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貴州行—我們都是在歷史的同一頁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貴州行—我們都是在歷史的同一頁
貴州行—我們都是在歷史的同一頁 發文時間: 2017/8/29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14,900+

作為一個初次到貴州的外來者,

作為一個走過世界的旅行者、

作為一個偶爾會拾起筆寫寫詩的文字工作者、

作為一個時時刻刻都在處理人類與環境複雜關係的

環境工程業者,

 

作為一個對人文好奇、對歷史著迷、

放眼未來的行者,

 

我是這樣看到貴州的。

我看見了大地偉大的力量。

 

它在這片世界上最大的喀斯特地貌上,

賦予它冬無嚴寒、夏無酷暑的氣候,

又給它三天下雨、兩天晴的環境,

 

讓土地溶出千溝萬壑,但又讓石頭長出翠綠樹林,

在四季無寒暑的同時,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

 

這就是大自然,

只要給它時間,

 

就能展現出一塊土地所能併發

最極致、最精細卻又最巨大的驚奇。

 

我看見了時間的創造力。

 

它用億萬年的時間,精雕細琢,

賦予這塊土地

 

高原、丘陵、盆地、

峽谷、絕壁、峰林、

溶洞、溪湖、瀑布…,

以及一個沈積岩的王國。

 

24萬年以前,

人類已來到此地,經過歷史的發酵,

孕生出安順的穿洞文化、夜郎文化、牂牁文化、

屯堡文化、三國文化、攀岩文化、三線文化,

 

以及可貴的53個少數民族。

 

在這裡也看見了歷史的寬容與慈悲。

 

當整個世界瘋狂地前進時,

人們依舊保有自己的寨子與古鎮,

擁有獨特的服飾、髮型、習俗、與節日,

說著流傳已久的故事,唱著記憶中不變的歌曲,

 

先民打造出來的梯田就在不遠處,

他們用最親近土地的方式,

保住了各自的生活方式與生活智慧,

就像環繞著他們的綠色山林,

 

那些從兩億年前就生長在這裡原始生態,

以及從遠古就保有的稀有植物,

 

這些這些,在其他地方已經消逝的生命樣貌,

依然以他們最獨特的狀態存在著,

 

成為不只是貴州、

而是全人類最珍貴的遺產。

 

這是第一次來到貴州,

 

真是來到了一個貴寶地,貴州處處都是寶地。

 

過去的這一千年來,

 

貴州位處偏遠, 又崎嶇多山,

 

在中國歷史上,很長一段時間都在中原之外,

 

今天看來,這個遙遠與天險仿佛是天然賜予的屏障,

 

讓貴州自成一個疆界,

 

既沒有過度的開發,也避開了無情的戰火,

讓貴州在地球時間中,不受干擾的成長與醞釀,

在人類文明演化的過程中,反而得到了保護。

 

現在,

 

這裡是第一個國家大數據綜合試驗區,

中國南方數據中心示範基地。

 

今年,貴州省與蘋果公司共同建立,蘋果在中國第一個數據中心。

 

現在貴州像個先知,正在往零碳排放的目標前進。

 

是歷史的偶然也好,是地理的巧合也罷,

 

過去的這一千年來,

 

貴州留給我們的,是一個傳說中的香格里拉,

 

是人類早已失去的夢境,

這裡的湖水有穹蒼與山陵的倒影,

聽得見竹葉摩擦與黑葉猴跳躍的聲音,

聞得到瀑布洗滌大地的味道,

 

野獸、森林、人類、與萬物呼吸著同樣的新鮮空氣,

有草藥生長的大地,記載了先民的話語與記憶…

 

這些,

 

在現今與未來,都將更加珍貴。

 

當我看見這樣一個寶地,

我第一個興起的念頭,

就是盡力的去保護這一塊完美的土地。

 

過去的一千年來,貴州留給我們這麼多美好,

未來的一千年後,我們又將留給貴州什麼?

 

貴州的下一輪一千年,會是什麼樣的樣貌?

 

我們都在歷史的同一頁。

貴州的種種美好,考驗著我們。

 

考驗著我們如何善盡其責的保護和保存這一千年歷史的珍寶。

 

其實我們一直都身在歷史之中,

 

我們對這塊土地所做出的任何行動,

 

未來的人們都會記得,

因為時間總會證明一切,

真相會在未來一五一十地顯露,

 

如同六百多年前的明朝,當第一批大規模漢人從南京進入貴州,

宰相劉伯溫所寫下的詩:

 

「江南千條水,雲貴萬重山;五百年後看,雲貴賽江南。」

 

此刻的當下,我們都見證這一切。

 

歷史就是這麼的嚴苛。

 

過去一千年,貴州在時間中受到了保護,

讓它得以直接跳過一個進化中的城市必須經歷的過程,

直接吸取人類最好的學習經驗與美好成果。

 

當我們以最溫柔的方式,

如同大自然的呼吸般,

 

乾淨、透明的將最進步的科技結晶栽種在這塊土地上,

 

貴州仿佛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直接看見了最遙遠的目的地,

 

得以從容地向前邁進。

 

過去的一千年,

 

人類要認識歷史,

都是從掩埋在地底下的廢棄物中,去尋找線索,

 

在這裡唯一比較抱歉的,

是對一千年後的考古學家,

因為廢棄物都處理完,還給了大自然。

 

未來的一千年,

 

世界會是什麼樣的樣貌?

 

也許大氣層的破洞已經愈合了,

也許人口的老化已經平衡了,

也許格陵蘭冰山依舊存在,

也許土地的神話依舊流傳…

 

我很好奇,未來的一千年,

 

坐在這的人,會如何地談論我們?

 

因為找不到廢棄物,

他們可能將從一張小小的晶片,

調出一千年前我們在這裡的影像,

一個按鍵,就可以看見我們說的每一句話,

因此每一句話,都必須向歷史負責。

 

一千年前與一千年後,

我們都在歷史的同一頁。

每一個人的努力,

都將會是貴州的一部份。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