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愈寬闊的心愈能服善
首頁 > 人物 > 張作錦台北 > 愈寬闊的心愈能服善
愈寬闊的心愈能服善 發文時間: 2017/9/5   文 / 張作錦台北 瀏覽數 / 12,500+

李白不敢與崔顥並排題詩,但李白還是偉大的詩人。

某年某月某一天,李白瀟瀟灑灑的走上黃鶴樓。登高壯觀天地間,大江茫茫去不遠,李白極目千里,神遊六合,意動情生,提筆就要在牆上題詩。但抬起頭來,看到崔顥已經在牆上寫了一首七言律詩《黃鶴樓》。李白讀完這首詩,頹然擱筆,嘆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

元人辛文房《唐才子傳》記載這個故事,千載以下,凡歡喜詩的,歡喜文學的,尤其是歡喜中國古典文學的讀書人,對此事多能娓娓道來,但社會大眾未必都能盡知。這個故事之美,不僅在於是一則動人的文學掌故,而在於它另有哲學的和社會的意義。它淨化了人與人間的關係,使人虛心,也使人服善──承認有人比我們強。

崔顥的這首《黃鶴樓》全文是這樣的: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論意境,論氣勢,論文采,崔顥的這首詩都算得上登峰造極之作,宋人嚴羽在《滄浪詩話》中就說:「唐人七言律詩,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李白為之心折,並非無因。

李白,詩仙也。他的詩,可列入千古絕唱者,不在少數。但詩人各有所長,各領風騷,李白欣賞別人的好詩,欽佩別人的秉賦,並不影響他自己是個偉大的詩人。甚至,李白的《登金陵鳳凰台》和《鸚鵡洲》兩首詩,後人認為是摩仿崔顥《黃鶴樓》寫出來的。但這兩首詩依然傳世,不因為是受到崔顥的啟發而減損其價值。

崔顥這樣的好詩,李白這樣的氣度,都極難得,所以李白碰上崔顥這樣的美談並不多見。今人不僅常說「文人相輕」,其實很多「人」都彼此相輕。既然看不起對方,就很難承認他的優點,贊同他的意見,大家不能溝通的結果,社會就愈來愈冷漠、疏離。民主政治簡單的說就是公意政治,如果多數人不服善,不尊重真理,則反對、抗爭就避免不了,國家當然不能上軌道,這也許就是台灣當前亂象的真正原因。

崔顥固不常有,李白尤不常有。前者不常有只使人間失色,後者不常有卻使社會不能進步。若李白能經常碰上崔顥,那該多好。

(曾以筆名於二00二年十月三十日發表於人間福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