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架構醫病關係在良好的醫醫關係之上
首頁 > 人物 > 胡涵婷波士頓 > 架構醫病關係在良好的醫醫關係之上
架構醫病關係在良好的醫醫關係之上 發文時間: 2017/8/7   文 / 胡涵婷波士頓 瀏覽數 / 11,100+

Hi Robert, 

I hope you are feeling better and the fistula surgery went well.  It can't have been fun.   

Your most recent blood counts are stable albeit low.  I see that you have an appointment with Dr Hu in our office for your prostate cancer.  She is terrific and is an excellent hematologist as well as oncologist and she can follow your low blood counts and small abnormal protein going forward.  I can still be involved if you or she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but it is much more efficient for you to be followed in the future by one person.  I hope that is OK with you.  Dr Hu's office is right next to mine and we will be chatting about you. 

Best wishes, 

Roberta

我所鍾愛尊敬的資深醫師同事轉寄她寫給一個病人的簡訊。她親切、誠摯又流暢的字句想必帶給這位病人溫暖,以及削減他即將面臨一個素未謀面的醫師可能感受的疑慮。雖然我不是這個簡訊的直接接收者,從醫療專業角度而言,我深深被這樣的醫師典範與模範醫病關係感動。這樣的例子在美國並不是太不尋常;的確美國的社會文化與醫療環境能夠蘊育這麼美好的醫病情誼,這是台灣的病人與醫師比較無法享受到的情境。但是,也許一般民眾與醫界還是可以從這封動人的簡訊學習到寶貴的提示-如何促進良好的醫病關係。

(基於保護病人隱私權,我變更了病人與我的同事的名字)

Roberta 首先親切地詢問 Robert 肛裂修補手術的復原狀況 ( I hope you are feeling better and the fistula surgery went well.),並且表達同理心 ( It can't have been fun.)。Roberta 是血液腫瘤科醫師,與肛裂的診斷與治療是無關的。但是美國的醫療體系重視醫師之間的溝通;通常病人的門診與住院記錄都會傳送給病人的主要醫師群,包括家庭醫師及病人定期看診的專科醫師。我們除了會收到許多正式的門診及住院病歷記錄之外,醫師之間以電話或電媒非正式地討論病人的病情,集思廣益做成一致的醫療決定,也是天天發生的常規。我們在做這些討論時常說的一句話是 “ So that we are all on the same page.” ,我們是同心協力,意見一致的;從而減少因為缺乏溝通所造成的醫師各說各話、困擾甚至激怒病人的狀況。( Dr Hu's office is right next to mine and we will be chatting about you. )

因為Roberta 不看攝護腺癌,她以病人能得到合適又負擔最小的醫療照顧為念,建議病人讓我同時照顧他的攝護腺癌及血液病,減少病人看診的負擔 ( it is much more efficient for you to be followed in the future by one person. ) 。

我相信一些敏感的台灣醫界同事的立即反應是:「你們領的是固定薪資,Roberta 只是在推卸職責」。很不幸的,多數美國醫療機構也已經轉型成以業務量計算薪資的制度,保括我所任職的機構也是如此。令人感動的是,我所認識的醫師同事在日益艱辛的大醫療環境之下,仍然堅持從醫的初衷,不受薪資波動的影響,持續保守最美好的醫療專業 ( professionalism ) 典範。

Roberta 不希望病人感覺被拋棄;她尊重病人的感受與自主決定他想看哪個醫師的權利,但是也表示她會持續關心 Robert 的進展,讓他安心 ( I hope that is OK with you.  Dr Hu's office is right next to mine and we will be chatting about you. )。

最後,Roberta在這個簡訊裡對我稱讚有加,一方面讓這位即將來看我的病人有信心,她也幾乎像是個在嫁女兒的媽媽-我很安心將你交在她的手裡 ( She is terrific and is an excellent hematologist as well as oncologist. )。這不僅是給病人信心,也敦促我盡最大的努力照顧 Robert ,才不會辜負Roberta 的知遇之情。

附帶一提的是,美國病人與醫師之間是比較平起平坐的,而不是布衣百姓面對名流或權威的處境。讀者可以從病人與醫師稱名不道姓的溝通方式,看出一些端倪。醫師之間的溝通也是如此;即使年輕的醫師也可以以名而非某某醫師稱呼比他資深許多的醫師同事。

回想我幾年前初回台灣工作時,很想將美國這樣的醫醫關係在台灣應用推廣。可惜的是台灣整個大醫療環境,包括積習已深的「文人相輕多、互敬互諒少」醫界文化;醫師沒有喘息空間的沉重工作負擔;甚至病人也常常阻撓醫師之間的溝通;讓我漸漸地喪失了衝勁與熱情。多少次病人從他院自行轉診來做第二意見看診時,堅持不願意讓我聯絡他們原來的醫師,深恐冒犯了他們的權威;少數幾次我將門診記錄寄給病人原來的醫師,卻石沉大海,讓病人和我都感到尷尬與失望。不僅院際之間轉診溝通闕如,資訊無法無礙地交流,大醫院裡同事的內部溝通也常常是不足的。不少台灣緊張的醫病關係是因為不良的醫醫關係所致。感慨之餘,我也必需表揚我的某些同事,即便在工作量大到可以壓垮身與心的環境之下,仍然努力地不恥下問、尋求合作地照顧病人!但願有更多人認同這樣的理念,讓我們扭轉成「互敬互諒多、文人相輕少」的醫療文化!

回到波士頓工作一個多月了。因為需要從新適應許多這幾年來硬體與軟體環境的變更,以及努力消化在我加入這個團隊前,他們積累的工作,每天早出晚歸,忙到可說是六親不認。但是這封簡訊消除身體的疲憊,而我的心像是飽滿的風帆,準備迎向挑戰與憧憬!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