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柏拉圖和曹丕給政治語言定了標準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柏拉圖和曹丕給政治語言定了標準
柏拉圖和曹丕給政治語言定了標準 發文時間: 2017/8/28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3,950+

時序近秋,中共19大就快要召開,台灣海峽的政治語言可能也要換季了。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一中同表、台灣主體性、兩岸一家親、生命共同體,以及比較講究細節的「在既有的事實與政治基礎上,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和「建立具一致性、可預測和可持續性的兩岸關係」等等,這些語言,各盡所能、各取所需,有些滿足了自家一部分人,不能滿足自家全體,有些更不能打動海峽兩岸的所有人。

我們回顧一下中華歷史名句,就知道為什麼台灣海峽的政治語言遲早要換。

先說那華夏歷史上石破天驚第一個平民皇帝的例子。秦漢之際,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句政治宣言,是劉邦的約法三章。西元前207年,劉邦打進咸陽,秦的苛政嚴刑一概廢除,只保留「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目的是輕刑免賦和安定民心,結果收效極好。

再舉一個外來政權入侵的例子。明清之交,多爾袞採納了范文程的建議,舉起「救民出水火」的旗號。給漢族百姓的佈告上說「為爾等復君父仇」;又說「吏來歸,復其位;民來歸,復其業。師行以律,必不爾害。」於是大得人心。在西元1644年,滿洲人從瀋陽起兵到北京順利進城,前後竟然花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三個月之後,滿漢群臣和北京順民已經完成上表勸進,讓順治隆重登基。哇,偉大的民族包容性!

再看現代史。1905年孫中山成立同盟會,提出了「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的同盟會綱領。果然響亮,果然成功。中華民族這個名詞大約在那之前剛剛發端,揭開了創世紀的一頁。

1926年國民革命軍北伐,也是一件歷史性的大事。沒有北伐成功,中國不能統一,抗戰難成;抗戰不成,不平等條約不可能順利廢除,台澎無由重返斯土。蔣中正在北伐宣言上說,國民黨「為民請命,為國除奸,成敗利鈍,在所不顧,任何犧牲,在所不惜」。時代不同了,這種精神如今已死。

毛澤東一生的第一句歷史傳誦的名言可能是「槍桿子出政權」。 1927年,風雨飄搖的中共召開緊急會議,毛澤東發言指出,「要非常注意軍事,須知政權是由槍桿子中取得的」。毛的經驗教訓,其實是得自於蔣中正黃埔建軍成功,迅速在國民黨崛起因而取得政權並且展開清黨。毛感觸的是蔣的成就事實,但蔣是儒將,絕對不會說自己「槍桿子出政權」這樣通俗的話。

毛的另一個發明是新民主主義革命論。他在1940年提出論述,這個論述主張將無產階級、農民、知識分子和小資產階級團結起來。 1949年許多人將國民政府趕出大陸,是基於對新民主主義的期待,而不是要支持社會主義,更不是要支持共產主義。那真是一場誤會。

毛死後撥亂反正的成就,後來奠定在鄧小平要將一部分人富起來這個概念上。鄧1985年會見美國企業家代表團時說,「一部分地區、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來,帶動和幫助其他地區、其他的人,逐步達到共同富裕。」這句話有著不可思議的魅力,中國大陸每個人這時都可以大膽相信自己可能便屬於那一部分人,再不濟,也會是其他人。

各國政治同樣講究政治語言,美國總統的發言在1920年以前,是講給白種成年男人聽的;1950年代開始,是講給電視觀眾看的;今2017年起是寫給推特粉絲指頭點擊的。

兩岸的政治語言如何更換,要看兩岸領導人的智慧,但他們都必須把握到政治語言的聽眾是誰,並且考慮清楚這番話預備打動多少人。

修辭,柏拉圖說,是一個打動人心的藝術。

曹丕《典論•論文》說得大氣。「蓋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無窮。」

(原文部分刊載於2017年8月25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