的外部議題,轉化成「台獨/非台獨」的內部議題。

因為,若不先化解「台獨/非台獨」的問題,以一個連憲法認同及國家定位都嚴重撕裂的台灣,不可能有條件、有力量來處理兩岸關係。

或許因為如此,馬政府的兩岸政策,常被北京及深藍批評為迴避統一。但是,正如前述,這也是因台灣民主化與兩岸競合關係交互作用後,所發生的民主制約效應。在還沒有緩解「台獨/非台獨」的內部撕裂前,台灣沒有條件用民主運作來處理統一議題。試想:如果連台灣內部都沒有「統一」,如何奢談兩岸的「統一」?

最近,馬總統說:兩岸統一不是不能談,但和平是基本要求,民主則是必經的過程。我的解讀是,統一不是不能談,但重要的是應先釐清如何統一,也就是要說清楚統一的基本要求與正當過程。這是對台灣民主程序的回應與責任,誰都不能迴避。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面向是,由於民進黨重返執政,動搖了九二共識的定海神針,北京今後恐怕很難再接受「不統/不獨/不武」的兩岸架構。如果今後北京對統一的壓力增加,我認為,藍營的兩岸論述可以是:

一、憲法是一中憲法,所以,一中原則是憲法的規範,但必須爭取一中的定義權,那就是一中各表。

二、統一終究是不能迴避的現實議題,且統一也是憲法命題,但必須爭取統一的話語權與主體性,那就是大屋頂中國。

準此,如果統一的壓力上升,藍營的兩岸架構可以考慮延伸。也就是從「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延伸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大屋頂中國」。

所謂大屋頂中國,可說是一種「互統一」的概念(相對於「被統一」),也就是「不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也就是「不是你吃掉我,也不是我吃掉你的統一」。亦即:用「如何統一」的方法論,來節制「統一」的過程與內涵,不能陷於完全的被動。

當然,這個架構也必須受到台灣民主運作的制約與考驗。

三、紅色現象:一年來的發展是,有明顯的跡象顯示,北京已經從「新三句」的寬鬆路線,調頭又回到了老三句及聯合國二七五八決議的強硬路線。

北京已經意識到,台獨已經演變為文化台獨、柔性台獨或心靈台獨,乃至於賴清德的「親中台獨」或「借殼台獨」。

這些「形形色色」的台獨(俞正聲語),皆不會再採「法理台獨」,而其本質皆是「借殼台獨」,這就是「和平台獨」的主軸。台獨從「法理台獨」轉向「借殼台獨」,這是未來兩岸關係的最大變數。演變至此,北京要面對的不再是正名制憲,而是不斷惡化的去中華民國化及去中國化的問題。

對北京來說,與法理台獨或借殼台獨博弈,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課題,因此也要有不同的考量。北京應當知道,台灣今後與其說有台獨的問題,不如說有中華民國被掏空、站不住的問題。唯有名實俱在的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民主運作中站住腳,台獨就難有立足之地。北京如果要「寄希望於台灣的民主運作」,不能不有此思想。

蔡政府自相矛盾

下面,作一簡略的結論:

一、民進黨必須調整「和平台獨/借殼上市」的思考,也就是必須設法淡出終至消化台獨路線。這是兩岸最根本的問題,不能幻想可能有「親中台獨」或「和平台獨」的存在。

林全說,北京的一中原則在消滅中華民國,但這句話只說出了一半。他沒有說明,蔡政府在《中華民國憲法》(憲法一中),及《台灣地區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一國兩區)之下,如何解讀一中原則。

林全當然知道事態的另一半,他當然知道真正的原因其實在於:台獨論述正是主張消滅中華民國。

由於台獨主張以正名制憲或借殼上市的方法消滅中華民國,所以不能接受「一中原則」,甚至不能接受「一中各表」,以致不能接受「九二共識」。

反過來說,如果蔡政府真正遵行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亦即遵行憲法一中,則自然即可主張「一中各表」,進而接納「一中原則」,也就不必否定「九二共識」。

蔡政府一面說「依據中華民國憲法」,一面又不接受「九二共識」,這可說是自相矛盾,不能自圓其說。

林全說,北京要消滅中華民國。但蔡政府應當自知,兩岸問題的癥結更在民進黨主張台獨,主張借殼消滅中華民國,甚至存有「和平台獨」的幻想,這將使台灣陷入不知伊於胡底的自我凌遲。

當蔡政府說北京要消滅中華民國的時候,必須先處理台獨要借殼消滅中華民國的問題。如果民進黨借殼消滅中華民國在先,北京要打壓及消滅的那個國家就已經不是「中華民國」了。

民進黨必須思考,硬把中華民國去中國化,也許是台灣與中華民國的政治自殺。

兩岸三黨杯子理論

二、北京必須認知,兩岸競合必然是一長期過程。北京若將統一視為終極目標,就過程論言,必須使台灣能翻轉「去中華民國化/去中國化」的走勢,必須使中華民國不被「借殼上市」,始可能保全維護未來統一的條件。質言之,若要台灣維護這些「中國元素」,就必須維持「一中各表」,這也就是汪道涵在二十年前所說的「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再就目的論言,若談統一,也應思考「大屋頂中國」、「互統一」,或汪道涵在二十年前說的「共同締造論」,而不應是「你吃掉我、我吃掉你」的統一。

正本清源,北京若要台灣以中華民國來維繫統一的條件,就不能不給中華民國留下一條「一中各表」的通道。因為,在台灣,沒有中華民國,就沒有中國;先保住中華民國,才能談中國。

台獨如今最振振有詞的理由是:只有一中原則,沒有一中各表。所以,如果有了一中各表,台獨會更加理屈。

或許,目前兩岸陷入嚴重僵局,以上談的這些都好像有一點何不食肉糜。但是,希望有一天當兩岸互動重回正軌之後,如果北京仍寄希望於台灣人民,寄希望於台灣的民主運作,寄希望於心靈契合的統一,兩岸還是要先走回「一中各表」的路徑。

最後,我想引述一位朋友的看法。這位朋友在兩岸都有長久的求學、工作及生活的經歷。他說,兩岸相處之道,有六個字:用好中華民國。

用好中華民國,用好中華民國憲法。這個「用」字,用得真好。

我希望,兩岸藍綠紅三黨都應當「用好中華民國」;更希望台灣的民主運作,也能朝「用好中華民國」這個方向來發展及引領。

因為,台獨是台灣的弱元素,主張台獨而竟妄求親中和平,其實已暴露了台獨的難以為繼;相對而言,我覺得,標舉「一中各表」及「大屋頂中國」,也就是「用好中華」、「用好民國」、「用好中華民國」,及「用好中華民國憲法」,則應當是台灣在兩岸互動中的強元素。

這也就是對兩岸藍綠紅都有用的「杯子理論」: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

(原文刊載於2017年7月16日《聯合報》,並另於7月15日在「筆震論壇」的「解嚴三十:台灣邁向民主開放」座談會以口頭發表;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