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淺薄時代 需深度工作
首頁 > 人物 > 楊艾俐洛杉磯 > 淺薄時代 需深度工作
淺薄時代 需深度工作 發文時間: 2017/8/18   文 / 楊艾俐洛杉磯 瀏覽數 / 9,950+

在眾多出版新書資訊中,最近發現一本書《Deep Work深度工作力:淺薄時代,個人成功的關鍵能力》,我覺得深獲我心,尤其是副標題,「淺薄時代,個人成功的關鍵能力」更為切中時弊。

在資訊時代,我是算中古人,學高科技,全是工作所需。智慧型手機,兩年前才買,那是因為要追踪洪秀柱行程,不好意思要人家每次單獨text給我,facebook也是晚近才開通。因我總對新科技隱隱不安,有著張愛玲所說的關於文明:「個人即使等得及,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有一天我們的文明,不論是升華還是浮華,都要成為過去。如果我最常用的字是『荒涼』,那是因為思想背景裡有這惘惘的威脅。」 

看到有這樣一本書出來,我心裡安了些,荒涼感還是有,少了些。

20年前,當網際網路已經以摧枯拉朽姿態改變世界,人們開始擁抱多而淺的資訊。7年前,美國作者卡爾寫了一本《The Shallows: What the Internet Is Doing to Our Brains》,台灣譯名為「網路讓我們變笨了」(大陸直接譯為淺薄,有力許多),讓很多人正視我們邁入淺薄時代。近年來,手機、facebook、Line等社交媒體,以及將來的VR(虛擬實境)、直播都將成為最夯的工具,讓我們更急速淺薄中,薄得像張紙。

總算這本對抗淺薄時代的書出來了,這本書的作者卡爾‧紐波特是80後,25歲就獲得麻省理工學院博士,現任治城大學電腦科學系副教授,是典型的數位原住民,他批評網際網路及社交媒體淺薄,比我們數位移民批評起來,更能讓人信服。「真正的獎賞不會留給那些閒適使用臉書的人!」他斷語。只有靠高度專注,才能嫻熟一種困難的技藝,或解決一個艱深的問題。

卡爾‧紐波特也不是個工作狂,因為他深感在這個淺薄時代,人們分心每天將大把時間浪擲於紛亂的電子郵件和社群媒體上,失去了深度思考、深度工作的能力,不知道自己其實能以更好的方式工作,留下來的時間休閒、學習及和家人共處,得到更好的生活,這是人生最終的享受。

他指出,精神醫學泰榮格每天在吃完早餐後,有整整2個小時不被打擾,專事寫作。康德也是如此,每天凌晨5點到7點、早上11到12點,是他深度工作的時間;村上春樹是清晨5點到11點;富蘭克林則是早上8點到11點、下午2點到6點。

深度工作也不只有老式人物才有,發明臉書的祖克柏大部分上班時間絕對不是看臉書,而是要制定未來策略,他更常看書增加自己的深度。比爾蓋茲每年花兩周時間冥想,什麼都不做以增加自己的靈敏度。

完成一個百萬美元的訂單、寫完一本書,發明一項技術,重整企業文化都不是靠逛網站、滑臉書、微信、Line能做成的。這些新興媒體造成了每個人工作內容的淺薄化,不停被打斷,我們只能一直去完成許多不重要的小件工作,要突破困難的工作常賴長時間的專心。

從現今就業趨勢來看,不需要深度的工作將來最容易被AI(人工智能)取代,那就是重複性、需要你馬上回應的工作,如店員、後勤人員、祕書、客服人員等。

我自己也深有同感,寫作大概是最腦力透支的行業,很多人認為靈感一現,下筆行雲流水,但是我多年的經驗,靈感是培養出來的,讀書、體驗是深度工作的具體成果。

我最懷念的日子,是我6時起床就坐在電腦前寫稿,寫到中午12點左右。因為早上那段時間不受干擾,雖然只有6個小時,但可完成既定進度。

作者所說的深度工作力,其實就是我們小時候師長耳提面命的專心、心無旁騖、有紀律、今日事今日畢的現代版。至今成了顛撲不破的道理,什麼是新,什麼是舊?薄薄一道線,難以畫分。

(原文刊載於2017年8月17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Deep Work深度工作力:淺薄時代,個人成功的關鍵能力》一書,卡爾‧紐波特(Cal Newport)著,吳國卿譯,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 /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